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娶二婚女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后悔!

插画丨培培猫 作者丨紫藤萝

哈喽宝宝们,欢迎观看小乔最新连载文《婚房》,今天是第三章。

新来的宝宝从第二章开始阅读哦~

第一章:中年女人的悲哀,婚外情和婆婆同时压榨第二章:被婚外情祸害的女人,面目可憎1

潘玉是和左小江打架跑回娘家的,原因是吵过一千次的老生常谈——为着买房。

这些年潘玉一直想存钱买房。可左小江是个小厨师,老家在偏僻农村,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庄稼人,别说出钱支持,一家子都还指着他助力呢!

当初两人结婚时,尽管潘家人极力反对,有情饮水饱的潘玉还是毅然决然的嫁给了爱情,婚后一直租房子住。

因为嫁左小江时潘家父母说了直话,伤了潘玉和左小江的自尊,婚后两人只逢年过节或者二老生日时回来打个照面,平时很少回来。

莫欺少年贫!按潘玉心高气傲的性子,她想着婚后要买房买车风风光光,再扬眉吐气让父母哥嫂知道她没看错人。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有的物质都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

潘玉长得漂亮,在酒店做前台接待,看着好看,实际工资却不高。左小江的钱又要贴老家。生下孩子后,婆婆又过来帮着带人,赚的那点钱简直像流水一样哗哗流走。因此过了好几年,还是没能买上房。

眼见杰杰都要上小学了,潘玉发了狠,哪怕厚着脸皮四处借贷,也一定要买套学区房!不是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吗?杰杰就是她的命根子,她一定要给他一个好的起点。

这话说说容易,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出来了。可真正要去买房才知道,好的学区房房价比偏点的地方高出一倍不止!

两人本来买偏僻楼盘的首付都不够,上哪抢钱买学区房去?

按左小江的意思,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买个偏僻的地方也没关系,不一定非要买学区房。寒门出高仕,好多从农村出来的,不一样也考上大学了吗?

可潘玉不同意,现在的教育能跟以前比吗?环境影响人,你没看到手机里那些城里妈妈带的孩子,和乡下婆婆带的孩子的区别?那才真叫天差地别呢!

再说,如果教育都一样,人们干嘛削尖脑袋要去买学区房啊?难不成个个都是傻子呀?

理是这个理,可问题是没个出头的呀?都说钱不是万能的,可这年头没钱你试试,看能干个啥名堂不?说到底,什么事情都还得钱打头阵啊!

2

贫贱夫妻百事哀,两口子你一句我一句就吵起来了。左小江指责潘玉爱慕虚荣,说有多大能耐干多大事,为什么非要强加压力去够那些够不着的?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不好吗?

潘玉见左小江说她虚荣,想着自己也还不是为了孩子好吗?店里的同事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化妆品都是成百上千一套。她呢?衣服没几件,平时不出门就抹点郁美净儿童霜应付!不过仗着底子好,要不都没脸见人了!

她潘玉要真虚荣,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能嫁左小江这么个穷小子吗?

她越想越气,积累的怨怒如戳了钉子的轮胎,一下子爆了。她忍不住破口大骂,说左家一天天的靠他们这个小家养活,简直就是吸血鬼!是水蛭!有这么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她和孩子就永无翻身之日。

各种刻薄的词汇从潘玉嘴中葡萄皮一样吐噜出来。左小江见她骂他家人,再瞧见被他们吵醒的老娘怯怯地倚着门框抹眼泪,不由怒从心头起,一气之下对着她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潘玉被打得眼冒金星,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发疯似的朝左小江一头撞去,嘴里狂吼:“好啊,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没用的男人,我跟你拼了!”

小两口扭打成一团,左妈妈赶紧过来拉架,却被潘玉无意中撞翻在地。

左小江见老妈摔倒,一边去扶一边厉声吼道:“潘玉你打我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见儿子儿媳吵翻天,左妈妈哭天抹地的要走,左小江边极力劝说边骂潘玉。杰杰也在吵闹中被惊醒,吓得大哭,一时间家里鸡飞狗跳。

“左小江,我受够了,我们离婚!”潘玉一跺脚吼了一嗓子,胡乱找了娘俩的几件换洗衣服塞进一个旅行袋里,一手拖着袋子一手牵着孩子,就这么哭哭啼啼直奔娘家而来了。

3

女儿大半夜的带着孩子鼻青脸肿哭着回来,哪个爸妈不心疼?那一夜,除了寄宿在学校的潘烨子,潘家人都义愤填膺为潘玉叫屈撑腰。

婆婆气得发抖,声音都如秋风中的树叶微颤着:“什么?杰杰奶奶守着你们打架,就让你们娘俩大半夜的这么走?媳妇再是外人,不还有孙子吗?这老娘们咋这么狠心哩!”

她抹了一把脸,吸着鼻子对潘玉说:“左小江敢打你,你就在家里住着别回去!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

“是啊,潘玉你安心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看他左小江能的,学会打老婆了!”潘伟见妹妹挨打,也气不过表了态。

当时陶然心里酸酸的,想着一个女人嫁到婆家,生儿育女辛苦操持,可一旦有什么矛盾,男人大都和婆婆是一边的,倒留下女人孤军奋战了。

她本来想着夫妻嘛,不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吗?过一两天两人气一消,左小江就会把潘玉接回去的。

谁知这都一两个月了,左小江不仅没来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而且照今天潘玉的说法,他还勾搭上别人了!

陶然本不想管他们这些破事,可潘玉回娘家后因脸上有伤不好意思去上班,一气之下把工作也辞了,天天苦着一张脸在家,啥事不干啥钱不出还挑事,叫她怎么受得了?

而且现在婆婆口口声声房子是她买的,嫁到潘家十多年,女儿潘烨子都有十岁了,她陶然倒成了寄人篱下的外人了!

潘伟听妹妹说左小江这样,也很生气。可自从潘玉回来后,家里就三个女人一台戏,吵得鸡犬不宁了。

而且每次一吵架,三人都跟他告状,要他当裁判。他成了那个断不清家务事的清官,只好尽量出去躲清静。

躲清静,潘伟脑中闪过一张嫩得出水的脸,嘴角不由漾起一抹微笑。再看看这兵荒马乱愁云惨雾的家,笑意又被叹息代替。

杰杰也感觉不对,收敛了平时的调皮捣蛋不敢去招惹外婆和妈妈,怯怯地扯着他的衣角:“舅舅,我饿……”

女人们都罢工了,潘伟只好自己去做饭,少不得又招婆婆一顿数落:“娶个老婆饭都不做,还要男人服侍,这样的女人娶来做什么?干脆当娘娘供着算了!儿啊,你在单位大小是个官,咋这样被人拿捏得死死的呢?阴盛阳衰啊!”

4

一顿饭在婆婆的唠叨中终于上桌,一家人吃得索然无味。饭桌上,公公问潘玉有什么打算?潘玉筷子一拍:“离!我还不信了,离了他左小江我就不活了!我要找个有房有车的,气死他!”

潘烨子看了杰杰一眼,手一抖,一筷子青菜掉在桌上。

陶然低头不语,想着潘玉要真离了,只怕会在家长住了!到那个时候,这个家还有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只怕她也只能离了!

潘伟叹了口气,嘟囔道:“离过婚的女人就像晚市的白菜,再水嫩也卖不出价钱了!当有房有车的男人都是傻子呢,会找你一个二婚还带着拖油瓶的?”

这话虽然刻薄,却说的是事实。听在潘玉耳里却成了风凉话,她把嘴巴当成机关枪,对着哥哥开炮:“你这叫什么话?是不是怕我待在家里吃你的?我跟你说,别说添筷不添菜只吃了那多,就是我要你养,也是应该的!要不是我那时傻,去打工赚钱供你读书……”

“好了好了,我看你改姓唐了!我又没说什么,你烦不烦啊?”打蛇打七寸,潘玉知道,只要她一拿辍学打工说事,潘伟就得举白旗:“都怪哥没本事,哥要是个大老板,就不用为钱发愁了!”

他被搅得心烦意乱,饭也不吃了进了房间。陶然收拾停当,这才想起今天这乱糟糟闹的,郭志强的钱还没给呢!

听说女儿在学校打架伤人要赔钱,潘伟从床上跳起来,把手机一丢去问女儿怎么回事?

夫妻俩好说歹说嘴皮磨破,潘烨子这才说出实情。原来郭志强的女儿郭娇和潘烨子关系特别好,这段时间郭志强两口子闹离婚,郭娇想着自己以后要有后爸后妈了,整天愁眉苦脸的很不开心。

偏那个胖女孩不知从哪听说是郭娇妈妈有二心,被郭志强抓了个现行这才要离的。她把这事在同学中一说,有调皮孩子说郭志强是“绿帽哥”,还故意当着郭娇的面阴阳怪气地乱叫,直气得郭娇直掉眼泪。

5

潘烨子路见不平一声吼,追本溯源找出是胖女孩挑的事,招呼郭娇去找她理论,一言不合动了手,两人直接把那女孩胖揍了一顿。

“爸,妈,对不起!我不知道要赔这么多钱……”小女英雄在这么大一笔赔偿款面前,气焰也矮了下去。

潘伟心里动了一下,看看女儿委屈难过的样子,掩饰地摸了摸她的头说:“你出发点是好的,可方法不对,再怎么说也不能打人啊!”

陶然一想女儿过两年就上初中了,那边对应的中学听说也不咋的,而这边私立学校有本土初中,教学质量都是上乘,如果女儿能转进去,初中的事一并也解决了,多好!

潘烨子早就对家门口的学校心向往之,一听陶然的提议立马拍手叫好:“期中考试时老师还表扬了我,说这成绩可以和这边学生比了呢!说实话要不是爷爷病了你们忙不过来,我才不会去寄宿呢,一点都不好玩!”

孩子只顾高兴,没提防隔墙有耳,妈妈一个提议又给这个战火纷飞家埋下了一个雷。

陶然转了钱给郭志强,那边一直没收,她想着人家这时候该睡了,也就没在意。

她躺在床上环顾这房子,心里打鼓,这房子如果不加自己的名字,那就永远只能任人摆布没有话语权!

她以前不计较,是因为潘伟那时还是个小职员,他们一家也安安分分甘于清贫。现在境况不同了,潘伟升了职,潘玉也回来了,闹哄哄一大家子,她这个潘家儿媳倒成外人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婆婆趾高气扬,潘玉虎视眈眈,她陶然再不为自己打算,要是潘伟哪一天有了二心要她腾地方,只怕他们铺盖都没得让她卷了!

思来想去,陶然挪了挪身子靠近潘伟,试探着问:“潘伟,我们家的房子是写谁的名呀?”

“我和爸妈的啊!”潘伟很是疑惑:“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6

公公婆婆有名字,那在法律意义上说,潘玉是不是也有一份?陶然想起她那副嘴脸,心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那,能不能加上我的名字?”

潘伟支起身子惊叫道:“加名字?这突然提起不太好说吧?我妈会怎么想啊?家里已经矛盾多多了,你就别挑事了,饶了我吧!”

他翻身睡了,陶然却一夜无眠。

她心烦意乱,潘伟什么意思?是真怕婆婆有想法,还是有别的想法?一个念头突然从脑子里跳出来:那天在茶室见到的那个女人,真是龙升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吗?为什么心里有一丝隐隐不安?

陶然睁眼到天明,这些纷纷扰扰让她心烦。第二天是周六,她本来不用上班,有个客户打电话来请她做个外单。她不想在家看婆婆和潘玉脸色,就带着女儿去了星巴克。

母女俩一个写作业一个画图纸忙了一上午,许妍打电话问她在哪?一听她们娘俩在咖啡厅,立马叫她们去不远的健身房会合,她请她们吃大餐。

陶然知道许妍的未婚夫杨帆就在附近的健身房上班,和女儿收起东西直奔目的地。

在健身房门口,迎面看到一个女人风吹荷叶雨打芭蕉地袅娜而来。和陶然擦身而过时,她猛然一惊,是她!

-第3章完-

小乔碎碎念:

这个女人是谁呢?相信你们都能猜到对吧,大家留言区见啦!

顾小乔简介:

情感专栏作家,资深自媒体人,专注于女性情感领域,千万感情受挫女性的知心姐姐,手写春花秋月,笔达七情六欲。

往期精彩文章

■“我是已婚男,跟风出了个轨”■没法转正的情人■实录丨五千元买断的婚外婚

■“看到准婆婆蹲着吃剩饭,我当场退婚!”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055.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