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你是都市负翁吗?

有数据显示,目前一线城市青年当中存款现金不足1万元的占比近90%,其中的典型人群,是每月支付着高昂房租和各类开销,还在各种直播带货的引领下,日常依旧在买买买的普通上班族……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账户变成了负数。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和日益高企的物质消费,催生了无数个年轻的“负翁”,他(她)们构成了当下社会一个典型的群体——都市“新贫族”。他们会把刚拿到手的工资,在没“捂热”之前全部花出去,不让钱在口袋里多停留一秒。他们会在今天把明天的钱花完,而不去想明天到底如何。在“新贫一族”中,有为活在别人艳羡中而追求时尚质感的年轻人,还有绝不会牺牲现有生活品质而去存钱换未来的青年人……贫穷且精致,是很多人对他们的整体评价。实际上他(她)们也正是对生活充满憧憬,不亏待自己,也不放弃努力的年轻人。《奇葩说》曾经组织过一次辩论——年纪轻轻要不要“精致穷”。正方说,精致穷的“精致”是商家定义的欲望陷阱,我们不能透支未来以满足当下,用现在的“精致”去装饰自己疲惫的生活,我们更不应该有对粗糙的恐惧,因为粗糙代表着轻松、自由与快乐,我们应该追求精致的生活习惯。反方则说,年纪轻难道不该精致吗?难道要等到人都老了,一辈子都没精致过,存了一堆钱给谁用?不能用正确与否来评判“新贫族”的消费观,他(她)们的出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现代社会富足的表现。当社会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价值观的转变造就了敢于“以穷换精致”的生活,也是缺少生存威胁、充满安全感的象征。如果不能尊重每一阶段的快乐,人生的价值也许会打折扣;如果金钱只是存在银行账户里的一串数字、一堆纸币,那么,它的价值又在哪里?每个人的生活都需要自己选择。如果现在就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明白怎样开心地拥有、努力地获得——这已经是一种超越。20+社会新鲜人:即时拥有的生活“25岁就见过极光,和65岁才见过极光,体验感是完全不一样的。”25岁的上海白领依依(化名)坚信,自己一定要过一种“活在当下”的生活。不想在该享受青春的时候,却因为要存钱而让自己变得窘迫,“为什么不能过得有品质一点?”她说,身边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同龄人:她们愿意享受青春“尽情地开放”——比如,热衷于网红店打卡,除了完成人生的新奇体验,还能感受到羡慕的眼神。或许也会因此承受了经济不能负担之重,但她们不愿意将“幸福感”滞后,只希望在最想获得时候,感受到拥有的快感。依依从小生活在无锡,那是一座距离中国最繁华都市上海,仅需40分钟高铁行程的二线城市。家中父母收入可观,有两、三套房、两辆家用汽车,生活条件富足,过得无忧无虑。大学的时候,依依是个乖乖女,她并不追求物质的满足,而是沉溺于好好学习、各种考证之中,买一支几百块的口红都觉得是蛮奢侈的事。在她的规划当中,毕业后在老家找一个税务师事务所上班,和初恋男友结婚生子——那是一条稳妥、幸福但毫无惊喜之路。不过命运是个“调皮的老人”,总有出人意料的安排。临近大学毕业,相恋7年的男友却毫无征兆地提出分手,还分得很不愉快。一段时间后,依依才得知,原来是在上海实习的男友劈腿了——对方就是因为在物质上各种满足前男友,带他见识了大上海的那个女孩。7年的感情抵不过物质的诱惑,这也在依依的心中埋下“要看看上海到底有什么魔力”的种子。毕业后的几个月,依依如期进入一家税务师事务所,但工作节奏的一成不变,很快让她感觉到窒息,内心苦闷、环境压抑,她再也不想从事那种每天按部就班、不苟言笑的工作,不想成为“一个流水线出品”的样子。内心一旦有了躁动不满,人就很难再安分下来。“离开无锡去上海”的念头愈发强烈,依依迈出了改变的第一步。到上海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娱乐公司做宣传发行。初入社会没有工作经验,她的第一份工资并不多,但是接触到以前在电视上见到的明星,还是让她感觉到转换了时空,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包围着。“连表情都鲜活起来,特别是对比从前。”工作环境的改变,让依依感觉焕然一新。已经“没法像在大学时代那样随意朴素的状态了”。工作伙伴、身边闺蜜都是一群生活有品质、妆容精致,衣着细节考究的人,包包也是最新款的各种大牌。要融入这样的环境,依依也开始用更好的护肤品,化精致的妆容。她也去见识了上海的各种酒吧,每次几十块打车费,不会像以前那样嫌贵了;和闺蜜相聚各种网红店,人均消费四、五百也不在话下,好吃好玩的地方都可以一一打卡,再也不会因为买了一支口红而开心许久,不会费心计算几十甚至几百元差价,喜欢就“买它”!即便住在郊区,也要有品质、有艺术感的房子。为了生活更加便利,愿意花更多的钱住在市中心,而不是以距离公司远近作为衡量租房的标准……消费观的改变,让依依面对自己的喜好时,不再畏首畏尾。而娱乐公司的宣发职位,无论心理还是身体上的压力都很大。一旦忙起来,要在剧组泡着,熬大夜也是经常的事情。“需要一种宣泄的渠道”,在重压之后,依依特别喜欢买包,比起其他买买买,买包的快感是无法替代的,在依依刷完卡把包拿到手里,感受到质感的那个瞬间,“不仅释放了工作压力,那种欣喜感也是无法名状的”。工作不久,她就买了一款YSL“流沙包”奖励自己。尽管花了半个月工资,但是“背出去都有底气了很多”;为了奖励许久没花钱的自己,某次在剧组呆了半个月后,依依一出去就在GUCCI店拿下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当年新款“小蜜蜂”包——冲动消费的结果,自然是连续三个月都在还“花呗”。但每天背着新款包,被别人瞩目的由心而生的“舒适、满足感”,是其他物品无法达成的。来上海两年,依依工资升级、消费也在升级。从刚开始税前工资5000元到税后10000元,唯一不变的是工资月月花光,花呗月月还款。刚开始,父母还支援了一阵子,到后来她尽量自我消化。在依依的日常支出中,一半贡献给了各种餐厅、酒吧。用在脸上的成套SKII护肤品及彩妆分摊到每个月,大致1000元左右。上海市中心淮海中路的武康大厦,6000元租金分摊下来,也占去了工资的三成。剩下的1000元就是交通费及零花钱了……生活虽然有滋有味,但手头闲钱没有,这就是“新贫族”女孩时下的经济状况。依依一直秉持的金钱观是:“女孩30岁之前不必以存钱为生活目的”。工资刚刚够就好,而一旦遇到江湖救急的时刻,当然会有些尴尬,有一次因为提前换房,拿不回押金,依依一度交不上房租,最后还是父母支援才度过难关。尽管作为“新贫一族”,但是依依有个底线——她不会像其他同龄人一样,为了满足消费,到各种平台办理借贷。她的线上购物支出通常使用同一个平台,“统一在一个工具里,也比较容易清楚自己的开销。”两年来,依依的工作换过几次,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虽然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她还是觉得生活特别美好,“上海满足了我对大城市的一切幻想”,她说。在这座城市,既能体验每天早出晚归的忙碌,也可以在闲暇时光享受美食、感受生活的繁华,当然也有简单和美好。同时,她也从一个白开水一样的学生妹,变成了这个城市中最时尚的白领,生活也是自己想要的。尽管在别人眼里,这样的“朋友圈白富美”、“局部精致的贫民窟girl”看似光鲜,但是,没有存款就没有保障。而对于25岁的依依来说——存钱?那毕竟是“30岁以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题”。30+职场精致男:根本性的改变对于唐纳来说,2020年是特别的。这一年疫情出现,收入锐减;这一年,他意识到自己之前对金钱的观念有问题,决定从头开始改变,在网上报了一个理财课程。在过往的30多年人生里,唐纳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消费观有问题。直到企业经营受到影响,工资也被“腰斩”,才发现自己的存款所剩无几。在朋友圈,他这样调侃自己的经济状况:“我很担心这次疫情对我的财产造成影响。今天专家说了,‘只要你足够穷,经济危机就不会对你产生多大影响……你的资产不会缩水,因为你本来就没钱!’听到这番话,我彻底放心了!”虽然资产不多,但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却一点都不能少。在外人眼里,唐纳是一个精致Boy:皮肤干净有光泽,衣着时尚有品,身上总有股好闻的味道,办公桌上鲜花、绿植不重样,每天打专车上下班,出入各种高档餐厅,每次苹果手机出新款,他都是办公室最早拥有的人……同事们都会在唐纳的办公桌前闻到不同的花香,感觉心情舒畅。看似简单的插花,暗藏各种用心:春季万物复苏,插花整体色彩偏绿色,丛中点缀粉红,显现出生机盎然;夏季,则以素淡清雅的荷花、马蹄莲,配以蒲苇,让见者神清气爽,消褪去燥热;秋季则用花期较长的小雏菊为主,以跳跃、活泼一扫秋之萧瑟;而冬季,就以香水百合装扮,赶走寒冬冷冽,芬芳沁人心脾。而这部分花卉的开销,唐纳每年要为此付出1万元。“精致是需要代价的,那就是穷”,他自嘲道,但精致也带来了美好——鲜花不仅令自己心情愉悦,也让工作环境变得优美和谐了。同时,唐纳的衣着也很会搭配。就算穿着不知名设计师的服饰,也让人以为是一线大牌的新款。即便因为工作节奏过快开始出现了“过劳肥”,但唐纳懂得扬长避短,不会穿紧身的、小细横纹或者小碎花,容易突出身材劣势的服饰,更多选择廓形感强的,比如斜裁和多材质拼接的服饰,或者是色彩鲜明的大花图案,“如果已经是一枚胖子,那么我就是那个时尚的胖子。”作为一名精致boy,他不是简单追随潮流,更不是不加辨识将大牌往自己身上堆——他的所有衣服、鞋帽、配饰,都要尊从性格特点,彰显个人特色。他酷爱香水,但不会在流行爱马仕“大地”时,就跟风喷它。虽然他很喜欢TomFord“午夜兰花”的香味,但因为过于冷冽,不适合自己温暖的性格,也不会用它。一直以来,唐纳都坚定的使用能代表自己味道的帕尔玛之水(Acqua di Parma),“闻起来像凉在阳台上一件特别干净的白衬衣的味道”。以致于到了后来,同事们都因这款香味达到“闻香识唐纳”的效果。和只有外表精致的“新贫族”不同的是,唐纳的精致是深入骨髓的。40多平米的房间被他收拾得雅致而有格调,“房子是租来的,生活不是。”房间常年有绿植鲜花——包括那株跟随自己20年的榕树,是极具观赏价值的琴叶榕。还有装点书柜的吊兰或绿萝、一瓶应对不同时节的鲜花……配以香氛,整个屋子充满了温馨。而精致的生活,都是建立在经济充裕的基础上。从2008年工作以来,唐纳的收入一直还不错。如果遇到工资不够,还会利用闲暇时间去授课,他的收入一直都高于同龄人。当别人还在拿几千元月薪时,唐纳已经月入2万;当同龄人还住在几百元的合租房时,他已经住上月租2200元的公寓;当别人在精打细算每一分钱的时候,他已经把钱放到了体验人生上……曾经账户上有30万现金,但他都用来打卡京城各大五星级酒店,和朋友一起吃遍各种美味,不管是街头小馆还是私家宴席,工体各家夜店也体验了一遍,还因此意外得到了“工体一枝花”的称号。看中的东西“刷卡就买”,一副对戒12万,爱人看中了,刷信用卡买。芬兰一个设计师的一款床前灯,售价4700元,唐纳也毫不犹豫出手买下——只因为在众多家具中多看了它一眼。一个家用除味的盒子560元,只能用三个月,他觉得很适合放在家里除烟味,也毫不犹豫地拿下,尽管现在都不知道扔到家里的哪个角落里了。这样精致有品位的生活,背后都是钞票打底——也是如此,有人发明了“精致”“穷”两个词捆绑到一起的新词汇。一度在入不敷出的时候,唐纳办了7张信用卡,还启用了几家借贷平台的借款。7张卡来回倒腾,“拆东墙补西墙”的情况时有发生。拍拍贷等4家平台上,几年来也累积了近5万元欠款。好在今年年初,唐纳将平台外债还清了。直到疫情到来,收入断崖式下跌,让他认清了现实——再这样下去,要入不敷出了。但消费习惯一旦形成,很难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即使把闲置不穿的衣服都放到“闲鱼”,在心仪某个大牌新款衣服之后,还会习惯性地寻找同款。但是没有稳定的现金流,精致生活就无法维系,生活品质就要打折。唐纳非常清楚,解决的方式只能从根本着手,必须打破原来的思维习惯,“我一直以为余额就是收入减开支,实际上,理财思维是收入减去余额”,上完理财课程的唐纳,决定行动起来。据说,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更好想法,已经开始付诸行动。20+青春“蜗牛族”:有规划的人生虽然收入不算太高,但柳柳把自己赚的钱用得恰当好处——正式工作不到三年,把积蓄用在了房产上,算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方式。她爱健身,体重控制在50公斤以内;爱社交,每月都会参加几次不同的社群活动;她爱美,为了让皮肤有健康的状态而定期调理;也爱生活,在家插花,也会和闺蜜去咖啡馆喝下午茶……90后青年柳柳没有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时代迷失,不仅没有用明天的钱换当下的精致,也没有为了存钱而让生活粗糙。相反,她有自己的消费观,把日子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出现在柳柳衣柜里的,不会有地摊货和没有品牌标识的服饰。她相信一分钱一分货,“好的品牌在设计和质量上都有保障。”于是,一些有品质感、中档价位的国产品牌服饰成了她的首选。既符合她的品位,又符合现在的收入水准。而比起赶潮流,柳柳更喜欢经典款。“只需不同搭配,就能穿出新衣服的感觉”。这得益于妈妈的影响。柳柳妈妈从来不追求花里胡哨的服饰,而是选择一些大品牌的经典款自行搭配,这样看来,妈妈的衣柜里永远有惊喜。“衣服不必要多,好的衣服可以穿很久”烙印在她的意识中,好衣服不只耐穿,经典也不会过时——衣服少而精,即便单价不菲,但是分摊成本很低。柳柳没有浪费更多的钱在购衣上,不同季节的衣服有不同心理价位:夏装多在600元以下,春秋装不超过1000元,冬装则尽量控制在1500元以内,舒适又有品质的鞋子必不可少,也是以经典款为主。遇到特别漂亮的礼服也会备上,毕竟也会参加一些重要活动,“需要撑得住场面的衣服。”独立在外,衣食住行处处花钱。刚来北京不想和家里要钱,出于对风险的恐惧,柳柳也有过一段不敢花钱的日子。“哪怕是买200元的化妆品都要犹豫很久。为了省钱,按捺住购买欲,非要等到‘双11’或者是‘618’才下单。”经历了这一短暂时期,柳柳忽然想明白了——这么做看似节省几十元,但时间成本更高。自己搞错了重点,节流的时间不如放在“开源”上。之后的柳柳很少再去纠结,真需要而且很喜欢的东西,只要价格不太高,还是会收入囊中。实际上,影响人们支出的,是每个人不同的消费观。它即可能来自身边人的耳濡目染,也来自外界的声音。一旦消费观形成之后,柳柳对经济支出的把控就愈发得心应手。来北京工作的三年中,她消费升级最快的在租房和护肤上。为了住的更舒服、节约出行成本,柳柳从最初的合租到现在的独居,从原来的北五环外搬到北四环,房租也从1800元/月成倍往上翻,涨至4300元/月,出行也稍为便利了。另外一项增大的开销则用于“变美”——体现一个人是不是精致Girl,就是皮肤状态的健康和完美。从小就很爱美的柳柳一直很注重护肤,工作之后,她的护肤品从大学时代几百元一套的雪花秀升级到娇韵诗、海蓝之谜等品牌,购买原则依旧是经典至上,“我很少买一整套护肤品,因为发现套装里有些产品并没有那么强。”柳柳总结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原则,会在不同品牌中选择口碑最好的产品使用,也会根据自己的皮肤状态来调整。爽肤水常年用SKII,皮肤有些干躁、状态不好时,就用兰蔻安瓶和小黑瓶肌底液补救。皮肤状态稳定的时候,会使用资生堂“红腰子”乳液。在关乎美丽这件事上,柳柳丝毫不手软。因为皮肤爱出油,会长粉刺,为了皮肤健康,她除了去美容院定时保养,也开始接触医美,去年一年大概花了8000元。但是不该花的钱,柳柳也不会浪费。她很少找代购,毕竟每年要出国旅行一两次,回来捎带上一年的护肤产品,省事又省钱。相对于同龄人,柳柳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不会盲目消费。她懂得,节流是不够的,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开源”上,才能保证精致生活。正是确定了这样的观念,在工作不到三年的时候,她的存款就达到了六位数。有了这样一笔钱,买车还是买房?在父母的资助下,柳柳成了有房一族,同时几年的积蓄也被掏空。“父母原本要帮我付全部首付,但我觉得还是要自己出一点力,哪怕微不足道……所以,现在我又成为’贫民窟少女’了。”柳柳笑着说,觉得当时有些一意孤行,并没有给自己留风险储备金之类的,以备不时之需。但在26岁这一年成为“有房一族”,的确是她人生的进阶。房子在老家郑州,压力没有北京大,但房贷不低。现在的柳柳每个月要将工资一半以上献给银行。她算了一笔帐,发现自己每月支出已经超过了工资。“每月9500元的房贷,加上租房4300元,光是住房开销每月就要14000元。”2020年,很多公司在裁员减薪,柳柳的收入也受到影响,不仅没法开源,支出也翻了一番。“今年会选择消费降级,度过难关。”她说,疫情的发生,令生活开始改变。消费降级是必然的,柳柳开始寻找一些性价比更高的产品,“以前使用五、六百元的粉底液,现在发现有一款100多的小众粉底也很好用,而且直播间只卖85元。”如果没有房贷,柳柳的生活状态也不会因疫情而改变,但如今的情况让她的经济开始吃紧。“我现在有点焦虑了,最坏的打算就是,撑不下去的时候,让爸妈帮忙挡一下风险,应付几个月的房贷。”不过,柳柳认为困难只是暂时的。作为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还有大把的机会和升职加薪的空间,房贷也是每月降低的趋势,“我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的。”30+财务独立男:自主的高光人生刚步入而立之年,佩西就已经进入了有车有房、美妻娇娃的高光阶段。曾经是“新贫一族”的他,结婚后就开始了转折,或许是责任感带来更多的动力,他开始有了累积财富的意识。虽然在三线城市拥有房产并不是难事,但在去年,佩西升级了居住条件,动用了全部家底170多万,购进一套别墅。对于买别墅,佩西纯粹是为了提升居住品质——别墅的环境更好,加上有不错的小学在旁边,夫妇二人便动了换房的想法。从新贫到富足,佩西用了5年的时间。2017年之前,还在靠着家里补给的他,随着工作的晋升,工资待遇有了转折性的提升。这一年,佩西离开原来的台资企业跳槽到一家上市公司,从主管工程师晋升到现在的项目总监。因为工作努力,得到了总裁认可,还拥有了购买公司原始股的权利。如今30岁的佩西,年收入已达到50万左右。但2012年刚毕业时,他还是一个标准的“新贫族”,过着需要家里补贴的日子。大学毕业后,佩西到了苏州的一家台企,因为读书期间一直拿着“企业奖学金”是由这家企业资助,所以毕业后的佩西就顺理成章地入职了。那时候工资特别低,每月仅有3000元,除去房租、每周来回家里的路费以及伙食费,刚刚够。在没当爸爸之前,他根本没有存钱的概念。留不住钱的原因是“有钱就出去旅行”,在毕业那一年拿到的奖学金,佩西拿去买了一台单反,带着女朋友去了一趟云贵川旅游。游历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之后,佩西就开始“转战”国外,这时候别说存钱,“还得问父母要赞助”。直到自己的孩子出生前,佩西的小家庭还是需要双方父母的大家庭作为经济支柱:第一套婚房是父母购买的,汽车是岳父岳母给老婆陪嫁的。直到孩子出生,经济的压力让佩西开始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跳槽之后,工资也涨到了1万元。其实佩西在生活上属于节俭类型。最初工资比较少,他会选择吃5元一顿的公司食堂。当被派驻北京时,他也会选择自己买菜做饭,“公司补贴可以cover掉伙食费。”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喜欢乱买衣服,只有一个季度几百元的购书款是固定的,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是一个没有支出的人”,这让佩西在媳妇给的零花钱当中,每月还能结余出不少钱。但他并不觉得是在苛待自己。因为从小家庭环境清寒,他对一些外表的东西并不是很在乎,但对于自己喜欢的电子产品,反倒很舍得:因为喜欢拍Vlog,他会花几千元购买一架无人机;工作需要拍照,他会时时更新自己的手机配置,追上了苹果手机的每一次更新;为了提高自己的工作水准,也会经常报一些培训班。好在,佩西在“开源”上越来越顺畅。2017年,他迎来了事业上的一轮高峰,因为前上司离职,深得领导器重的佩西被直接提升了。之后不到半年,被直接升职为总监,不仅加了薪,还得到公司的原始股购买机会——在这一次升职之后,27岁的佩西不仅工资涨到3万,还成为了公司的股东。随着工作能力被认可,佩西也很看好公司的前景,下决心从双方父母处凑齐了40万,购买股权。这一年,他不仅得到了公司的重用,还被原同事拉去做一些项目,收入节节高升。不过,自从有了“钞票粉碎机”——孩子出生之后,为了培养小孩的兴趣,佩西妻子报了各种兴趣班:全脑开发、英语、小提琴、乐高、轮滑……为此,在生活支出上,夫妻二人也开始了更多精打细算。旅游从海外游转到江苏周边,或者项目地附近的地区;妻子开始控制购买奢侈品包包的欲望,出门大多是妈咪包(因为好装);护肤品也很少找代购,而是由出国公干的佩西代为购买;夫妻二人是忠实的“果粉”,每次新款手机上市,都是逢新必买,也更符合他的工作需求。现在为了节约支出,佩西选择了苹果的“以旧换新”服务,这样可以节约一半费用。即便如此,每年也会因为电子消费品支出1.5万元。“生活品质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会在家庭支出时更讲究性价比。”现在,佩西全家出去游玩依然会住舒适度最好的酒店,但他会有一些小窍门节省开支。夫妻俩降低了一些物质上的需求,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加思考消费,更趋于实用主义。不过,如今的佩西依旧没有理财的概念。唯一方式就是把生活开支之外的余额,存入银行。对于佩西来说,“赚得多”比“算得多”更符合他们这类曾经“新贫族”的习惯。毕竟,每个人都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

“负翁”之理财篇:财商是个好东西你开始报复性攒钱了吗?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沿着既有轨道运行的一切都开始脱轨。有人失业、有人减薪,忽然一夜之间,全民理财投资热又开始了。很多曾经花钱大手大脚的90后和95后,以信奉“活在当下”为借口买买买的年轻族群,已经开始频繁关注如何投资理财了。疫情让年轻人的“财商”意识觉醒——财商是个好东西,只是中国人向来比较缺乏,而对此有着深深的误解。每个人都渴望有很多的钱,然后去买大房子、买豪车、买大牌、去旅行……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赚更多的钱。其实这不是真正的“财商”,而是消费欲望驱使下的欲壑难填。当许多人突然失业、收入减少时才发现,比赚钱更紧迫的,是账单无法按时偿还可能面临失信的危险。这时,许多人被迫开始有理财需求,开始有管理个人资产与负债的意识,并逐渐意识到:财商,并不是如何赚到更多钱,而是如何认识、创造和管理财富的能力。每一位认真工作、努力赚钱的人都是在创造财富,小到店铺收银员,大到成功企业家。但是很多人因为对财富的认识和管理能力不足,导致负债累累、甚至濒临破产。其中不乏成功人士,比如一代歌王迈克尔·杰克逊生前挥金如土,欠下大约4亿美元债务,连续多年陷入财务危机。当前的中国,正处于一个消费大爆发的时代。而许多年轻人因为“财商”教育的缺失,导致理财理念滞后、理财意识不强、理财技能欠缺,使他们终身为钱工作,为钱奔波,以致于出现了“月光族”、“穷忙族”、“精致穷”、“负债一族”等各类族群。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你或者你身边的朋友中,都有这样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有正常收入,甚至有些是高收入人群,却时不时要为财务状况担忧。那么,一个健康的财务状况应该是怎样的呢?其实做到这种程度并不难,只需要坚持几个习惯即可。1、 减少坏支出包括能力范围之外的奢侈品、使用频率不高的消耗品和无意义的铺张浪费。这不仅是一种节流,更是真正认识自身需求,并建立起良好的消费习惯。由奢入俭并不容易,既需要定力,也需要战术。比如停掉花呗、借呗;注销多余的信用卡,只保留一张应急;取消那些奢侈品新品的推送;多将目光放置在更遥远的未来和更广阔的世界,以认清消费的意义,等等。2、 增加强制储蓄每月拿出收入的10%—20%,进行强制储蓄,可以选择存银行的零存整取,也可以选择基金定投。许多人误以为有钱才能理财,其实每个人都有理财的需要,积少成多就能逐渐有第一笔投资的本钱。减少支出和增加储蓄是在既有收入中做加减法的零和过程,所以两者是不进则退的关系。因此减少“坏的支出”越多,强制储蓄的存款就越多,这中间的平衡关系,需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斟酌处理。3、 买入生钱资产有了一定的储蓄之后,就可以让这部分结余产生额外收益。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可以通过购买银行理财、基金和债券来进行低风险投资。风险承受能力较高的,可以通过买卖股票、贵金属、私募产品进行高风险投资。对于出入投资市场的小白来讲,由低风险到高风险,是个逐渐认清自己和掌握市场规律的过程。而且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投资的是什么,不懂的产品不能投。“你永远赚不到超出你认知范围之外的钱,除非靠着运气;但是运气赚到的钱,最后往往又会靠着实力亏掉,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4、 寻找副业收入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工作越来越不受限于空间和时间,斜杠人生,已经慢慢的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在有斜杠收入的白领群体中,微商、撰稿、设计等是当前的主流方向。这是一种开源,也是对自己兴趣和生存能力提升的过程。不过,并不是鼓励每个人都有副业收入。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每个阶段的生活重心也不同,需要认清当下的主要任务,切不可只为了增加收入,荒废了事业、家庭和自我提升。总之,想要获得身体和财务自由的前提是:多做规划、提前安排、不断学习,有舍有得。策划、编辑/于蕾采访、文/徐英、王一茗手绘插图/邱可曼【本文刊登于《芭莎男士》2020年6月刊】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331.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