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博彩网站才是最牛的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预测大师

这是古老湿的第64篇原创

总统选举也讲究「高风险高收益」

2020 年 11 月 3 日,美国将迎来新一届总统大选,现任总统特朗普和前任副总统拜登将成为最终的对手。

然而,预测美国大选结果的真正大师,其实是几乎从未失手的政治博彩——特朗普和拜登的胜负概率,已经反应在了博彩网站的赔率中。

我们先看一下著名博彩网站 bet365 的赔率:拜登:4/5(即 1 赔 1.8),特朗普:23/20(即 1 赔 2.15)。

这个分数赔率代表着博彩者的收益率。如果你赌拜登会当上总统,如果赌赢,每 1 元赌资可以获得 1.8 元(本金 1 元,利润 0.8 元)。如果你认为特朗普将连任,一旦特朗普成功连任,每 1 元赌资可以获得 2.15 元(本金 1 元,利润 1.15 元)。

显然,押注特朗普的收益会更高。

但高收益代表了高风险,相比稳健的拜登,整个博彩市场都看衰特朗普,押注特朗普将面临更高风险,因此必须博彩网站拿出更高的收益来吸引博彩者下注。

博彩网站如何计算赔率

博彩网站的赔率并非一成不变,而是 24 小时追踪大选的「行情」,随时进行变化。

那么,博彩网站到底是如何计算各位美国大选候选人的赔率呢?

全球目前有数以百计的大型博彩网站、以及无数小型博彩网站,美国总统大选只是这些博彩公司的诸多博彩标的之一。这些公司不可能对每一个大洲的每一个城市的每一场体育赛事进行精密计算,同样也不可能关注每一个总统候选人的每一场演讲、每一段丑闻以及每一次公共活动。

因此,博彩网站通过向一类以「出售赔率数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购买赔率,来实现对所有博彩标的赔率进行时事更新。这些公司拥有大量体育、政治、娱乐行业的专家以及人工智能算法,通过 24 小时不间断的对市场行情进行监控,达到实时更新赔率的效果,再将最新计算的赔率出售给博彩公司。

而对于美国总统大选这样影响大、新闻报道多的博彩业务来说,各大民意调查机构(如盖洛普、538等)的统计数据,同样具有极强的参考价值。

例如美国政治数据统计网站 538 就将特郎普执政 1240天时的支持率,与历史上其他总统在第 1240天的支持率进行比较,特郎普 41%的数据,确实很难看。

(绿线为特郎普,黑线为历届总统)

目前,特朗普的赔率依然在逐渐升高,拜登的赔率慢慢下降,整个博彩市场对美国大选的观点正在越来越清晰——拜登将获胜,特郎普将下台。

我们根据赔率计算,bet365 认为拜登当选总统的概率约为 56%,而特朗普成功连任的概率约为 47%;skybet 认为拜登获胜概率为 55%,特朗普获胜概率为 48%;立博认为拜登胜率为 56%,特郎普的胜率为 45%。

拜登与特郎普在各大博彩平台的胜率差,大致为 10%,这和各大机构的民意调查数据基本一致。

丰富的「总统大选博彩套餐」

有些博彩网站,不仅为大选的胜负开出赔率,还对更细节的票数情况提供了博彩机会。

例如爱尔兰博彩网站 PaddyPower 就对大选有更细致的「博彩套餐」:

对「拜登获胜且总票数胜出超过500万张以上」开出 1/4 (即1赔1.25)的低赔率,也就是说 PaddyPower 认为拜登不仅能获胜,而且大概率会以较高的票数优势获胜;

对「川普不能连任」开出 4/6 (1赔1.67)的赔率;

对「川普总票数低于拜登、但仍然当选总统」开出了 9/4 (即1 赔 3.25)的高赔率,认为这种情况可能性较小。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的确高,但理论上有可能性,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就产生了这种情况。我们下面会细说。

除了对大选结果进行博彩,你还可以下注各党派的候选人提名……

……民主党副总统提名……

甚至猜一猜特郎普能获得多少张选举人团票。

对于博彩网站来说,总统大选的所有数据都能用来「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一切皆可博彩!

「失灵」的大选博彩赔率

当然,博彩网站的预测也有不灵的时候。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虽然特郎普的赔率一路从 5(即1 赔 4) 降到了 3(即1 赔 2),显示出其获胜概率在明显增加,但各大博彩网站、民调机构以及博彩爱好者依然非常看好希拉里,希拉里当时的赔率仅为 5 赔 1(即 1 赔 1.2)。

结果如大家所预料,希拉里以 280 万票的总票数领先。然而,万万没想到,希拉里却输在了美国选举中「赢家同吃」的选举人团票上,导致最终计算的选举人团票数落后,痛失总统宝座。

对博彩行业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黑马事件,押注特郎普的博彩者获得巨额收益,而自以为稳稳稳稳押注希拉里的人,则一败涂地。

为什么会这样呢?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罪魁祸首」。

举个例子,如果某州一共有 10 个选举人票,特郎普获得了 6 票,希拉里获得了 4 票,特郎普在该州获胜,那么在计算特郎普的选举人票时,则将这 10 票全部计入特郎普麾下。而最终决定白宫椭圆办公室归属的,正是选举人票数。

这样是不是很不公平?

没错,就是不公平。

历史上,总票数落后、却以选举人票优势问鼎白宫的总统,有1824年的约翰·昆西·亚当斯、1876年的拉瑟福德·B·海斯、1888年的本杰明·哈里森、2000年的乔治·W·布什,和 2016 年的特郎普。这几位总统,可以说都是违背了多数美国选民意愿、最终却当上了总统的例子。

所以,严格的说,博彩网站在 2016 年固然没能预测准最终结果,但是在对总票数的预测上,还是非常准确的。赔率,依然是对大选结果进行前瞻的极为有价值的数学指标。

「操纵总统选举」是天方夜谭

这时候,有聪明的小朋友可能要问了:「既然有一些候选人的赔率爆棚、能达到惊人的百倍收益,有没有人会为了牟利而操控总统选举呢?」

首先,在美国非体育类博彩都是违法的,因此对总统大选进行下注的,大多是非美国人,这些人没有投票权当然也就无法影响总统选举。仅有的一个在美国境内可以对大选博彩的网站 PredictIt,其实是一个研究机构,对每笔下注金额有限制,开户数和总成交额也不是很大,对选举影响微乎其微。

其次,能获得高收益的,无疑都是选举中的「小众选择」,他们的赔率高,恰恰是因为买他们赢的人很少。既然看好他们的人非常少,那么对选举的影响也就很小——否则,一旦有大量选民看好并下注,其博彩收益就会降低。

因此,「操控总统大选以获取博彩收益」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成真的都市传说。

有趣的「博彩套利」

最后,扯了这么多,到底押谁能赚钱啊?

以目前概率来看,当然是拜登的胜算更大。但是你还可以剑走偏锋的玩一玩「博彩套利」!

什么叫「博彩套利」呢?

就是说,当一个比赛有 A 和 B 双方时候,如果你发现不同博彩网站的赔率有显著的区别,例如一个网站对 A 赔率为 1 赔 2,另一个网站对 B 也是 1 赔 2,那么你可以在这两个网站上分别对 A 和 B 同时进行下注。

那么当比赛结束时,无论谁输谁赢,你都会付出 2 元的本金,并无风险的获得 3 元的总收入,净利润 1 元。

当然,这种情况很少见,并且除了本金外,你还要考虑保证金、手续费等因素,但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套利机会,还真的值得试一试。只不过在总统选举这种项目上,我猜你是肯定算不过这些博彩网站的。

#推荐阅读

#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414.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