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热搜整顿一周,公共平台不应成为“生意场”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作者:胡嘉泳、何奕帆

“导读:

1.导火索:蒋某撤热搜,扰乱传播秩序

2.内因:长期混乱的舆论秩序

3.资本下场却翻车,微博早该整顿了

4.公众希望看到怎样的热搜榜

01导火索:蒋某撤热搜,扰乱传播秩序四月份,阿里合伙人蒋某的夫人,在微博公开警告知名网红张大奕,不要再招惹蒋某。微博吃瓜群众纷纷坐不住了,想去进一步了解此事。

但是微博不仅删除了蒋某夫人的微博,还屏蔽了关于此事的关键词和相关话题。甚至将蒋某夫人的微博设为禁止评论。不用细想,这件事被人为压住了。

当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时候,新浪微博收到了一纸罚单。

6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暂停更新热门话题榜一周。

消息一出,大家都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新浪早该整治了!不要以为有点背景就能一手遮天。”

也有网友说,没有热搜的日子就像断了网。

02内因:微博长期混乱的舆论秩序

新浪微博也不是第一次被整顿了、早在2018年,北京市网信办依法约谈新浪微博,针对其违反国家有关互联网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传播违法违规消息,责令其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深入整改。

距今仅仅过去两年,微博再一次上了整改名单,可见其存在的问题之深。这次的事件,也只是其长期累积的资本操作、舆论混乱问题的爆发,若无法深入整改,微博此后也未必能必风平浪静,可能还将有类似情况出现。

根据《2018年微博社区治理报告》中,2018年微博共处置各类违法违规信息共计153.88亿条。

其中买卖粉丝、恶意导流卖片等垃圾营销信息147亿条,占总量的95.53%;2018年全年共处置人身攻击、冒充他人、泄漏隐私等涉及人身权益侵权的内容21.4万条。处置涉及著作权、商标权等知识产权侵权的内容56万条。

2年后的现在,这类违法违规的信息,只会增多,不会减少。

微博热点事件主要涉及明星、体育、公益,较少涉及普遍的公民利益以及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情。少有使用价值,大多都是一些无关痛痒、鸡零狗碎的事情。

微博是一个允许民众自由表达的平台,实际上受多方力量的影响。它并没有实现它的独立性,反而是乱象丛生,社会失范凸显。[1]

微博热搜刚出现的时候,榜单的确是由网民搜索行为自然产生,也就是说,大家搜索的越多,这个话题的排名就越靠前。不过渐渐地,微博热搜成为了“生意场”,给明星营销、品牌炒作、控制舆论提供了“根据地”,为资本提供了牟利的机会,也造成了微博长期混乱的舆论秩序。

根据2018年《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微博的收入占比中,热搜榜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所以微博热搜是可以买的。微博实时热搜的报价为前三5万、前五4万、前十3.5万、前二十3万、前三十2.5万、前五十2万。除此之外,还有专门刷热搜的软件和水军。

明星微博的各种动态经常成为网民热议的话题,明星的举动在一定程度上操纵着粉丝们的想法。比如某天一个明星在微博发布了自拍,经纪公司会想方设法为自家艺人进行营销,不一会儿热搜便出现相关话题。

此前李荣浩新专辑发布时“说漏嘴”的话,也足以提供证明:原来经纪公司为了增加专辑销量,特意为其购买了榜单第五的热搜进行推广,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在一部剧或者一部综艺开播之前,总是会被人为安排在微博热搜中,为其造势和营销。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上了几次热搜,收获了多少流量,成为了艺人、综艺节目、电视剧是否火爆的标准,也成为了广告商、品牌方是否进行投资的指标。

网络公关公司通过赚取公众眼球来谋取私利,网络舆论空间成为网络操纵者换取金钱的筹码,把微博看作是为自己牟利的媒介。[2]

而在“生意场”的另一边,有人利用金钱和私权制造假象和隐藏真相。

鲍毓明性侵养女案从爆发之时,网友讨论的声音从未断过,却频频掉出热搜榜,案件的后续也不了了之。

蒋凡出轨轰动全国,成为热搜话题。资本下场撤掉热搜,屏蔽“蒋某出轨”相关的关键词。这样的人为制造和撤掉热搜,让百姓看不到他们真正想了解、想关心的话题。真正的民意反而难登顶,真正的大事被挤压得没有一席之地。

03

资本下场却翻车,微博早该整顿了

微博早该整顿,因其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因其巨大的影响力。那么微博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2017-2020年微博发布的Q1财务报告数据显示:

2020年,微博日活跃用户达到5.5亿,月活跃用户也达到2.41亿,年对年分别增长8500万和3800万。且从2017年开始,微博月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达到3.4亿,其后至2020年始终呈现增长趋势,已经可见其用户基数不容小觑,且增长规模巨大。

但与此对应的,微博作为流量变现的平台,其经营收入似乎与增长的流量似乎并不成正比。

2019年,微博第四季度净营收达到4.681亿美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3%;广告和营销营收4.059亿美元,较上一年同期的4.170亿下降3%。

2020年,微博第一季度净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广告和营销营收2.754亿美元,同比下降19%。

这样的成果在平常人看来也许已经足够优秀,在资本市场看来却并不乐观,尤其此次整改热搜事件也可能也给其收入带来打击。

在这种卖热搜的模式下,资本仿佛是最至高无上的权力,渗透了微博的各个角落,无疑带来恶劣的影响。

1. 明星、网红、权势者,通过资本输出,来占据公共话语权。明星炒作买通稿撤热搜、粉丝打榜点赞控评……

热搜上没有“搜”者真正关注的事情,普通人的舆论空间被一再压缩乃至看不见,真正需要被顶上热搜的事件上不去,取而代之的是处处资本的影子,仿佛这才是真正的‘秩序’。

试想一下,当舆论和传播都能通过一些手段加以控制的时候,将会是怎样可怕的局面:我们看到的、听到的甚至思考的,都将是有心人故意投放的信息,公众仿佛被蒙上双眼喂食,并接受资本“割韭菜”的做法。

2. 在长时间被操控的舆论环境中,很多普通用户对许多“猫腻”产生了“见怪不怪”的想法。公众主动放弃将舆论夺回手中的权力,虽然对资本的踪迹心知肚明,但看似影响不大,便也不甚在意。

资本方则更加“猖狂”地侵占舆论领地。这都将导致舆论立场更加倾斜,公众仿佛“失声”的观众,只能旁观,无法参与。

3.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如果不作为,放任资本流动,将导致公众意见的舆论场被侵占、挫伤公众交流积极性的严重后果,同时长时间的缺乏管制,就会如同这次一样,平台同样受到整顿责令,对自身声誉产生影响,产生两败俱伤的局面。

因而这次整改,也能促使对现存的种种问题作出反思改进。但凡是都有两面性,此次暂停热搜整改也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待。

积极性:

1. 整顿热搜也许能为长期混乱的舆论注“冷冻剂”,让那些一哄而上的娱乐事件、热火朝天的讨论话题都沉静下来,给平台、资本乃至用户一个反思的机会,微博作为交流社群如何走至“干扰传播秩序”的局面,为平台维护传播秩序作出一次努力。

2.这也是对毫无节制的资本的警告,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名义干扰舆论。除了微博,其他平台诸如微信、B站及一些网站,资本注入并非不可,但是否应该居安思危、以此为戒,若有不当也应该及时作出调整。

3. 更是公众话语权回归的机会。事实上,有不少人对微博长期“娱乐登顶”的情况存在不满意甚至反感,以至于微博暂停热搜后评论区有部分人发出叫好声。

抓住这次机会,公众也应当冷静思索,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信息,由他人操控的舆论世界是否真实,只有将话语权抓在自己手中,发出的声音才能被大多数人听到。

局限性:

1.微博拥有巨大的用户量,形成的新的意见场不容小觑。许多热点事件、甚至自然灾害,最初就借由微博形成舆论场传达出来,接着专业媒体及人士看到苗头迅速进行调查和分析,最后产生权威性、科学性相对高的信息,这些信息的扩大也能及时遏止一些不必要的传言和危险的发生。因此关闭的做法带来争议。

2.挫伤公众发言的积极性。微博热搜等舆论展示虽然时常受干扰,却也是普通人发声的通道,现在这个通道被关闭,即使是短时间内,也会促使人们的反思和焦虑。

04

公众希望看到怎样的热搜榜

1.公众平台不是生意场。微博的热搜,首先应该真实,不受外界的干扰,以“最初的面貌”展示在公众眼前,由公众自行作出判断;

其次,随意买热搜、撤热搜,干扰传播秩序、企图控制舆论的做法,都是不能被容忍的,任性妄为将受到严厉处罚。疫情期间的热搜榜,恐怕才能看出些社交媒体的原本模样:

2.将舆论还给公众。热搜之所谓“热”,是因为它受到用户的广泛关注;而之所以能“上热搜”,应该是普通人出于关注主动搜索、点击,这个过程自然而然,才有真正的热搜。否则,挂满了娱乐八卦、水军冲顶信息的热搜榜,既没有值得人们参考的价值,也无法体现人民的意志,其存在的意义何在?

而要做到热搜榜回归其本来存在的价值,某一个环节存在纰漏,就难以实现。公共平台的维护,需要多方的支持:

1.平台自身要足够自觉,作为公众意见的聚集地,更要主动维护公众利益,对谣言、不良信息,乃至控评、刷榜、撤搜等干扰舆论走向的行为,都有责任制止。

2.公众自身要自强,要提高警惕性和辨别力,掌握话语权,积极主动参与事件的讨论和意见的发表,不做“蒙眼人”相信道听途说,也不做‘韭菜’被资本割。

3.资本企业要自律,熟知法律和规则,更要自觉维护,提高社会责任感,否则“扰乱传播秩序”而被责令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也可能不是最后一次。

除此之外,值得思考的是,买热搜、撤热搜、事件“断更”,这背后是否也有媒介寻租的身影?

实际掌握社会公共资源的某些媒体人,滥用权力,促成“权钱交易”,为自己牟取经济利益或者其他好处。这背后反映的是媒介对经济利益的过度诉求,媒介自身已经与其他平台机构有了利益结盟,所处生态圈腐化,其监督职责已然被抛到脑后。

“收取刊播费用”、“广告搭售”甚至“有偿不闻”、“公然创租”,不仅损害媒介的公信力,也损害了公众知情权,推动了热搜榜上鸡零狗碎的“新闻”的产生。[3]

4.因此权威机构要自信、自省,强化议程设置。“网络广场”形成后,受众跟随主流意见发声的趋向,更了权威机构提供严谨的议程设置、引导舆论的机会。媒体工作者要提高自身职业道德水准,“不为所动”,严谨地发布信息。而微博等公众平台通过与媒体的良性互动,也能极大限度的发挥舆论的积极作用。

如:2017年的榆林产妇坠楼事件中,新京报视频就在指责声中,公布了医院的完整录像,使得一边倒的风向论得到有效控制,舆论渐渐趋向冷静客观。微博上暴露事件加权威媒体深入调查的模式,对舆论起到了良好的引导作用。

尽管因此前弊病和此次整改的责令,微博受到不少来自各界的质疑,但微博在公共传播中处于核心地位—这一点依然未变。在互联网兴起产生的新的舆论场中,舆论的议程设置较大程度上是在网络的主导下进行的,而网络接着被各类平台聚合和分发,其中少不了用户基数巨大、增长速度飞快的微博。

微信这匹黑马的杀出,曾经给微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但无论是人们对朋友圈的厌倦屏蔽、公众订阅号较高的门槛,还是微博平台粉丝的回流,都昭示着微博仍然是意见表达最轻便的平台。

有调查显示,492位核心意见领袖,只有189位入驻微信,公众号文章经常动辄面临敏感词屏蔽乃至下架等问题;而在微博,短短几百字的编辑几秒内被转发,影响力迅速扩大。

同时,媒体微博、政务微博和名人微博全局联动的舆论场,“舍微博其谁”是最好的诠释,除了微博暂时还没有其他平台能实现这种‘华丽阵容’。因此,网络吐槽、民情反映、意见激荡,还是得看微博,微博依然是公共传播之王。[4]

如果不是因为暂停热搜榜,这次整顿恐怕也能冲上热搜,当然前提是不受干预。在等待中,同样保持客观理性,才是该有的样子。

参考文献:

[1][2]:廖一红 微博中的“网络公共领域” ——以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为视角

[3]:《媒介寻租的原因、分类解决措施》—百度文库

[4]:《微博依然是公众传播之王》—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导

其他参考文章:

《微博到底要给社会呈现什么样的热搜榜》

《微博上的狗血八卦,终于能消停一周了》

往期链接

攻如猛虎,守如泰山—中国调查记者与《孙子兵法》采编韬略

作弊被抓跳楼,评论时莫失了反思和人文关怀

仝卓舞弊、被冒名上大学,官僚特权腐蚀教育公平

两万学生“被裸奔”?信息保护还任重道远

自媒体,酒香也怕巷子深

女性的人生价值不是“生人”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469.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