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人物描写一组(五年级下册习作5)

学了语文园地6中叶圣陶先生帮肖复兴改的作文草稿后,这一批习作至少都改了两稿,有的甚至三稿四稿。一一面批,孩子自己修改。在文从句顺的基础上,关注选材的新颖,着重修改是否抓住人物特点,笔墨集中,从人物的语言、外貌、心理、神态等方面,立体地写好一个人。

灌饼张(陈欣凡奇)

我们如皋人很爱吃东西,街上一个个铺面,如春花争奇斗艳,一场雨,一阵风,便能催生许多,开得快,败得也快,像天边的彩霞,每一日都有新花样。往往你才记住这个店的名字,它便搬走了,也罢,图个嘴乐便行。在众多时时易主的铺面中,灌饼张是独一份开得长久的,不但不显颓势,还越开越红火。

俗语说,百闻不如一见,我今日便去亲眼见识一番。

才下午一两点钟的光景,灌饼张那里人流如潮,热闹得如集市。只见那灌饼张铺面虽小,但却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让人看了心情愉悦,也对那灌饼张心生好感。我一边排队,一边不住眼地打量着他。

他个儿不很高,胖乎乎的圆脸,额头上因为忙而沁出密密的汗珠,那厚嘴唇蚌壳似的闭紧,让人一看就很信服。他咧嘴一笑时,便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嘴上在跟客户谈笑,手上却马不停蹄。

他快速将双手沾油,拿起那准备好了的面团,重重扔在板子上,随即从一旁拿起擀面杖开始擀,才两下,那面团便变成了一片薄薄的圆面片儿了。他似是不满意,又擀了几下,便拿起那面片儿,小心翼翼地贴在铁板上,那手指浑似不怕热似的,灵活地移动。有人说弹琴画画的手很美,但我觉得这黑红的,既粗又短,皮肤上还闪着油亮的光,还有这几处骇人的伤口,有的大,有的小,还有着层叠的老茧的手也有一种朴实的美。

被刷了一层油的面片儿,迅速被烤鼓起来,开始只是一个小泡,渐渐地迅速变大,越鼓越大,最后近乎透明。

我一颗心吊了上来,生怕那饼会爆炸,不禁拿手中的书挡住了脸,防止被油溅到。而前面几个老奶奶却浑然不怕,还不住的跟老板说:“我们是老主顾了,多加几片肉嘛。”那老板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手上却很听话的多放了几片肉。

老板转身拿起一个杯子,熟练的打了一个蛋在杯子里,开始搅拌,搅拌完,将面皮儿挑起一个小洞眼儿,将蛋倒进豁口去,随后拿起铁夹子,不紧不慢地给他翻了个身,便又转身去忙别的了。我不禁去看他那黑红的手,这是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手,是什么赋予它如此的灵性呢?也许是勤劳吧!

不一会儿,灌饼便熟了,他夹起饼,放到铁盘子上,麻利地放上香菜,肉末,包装好递给我,打开一看,不觉惊呆,那哪是一个灌饼,那简直是一副色彩鲜明的油画,红的肉,青的菜,黄的饼,但看着便如神仙一般快活,咬上一口,那香气在舌尖上迅速渲染开,刺激了我那饥饿的味蕾,立刻“馋相毕露”,三口两口便了结了它。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感叹,这“灌饼张”可真名不虚传。

蛋饼高手(徐熙蕊)

爷爷做的蛋饼是一绝。薄薄的饼子外酥里嫩,吃着吃着,葱花的味道就香到心里去了。

爷爷做蛋饼时,先从碗碟架里抽出一个比我脑袋还大的不锈钢盆,提起脚边的面粉袋,手腕一抖,顺势捏住袋子的两角,口朝下,瞬间雪崩一样,纷纷扬扬的面粉堆成了座小山,就好像卡着点儿一样,刚好堆了一半多盆。

他不紧不慢扎好面粉口袋,“啪”地丢在脚下,拽着盆,拖进水池,“吧嗒”一下打开水龙头,趁着放水的当儿,趿拉着拖鞋赶紧去拿鸡蛋了,拿了五个蛋,用食指捏住鸡蛋,对准桌边轻轻一敲,大拇指从裂缝处向两边扒开,蛋清裹挟着蛋黄顺势掉入盆中。

再把水龙头开关拨回原处,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左手按住盆子,用手握住筷子,在盆里有节奏顺时针划圈搅拌起来了,速度逐渐加快,竟没有一个面粉点子飞出来。爷爷的眼睛紧盯着面前的盆子,额角爬满的皱纹,就好像他划出的一道道线,谢了顶的脑袋泛着蛋饼一样乳黄色的光泽。

面粉调好了,爷爷不紧不慢从门把上摘下围裙,系上身后的带子。开锅起火,倒上一小勺油,黄澄澄的油就好像一条细细的黄线倾泻下去了,一碰到滚烫的锅子,它们马上就叫唤开了,“吱吱”地冒着泡在锅中跳动着。

爷爷看看时候到了,一手端起锅,另一手拿长柄勺舀了一勺面糊慢慢沿着锅的四边倒下。他转动锅,等到液体慢慢停止流动了,凝固成了薄薄的一张皮儿,他就又把锅端到火上温着,约摸一两分钟后,他出去拿只盘儿,右手抄起铲子把蛋饼从四边轻轻揭起,左手端盘,饼就慢慢滑到盘里去了。接下来又是一个、两个、四个……饼子泛着乳黄色的光泽,油亮亮的,早勾起我的“馋虫子”了!

我溜到爷爷背后,越凑近,越能嗅到一种草木的清香,混着油的酥麻,一点儿都不腻,反而风味独特、别具一格!

这蛋饼好像是冰天雪地中的一束火苗,让我想拥它于怀中。香气不要钱似的直冲我的鼻子,撞击我的大脑,使我晕晕乎乎不去想别的,只不由自主地顺着香气往里走,它成一根绳儿了,捆着我,使我不想离开,又从另一头溜进我的鼻子,顺势往下,在我的胃中不安分着。我的胃和它似乎是“老相好”,也催促着我让他俩“团聚”。

我受不了了,毫不犹豫撕下一块就往嘴里塞,唔,好烫!我还没尝出味儿,它就迫不及待一头钻进我肚中,去找“老朋友”了。我又撕下一块来,这回吸取了教训,再不敢不分青红皂白张口就咬了。我又深吸一口气,旋即又呼出,那块饼似乎马上过渡为常温状态。我等不及了,立刻啃了一口,细细咀嚼。杨柳叶子一点不苦,清香四溢,充斥我整个口腔,融入我的每一条血管里,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清香的人了,再咬一口,甜甜地涌向喉咙口,瞬间让我浑身一暖,亢奋起来,就好像注了一针兴奋剂。紧跟着我又吃一块,两块……整块饼下肚,不过十几秒,我好似吃了一个世纪,真舍不得它离开舌边。

爷爷做的蛋饼我永远也吃不腻。

做烧饼的大爷(左宛鑫)

他的铺子很小,十来个平方,一个大肚的炉灶,一长方桌子,几袋面粉。芝麻、韭菜、肉馅、板油渣、混合一些特殊的佐料,祖传的馅儿,非常美味。

他身材矮小,一双深陷下去的眼睛炯炯有神,每天都是笑咪咪地招呼客人,他穿着洗得发白的麻布围裙,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从我有记忆起,他便一直在炉边打转。

喊一声:“大爷,早啊!”他便抬头,咧开嘴巴边笑边答:“唉,早。”不多会儿,一炉贴完就与我聊了几句:“今儿不上学,不多睡会吗?”我故意嘟起嘴:“还不是被你那烧饼馋的吗?”他便爽朗大笑,我很好奇地看着他做烧饼。

手背干皱,手指泛白,大概是洗得太干净的缘故,两手上红红的伤疤,让人触目惊心。起初,我认为只是胎记,后来,才知是他年轻时学着做烧饼,贴不好只能在炉内多停些时间。一次不小心火烧大了,不成想是火,后来一阵一阵钻心的疼痛才提醒了他。他说当时他当时疼得哇哇直叫,好了就成了疤,也从那时起,发奋练就了今天的手艺。

做老炉烧饼一般都是两个人,一个做一个贴,而他却是一个人把活儿都包了。他锤打案板的声音很有节奏,你侧耳倾听,那仿佛就是一曲激昂的乐曲,面粉被揉成表面光滑的面团,揉搓均匀地铺满酥,飞快捏弄,变戏法似的,他将面团揉成长长的细圆柱形,不停地拍打,直到很筋道,接着两手提起两端,拽得老长,不薄不厚,。揪取一个面团,加入油酥和肉馅儿,上下推擀融合,擀成长形, 卷起,再擀成长形,如此反复三次,动作很娴熟,一气呵成,几分钟时间,便铺满了一桌子。刷清水,撒芝麻,一挥一扬间,味儿似乎也飘散出来 。一个个圆圆扁扁的烧饼诞生了。

大爷用布擦净炉膛,那跳跃的火星张扬起来,如飞溅的钢花,又如盛开的烟花,让人不忍直视但又在内心欢呼雀跃地看着他贴烧饼。

那炉灶中的火苗吐着火舌,红透了的炉火映得他的脸红通通的。手浸过水,沾面的糙手能整个儿地伸进炉子里去麻利地将刚做的烧饼稳稳地贴上膛壁,一贴一拍,并不见他皱一点眉头,仿佛那是随意捡拾一件东西似的,显得漫不经心而又从容有余。

再看他前仰后合贴烧饼的动作也很具有美感,身体总会弯出一种曲线,那是最美的弧线。

大爷做的烧饼几十年如一日, 接待着那些远道回乡熟悉不熟悉的人们,听他们讲这独有味道的烧饼带给他们的美好记忆,那时,老人的脸上焕发出与饼香一样诱人的光彩。

美发师爸爸(潘锐轩)

我的家乡小城如皋,人们十分注重衣食住行。有的人注重美食,到处寻找美食;有的人注重身材,而有的人特别注重发型。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合适的发型会让人眼前一亮,好的发型师拥有神奇的改头换面的力量,我的爸爸就是这样的一个美发师。

高高的鼻梁,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十分年轻,油亮油亮的黑头发是他的标志,看他剪头发,就是一种享受。

有一次,一位客人来剪头发。他站起身走到客人面前,打量客人的头发,与客人沟通,了解她的需求后,爸爸让她坐下,双手拿起白色的围布“哗”地展开客人身上,如同鹅毛贴在身上。

爸爸拿起剪刀和梳子。他坐在高脚椅子上,用梳子把头发轻轻往一个方向理顺,然后两根手指夹起一片头发,两指一翻,只听“咔嚓咔嚓”一阵细小的声音,紧接着小撮头发纷纷坠落。他头一侧,看着镜子里的发型,检查一下两侧的头发长度是否一样,不停地端详,看发型和脸型是不是搭配。接着,右手操起吹风机,左手在头发里“穿梭自如”,呼呼的风声中,手指不停地掀动头发,使水分尽快散发。

头发吹干后,爸爸换了一把像牙齿一样的剪刀,那剪刀如同鲨鱼的牙齿,十分威严,仿佛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他夹起一片头发,在发尾上 ,两只刀刃不停地融合在一起,把头发拉直,一剪,一丝丝头发如羽毛一样,轻飘飘地落在他的裤子上,鞋子上。突然,爸爸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大概是鞋里面积聚了太多的碎发刺痛了他的脚,但他手下一点也不乱,一个个动作依然行云流水,手上的细纹里到处都是碎头发,他只偶尔吹一下,即使非常痒,像无数虫子在爬,他也如同邱少云在火堆中纹丝不动一样,全部的心思只在将客人的发型设计好。

他拿起烫发棒,把头发绕在上面一层一层地卷入烫发棒,一阵阵热乎乎的蒸气,在灯光下十分显眼,有的如同棉花糖,有的像白云一朵一朵,非常漂亮。

“好了”,爸爸拿起海绵刷,把客人脖子上留下的小碎发掸得干干净净,一个蓬松又美丽的发型诞生了。客人很是喜欢,对着镜子不停地前后照着,不住地说“这个发型可真好看,正是我想要的长度,很适合我,我感觉年轻了好多,你能帮我拍一下照吗?”

爸爸微笑着,脸上如同开了一朵花儿一样。

爸爸是一位普通的理发师,但他让我知道,要尽力将自己的事情做完美,普通的人也可以做出不普通的事情。

门边的身影(姚芊羽)

小区楼下有扇门,门边有个人,她总是坐在那边,从早上我离开到晚上我回来,好像从来都没有动过。

那是个老太太,大概70岁,霜花点点的头发,眼睛小小的,总像在笑着,给人一种随和的感觉。她好像很喜欢太阳,总是坐在门边,边晒太阳,边用手整理那些杂乱的东西。那双手是粗糙的,黑黝黝的,上面是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痕迹。

那天,我正准备到楼下的井边打水,见这位老太太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井边靠近,她手里端着一个瓷盆,穿一件宽大的花衬衫,那衬衫十分破旧,衬得她更加沧桑瘦小。她的眼神透露着慈祥,让我不禁想去亲近她。

我慢慢退到一旁,示意她先打水。她笑笑说:“没事,你先来吧!”说罢,慢慢伸出了那只布满皱纹的手。她帮我紧紧扶住水壶,我小心翼翼地,竟有些害怕那一朵一朵的水花打湿、打疼她的那只黑色的手。“别害怕,多打点!”她把水壶向前移了移,用沙哑含糊的声音鼓励着我不要拘束。

水壶满了,我刚准备走开,这时老太太用手理了理她的头发,又来到门前,笑眯眯的,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她一笑,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我莫名地信任她,慢慢地向她走去。她抬头看着我,用沙哑的声音问我:“你有没有吃饭呀?”我愣愣地,片刻后反应过来又猛点了下头。她轻轻“哦”一声,又低下头去洗碗,好像还有什么想问我,但都堵在了喉咙里。她咂了一下嘴,微风把她的发丝吹起,她低头看了看地面,似乎想把它看出些什么东西。

“今年几年级啦?”她用眼睛扫了一下我的身高,又补充道:“应该挺大的吧?”我点点头,不太明白她为什么问我。我手抓着衣角,过了一会儿,“啊”一声,反应过来,努力扯起微笑,老实巴交地回答她。她为什么问我这些呢?她是不是也有个孩子?她是不是看见了我就像看见了她那个身在异乡的孩子?

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只是默默点下头,淡淡地“哦”一下,她眉间似乎笼罩着一丝忧伤,好像忘了我在这里似的。我就像被定住了一般,想走又不能走,我忍不住看她有没有示意我什么,但她的眼睛一直望着远方,好像在思念着某个远方的人。“你要努力认真地学习呀!”她用手轻轻拍着腿,就仿佛是在拍着我的心,激励我似的。

我用力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还没走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这个小姑娘都已经吃饭了,不知道我那个孩子有没有听我的话早点吃饭,多吃一点呢……”我怔了怔,天下的母亲都一样呀,她的孩子不在身边,难怪她拉着我谈心,也许她想找到曾经与自己孩子说话时的欣慰与欢快吧!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她。

暖阳下的身影,坐在门边,手还在不停地忙碌,心里也在不断地思念吧?

粽香里的奶奶(王钰玺)

我的奶奶是一位包粽子高手,家中因此常弥漫着一股粽香。

毫不夸张地说,奶奶包粽子有一种艺术感,单坐着看,便似神仙般快活。眼见着那一个个小巧玲珑的艺术品从她手中变戏法似的冒出来,便觉惊奇:世间竟有这般流畅的艺术。煮熟了一尝,更为惊奇,味道似乎也经过精雕细琢。可每一次包粽子,奶奶都很累,眼睛会因汗水浸泡而肿胀,白发和皱纹也会更加明显,追求美和好是要付出的。

但无论如何,有这样的奶奶,真的是世间最幸福的事,可以常常吃到美味的粽子,端午节就更别提了,那将会有一顿无与伦比的粽子宴。

每逢这一天,奶奶早上五点钟便起身去采购最新鲜的糯米、蜜枣,回来再洗净,沥干,又将冻在冰箱里的香肠拿出来,和肉一起煮,熟了再切成小块,做馅心。准备好了,已经八九点,奶奶又去老家打苇叶,挑那又厚又绿,散发着清香的,都是上等的芦苇叶,完全原生态。

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包粽子了。奶奶拿三片苇叶,一片在上两片在下,叠好后夹于食指和中指之间,右手腕轻轻往左转动,左手再合上粽叶,转眼间,便成了一个中空的锥形。 奶奶往里先填一层糯米,再填一层枣或香肠,这样间隔着填了两三层,然后用粽叶封口,最后用绳子系紧,便成了一个坚实、饱满的小脚粽子。动作之娴熟,仿佛早已演练过千万次,其精确程度,也好像被超级计算机计算过。奶奶这双有些老干虬枝的手发挥出了令人惊讶的灵巧,就连那些心灵手巧的少妇,看见我奶奶包粽子都会敬佩得五体投地吧。

“哗啦哗啦”,粽子叶出水的声音连续不断,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粽子早已摆满了几筛子,可奶奶还一刻不停地劳作着。她的脸倒映在盛粽叶的水中,显得有些瘦削,脸上爬满汗珠,鱼尾纹也因过度劳累似乎变得更加深了,可两只手还在不停地摆弄着。看得出,奶奶很累。很奇怪的是,她嘴角的笑意始终都在,眼里也透着兴奋喜悦的光芒,仿佛不曾感受到劳累。

我不禁有些心疼:“奶奶,休息会儿吧,待会再包。”

奶奶却笑着说:“不用,我不累,闻着这粽香,我舒坦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累?待会还要煮粽子,一休息就来不及。”

等包完最后一个粽子,已经下午六七点。本就有腰椎病的奶奶,现在更难受了,几乎都站不起来了,可是却没有丝毫怨言,始终都笑盈盈的。

很久之后,粽子熟了,一股清香弥漫在家中。嗯,是那种肉香与粽叶香结合在一起的香,相得益彰,弥补了对方的不足,变得完美。仿佛在跳一支圆舞曲,旋转在人脑海中,挥之不去。剥开一尝,糯米都连在了一起,泛出了微黄的油光,轻轻咬下去,连而不断,一股香味儿绽放在味蕾上,有炷香和粽叶的清香,奶奶的粽子真是一件既实在又不寻常的艺术品。

这就是我的粽子高手奶奶,她包的粽子不仅美味还满溢着亲情,寄托着对一家人的祝福,她永远使家中弥漫着一股亲情的粽香。

我的老师(章馨匀)

佛说,前世的500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而我,又得做多少努力,才能成为她的学生?

我的陈老师今年40岁左右,她懂得很多,也爱讲给我们听,课堂每天都很有意思,还能学到很多新东西。听着别的学校的朋友抱怨:“语文课累死了!”我的心中不禁起了几分得意,幸好我的老师是陈老师。

我们步入了青春期,个个长得高高的,可陈老师似乎变矮了。青春期的我们好像光长个儿,尽惹麻烦。女生管不住嘴巴,总跟男生卖弄嘴皮子,常引起他们的不满。男生忍不住动手动脚,搞出了弹弓事件。

也不知他们怎的就想出的怪念头——用废弃口罩的带子制作弹弓。同学们大都在音乐课上玩,玩得不亦乐乎,陈老师并不知道。

早上她照样看作业,拿着红笔的手灵活地下拉一提,一个完美的勾就打在了本子上了,蓝黑的字与红色的勾相交,愈发显出红勾的亮丽、有劲。她一排又一排地看过去,直至上课。一整节课,大家都是认真听的,一下课,就是玩弹弓的人的天堂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陈老师终于还是知道了,她看着课桌下的碎纸球,脸色阴沉,却没有大发雷霆。空气凝固了,时间静止了,整个教室连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并没有玩,可我也很害怕,我们班的同学做错了,我却没有制止,也没有告诉老师,全班人都不敢直视陈老师的眼睛。

陈老师说,真正的读书人应该有浩然之气,遇见不正确的事情,敢于站出来、说出来。我们沉思着,弹弓事件,我们是沉默的旁观者。

看着陈老师的脸,一种正义之气在她薄薄的嘴唇边荡漾。腹有诗书气自华,老师的身上总有一种香气,是诗书的芳香,知识的芳香。

我在陈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我的字从一年级的歪歪扭扭到现在的端正笔直,写作从单一的写话到丰富多彩的作文。是陈老师让我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然而我们的陈老师并不仅仅书教得好,她还是一位懂得生活的老师。

我们班的种植园地“半亩芳田”,就是陈老师帮我们向学校争取的,繁忙的学习之余,我们在半亩芳田里播洒着青春的希望与色彩。她让我们明白,童年,不仅仅是坐在书桌前好好读书,也应该伴着无尽的欢乐。

陈老师与我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跟我们亲密交谈,无微不至,用她的智慧化解同学之间的矛盾。

小学六年的时光,我庆幸遇到了陈老师,她领我走着一条通往知识海洋的欢乐之路。

买菜的老奶奶(周锐熙)

天还没完全亮透,路上行人也还不是很多,清晨的阳光将一个影子落在路口,跟随这个影子来的是一个奶奶。她在路口略略站了站,环顾着周围,然后熟悉地穿过大街小巷向前走去。

她穿着暗红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布鞋,挎着一个竹篮子。她驼着背,身体微微向前倾,肤色黑且脸还皱巴巴的。她眯着眼睛,皱纹堆在她的脸上,能看见肉在抖动着。

老奶奶顺人行道往前走,微弱的阳光从层层树叶的缝隙里透过,一点一点在脸上跳跃着,又晃荡到白中带着丝丝黑色的头发上,看得人刺眼,她却显得很安详。偶然有人从她身边走过,骑车的,步行的,领着孩子的,拎着早点的。人们仿佛都熟悉了似的,看见她都会打声招呼,她“哎”地回一声,就继续赶她的路。

她往菜市场走去,她去的时候,菜市场里卖菜的人还在一张椅子上睡得正熟,她挑了几斤菜,把钱一分不少放在人家桌上。她可以不给钱放心大胆走。卖菜的人无动于衷,因为他已经完全信任老奶奶了。

挑好菜她回去,街上的人已经比较多了,但他们看见这一抹暗红的身影时总是会微笑一下,在他们的目光里,她驼着背倾着身子,从容不迫地向前走,衣服皱巴巴的,并不引人注目,与这阳光明媚的早晨融为一体。她迎着阳光,一步一步像一幅温暖的画像,充满阳光,那希望那阳光一直漾到人们心底。

路人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奶奶已经像清晨的一抹阳光一样,所有人都熟悉了她的存在,她引领着早上所有的阳光散步,一片柔和的阳光摸起来软绵绵的,每天早晨的这个背影和大自然一样,自然而然的成为他们心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成了早上的风景和暖色调的油画,路人看着她走远,直到她转了个弯,消失不见。

像她这样的老人家们,是这个世界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曾经喝过最烈的酒,见过最美的云。他们因为活得久而见识多,也因为老而显得渺小,让人渐渐忽视他们,可他们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才构成这世上最美的一幅画!

卖猪肉的女人(周钰彤)

在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人,我总是看了又忘了,可是她的身影,却似乎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不愿离去。

在气味难闻又浓烈的菜市场里,她的剁肉声,久久在空中回荡。她50多岁了吧,见了人总是开心地笑,眼角的皱纹毫不留情显出来,那轮廓却是快乐的,仿佛变成了20岁。眼睛笑得眯缝着,不让人看得出她有多大似的,很亮,忽闪忽闪,在昏暗的菜市场里,是最好的照明灯。她的头发,黑色中泛着金黄,在灯光下,有着透明的效果,衬出她的脸的可爱。

她总会说些讨人喜欢的话,“瘦啦!”“这几天又变好看啦!”“孩子都这么高啦”……当她看到别人被她逗笑,似乎也开心极了,哈哈笑着,多么活泼的人!当她与人交谈时,那声音多么爽朗,好像只有30出头的阿姨,令人心情舒畅。

“你要买块排骨呀,我家的排骨,又香又好吃!”说完拎起一块排骨。顺手放在秤上,又把插在切板中的刀拿出来,顺口说:“我给你再添一块。”说着,便切了一条肉丝放在秤上,她把排骨扔到切板上,手上的刀高高举起,那时候,买肉的人才注意到她的样子。

她的眼睛清澈,似乎她的猪肉油都倒进了里面,闪闪发光,皮肤白嫩,只是眼角有些皱纹,胖胖的,似乎她是卖猪肉的,猪肉都趴在她的身上。扬起的手也是胖胖的,但却给人一种很有力的感觉,想去握一握那双手,手上沾了一层猪油,连指甲缝里都有,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格外晃眼。

她的刀使劲往下一砸,一声巨响,似乎要把人的耳膜震破似的,一块排骨就切好了。接着,她凝神,吸一口气,挺起胸膛,又举起刀,接着,呼气,刀也跟着落下去,又一块排骨切好了。她就这样吸气,呼气,买肉的人眼睛跟着上下飞舞。嘿!真是个卖肉的“好汉”!

她切猪肉,也是一把好手,把肉扔到菜板上,从墙角的刀架上拔起两把刀,在磨刀棒子上略微抹一抹,便又把菜刀高高举起,挺起胸脯,两把刀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如同她的眼睛一样晶亮。刀落下,她便很快地摆动双臂,略微俯下腰,刀也上下翻飞,还没看清这一刀是怎么下去的,那边又乒乒乓乓响起来了,似乎一场追逐赛,永远没有尽头。她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金色的光,令人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精彩的表演结束了,她放下菜刀,从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袋子把它放在案边,又俯下身拿起菜刀,将肉推进袋子,肉便很自然地落入袋中。

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蜻蜓点水般无影无痕,这胖嘟嘟的卖猪肉的女人却总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哪舍得挥呀!就让她在我的生活里,永不老去吧!

在美国的中国人(于亚琳)

她是个中国人,却远嫁到了美国。 她常常拍摄小视频,用幽默的语言来给别人讲解在美国遇到种种日常小问题怎么办,邻居们也都很喜欢她。她就是许美达。

有人问她:“土豆炖肉怎么烧才好 吃?我按网上的做,都炖废了,想想只有问你。”许美达就用了两个很长的视频来讲解。

视频里的她从不开美颜,胖胖的让人一看就很亲切。她把盐要加多少都讲得很清楚:“记住啊,仔细看,要瞄好啊,这么大的勺子,两勺啊,两勺,只有两勺。”拿着勺子,嘴角满是笑意地“瞪”着镜头,小心地示范,眼神很温柔,“不是我有强迫症啊,我是怕你们放多了对身体不好,放少了太淡,再来找我。”又是一阵笑,眼睛都看不见了。

评论区里的人逗她,她也会乐呵呵地回答,一直都很乐观。比如什么“美国这事儿反正我死不了。”“没事,我躲家里,肉多,脂肪多,学习骆驼,饿不死!正好减肥!”看着这些文字,隔着万水千山都能感觉到她的开朗乐观。

随着美国疫情的严重,视频里的她渐渐有些变化。大家问她的问题,她仍会回答,只是不再像原来那样整日乐呵呵。她有了挺重的黑眼圈,眼神闪烁,像夜色黯淡的天空。眼球发红,眼皮有些肿,应该是时刻为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担心吧?

后来,她的视频有了明显剪过的痕迹,不像从前那样随意家常,我猜也许她的言论受到了限制。她的眼神呆滞,眼眶里满满都是愤怒与无奈的结晶——泪滴。胖胖的脸颊也不再红润, 时不时地把眼镜推起,用颤抖的手把泪擦去,泪都抖到红通通的鼻尖上去了,让人可怜。但她说话仍是有理有据,像一个发表议论的“哲学家”。

视频中,她来到了阳台从上往下观望,地面一片狼藉,不时听到有人大叫的声音和子弹划过天空刺耳的怒吼声。往日的繁荣已不再有,换来的是血腥。她说:“每次闻到这些黑烟和鲜血的味道,就想吐。”

自从美国首都被封,她就一步步陷入崩溃。视频里的她看上去神智不清,手在不停地颤抖,她想努力控制将自己的情绪,述说自己的无奈,不停说着“这个总统!这个总统!”为了发泄恐惧和愤怒,只能拿起一张发票,疯狂地用手和嘴撕咬成碎片,仿佛那是特朗普。她强行平静了下来,无奈地硬咽着、述说着。因为粮食有限,她瘦了,看着有些可怜。

许美达不再笑了。

真希望特朗普不要再无理取闹, 快点平息了这些乱象,让许美达可以重新笑起来,她的脸仍然恢复从前那胖嘟嘟的样子,亲切的笑容重回她的脸庞。

平静的学习生活中,我经常想起许美达,这个在异国的中国人,想起我们身边总有一些人,常常挑剔嫌弃祖国,那是你没有见识到其它国家真正的面貌。在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看看我们背后这个强大的祖国为老百姓作作出的努力,再看看你所向往的所谓”Western countries”,就会为祖国而自豪,并万分珍惜现在平常而温馨的生活。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570.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