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我亲眼目睹,老公被妖精迷住

嗨~我是颖儿,这是我的新文,第30集。

向上滑动阅览

1.为她跳楼的男人

2.前任过的不好,真好

3.找有钱人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4.庄生晓梦|结婚4年了,还住出租屋

5.庄生晓梦|老实男人坏起来,这么可怕?

6.他主动起来,要命

7.厨房里,她让他差点失控

8当着新欢的面,他跟旧爱搞暧昧

9.男人出 轨,都是小三的错

10.一个名牌手机,他就俘惑了她

11.前男友:跟你好,我损失一个亿

12.“我爱你,前任的情话要不要听?”

13.“我没住过别墅,想嫁给富二代。”

14.“我,有钱又帅,凭什么被穷女人甩?”

15.与丈夫司机偷到一起的阔太

16.浪一圈回来的老公,她也稀罕

17.结婚30年,开始算计老公了

18.“我,中年男人,找了小姑娘,烦了”

19.”老公,有时间来离个婚吧!“

20.“她不如我老婆,可我就是没忍住。”

21.这个有故事的女同学,不简单啊

22.因为她对自己狠,离婚后,赚了一套别墅

23.有男友,比较穷,怎么瞒着他跟别人交往?

24.千万不要惹原配

25.被背叛过的女人的通病

26。失踪的老公

27.夫妻一场,不就是为了捅最狠的刀子么?

28.年轻男人的好处

29.他挡不住的欲念

1“石东!石东!石东——”一连串喊声传来,因为太过用力,嗓音撕裂,经过呜咽的风声,更是变了样。石东靠在座位上,摘下闷了一路的口罩,疲惫地闭上眼睛。他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身体困乏到极致,但大脑却一直不停地转,不停地转。他曾经给儿子讲过一个绘本故事,说有一只没有脚的鸟,只能不停的飞,永远停不下来。从此以后,他也将成为这种鸟,隐姓埋名地逃亡一辈子。一个年轻小混混跳上车,手里拿着几十个身份证,分发给每一个人。石东看着新身份证上,自己的名字叫“黄建新”,年龄、籍贯都变了。从这一刻起,他就不再是石东了。但闭目养神的他却出现了幻听,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个女人的声音,又熟悉又陌生。他睁开眼睛,扭过头看向窗外。偌大的停车场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典典在几排车外徘徊,头像个摆钟,一秒不停的摆动,生怕看了左边,就会错过右边,嘴巴大张的,看口型正是他的名字。他立刻仓皇地半站起来,又失魂落魄地坐下来。典典怎么会跟过来?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2小城家园的房子,石东租了八年。他跟房东的关系一直不错,就在小城家园要拆迁时,房东过来找他,说有一个赚钱的门路问他做不做。石东缺钱。他吸毒,被典典发现后,说是毒瘾不重,很快就能戒掉,其实他根本没有戒下来。他又想攒钱买个房子,因为典典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能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他做了太多错事,他想弥补她。房东说开发商给的拆迁补偿方案太过分了,他们业主是坚决不同意就这样搬走的。所以让他配合着演一出戏,吓唬吓唬那帮开发商和上头的部门,等他们一同过来时,石东就开大货车撞过去,阵仗越大越好,就是让那些人害怕,让他们看到业主的决心,当然要及时踩刹车。到时候石东再趁乱逃了就好,那里又没有摄像头,大家惊魂甫定的,谁会去注意到他?他只要开200米的车,就给他15万。谁会想到刹车会失灵,会撞死撞伤人?他竟然成了杀人犯。这个赚钱计划,他只告诉过夏荷。那是俩人刚注射过,飘飘欲仙,躺在杂乱无章的床上也如在天堂,夏荷仅穿一条内裤,白皙的肌肤像牛奶一样白,头发披散在脸上、他的胸膛上,脸贴在他的怀里。他闭着眼睛摊开双手,静静地享受这一刻,过了这美妙的一刻,他就会陷入绝望又无力的空虚之中。而那种空虚,每天都在不断的放大,特别是他一回到家,看到典典故作随意,实则满是探究和不确定的眼神时,负疚感便会爬出来,拼命得啃食着他的心。他想逃脱这样的日子,所以他对夏荷说:“最近我能赚一大笔钱,到时候我会分你些,我也不会再来你这儿了,我俩把毒品给戒了,都好好过日子吧。““嗯。”夏荷发出一声低喃,她深深抽了一口烟,半迷醉半清醒地问:“你要赚什么钱?”石东将房东的话告诉了夏荷,夏荷捏着烟的手怔了怔,轻哼一声,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人也翻身骑在他身上,素颜的一张脸上,黑眼圈明显,嘴唇失色,和带妆时的她截然不同,似不是一个人。她将头埋进他的怀里,一路往下,一直往下,握住了他,眼睛妩媚地看着他起了反应,笑:“石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这种事都敢做?”“是不是”,她低下头,咬住,含糊地说:“是不是我把你带坏了?”当初他救了她的命,她和他第一次做,他紧张的手都是抖的,一直说:“我有老婆的,我有老婆的——”好像是她强迫了他。石东不再言语。夏荷也以为他只是说说,她不信他会真听信房东的话。她错估了他的压力,他真得,缺钱。真的,想给典典一个家。石东是真的想重新开始,想过回正常人的生活,只是他没想到会因此走向了不归路。从大货车上跳下来,他沿着逼仄的街道一直跑,跑到人群中,马路上,不敢打车,一路躲躲藏藏地跑到夏荷的住处。也是夏荷帮他联系了偷渡的蛇头,他交了3万块钱,将要和大巴上的其他人昼夜不息地赶往越南。3典典的声音隔了很远,穿过玻璃,还很清晰地传到他的耳中,她脸上的焦急炙烤着石东的心。他有一股一股的冲动想要下车,心跳如雷鼓,浑身是挣扎的汗水,可人却一动不动地坐着。他不能动,他不能下去。外面的声音渐小,他剧烈喘着粗气,看着典典走到别处,渐行渐远,然后他才看到,在典典身后,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抱着石头。儿子虎实的脸上,是不知所谓的表情,他手里拿着一辆汽车玩具,眼睛茫然地看着妈妈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拼命喊着爸爸的名字……石东弯下腰,双肘撑着膝盖,两只手捂住脸,眼泪不住地往下流。这时,警笛声忽然大作,车上的人乱作一团,石东也从悲痛中惊醒,警惕地望向车窗外。四五辆警车涌进了停车场,一停车就下来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察,大门口也被戒严了,谁也别想逃出去。车上的小混混开始控场,大喊:“都特么给我坐稳了,拿好自己的新身份证,等警察来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们都清楚吧?”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小混混又点了包括石东在内的几个人,这些人都是犯了事儿被通缉的人,目标太明显。驾驶位后面有一个隔层板,石东几个人以难以忍受的姿势硬挤了进去。不知过了多久,隔板被打开,石东还以为躲过了一劫,刚从封闭的隔层里钻出来,就看到了警察的制服,他还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人就迅捷地冲下了车。身后是威吓声:“站住!”但他跑得更快了,他不能被抓住,绝对不能!闻讯而来的警察纷纷追过来,典典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一眼就看到奔命中的石东,这是自从他闯下祸后,她一次见到他。她也追过来,在此起彼伏的“站住”声中,是她唤他名字的声音。他冲出停车场,又灵活地翻越了护栏,不远处就是黄河滩,远远看去水面无波如镜,走近些才看清中间的暗潮汹涌。他在犹豫。身后的人追了上来,典典也越来越近,石东胸口起伏不定,脸上潮红未褪,人做势开始往水里跳,忽又想到了什么,他伸手掏向口袋,想要拿什么东西出来,手还没掏出来,枪响了。4从他的眉心处喷出一大股红色液体,急雨一般迅速落在地上,他的身体趔趄着,用力站稳后又趔趄着,脚下踩着的沙滩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深坑,终于失去了力量和支撑,人划水般朝下倒去。他的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带出了一个浅棕色的物品,也随着他摔了下来。从典典口中发出风箱般的呼吸声,她停下脚步,嘴微张着,看着一地盛开的红花,看着姿势狼狈倒下的石东。她的老公,她爱的人,被以这种残忍的方式留下。她似乎没搞清楚局面,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枪响得那一刻,也追在后面的王梦佳被刺耳的声响吓了一跳,她的眼睛随即被人捂了起来,温热的、宽厚的手掌遮住了一切,她并没有看到血喷溅出时的场面。一声撕心裂肺的喊:“石东——”唤醒了她。王梦佳扒开那双手,看到典典奔到石东面前,跪在地上,搂着石东的身子,轻声念着石东的名字。“别过去。”王梦佳要过去,被人拉住手腕。她不知何时也一脸的泪,视线地模糊地看了看身旁的人,辛梓朔穿着便服,头上还缠着纱布,脸已经消肿,目光沉稳冷静,又有一缕一缕无声的抚慰,深潭般的眼眸炯炯地凝视着她,沉声说:“现在不要过去。相信我。”飘在半空中的王梦佳有踏上地面上的感觉,她点点头,轻轻挣开手,走到唐星旁边,从他怀里抱过石头,远远走到人群外。警察围了过去,唐星刚拉起典典,典典又扑到石东的尸体上,唐星只好从她背后拦腰抱着她,俩人身上沾满了血,看起来甚是可怖。“典典,别过去了,他已经死了!”唐星双臂禁锢着她,她并不是王梦佳那样的柔弱身材,很是难搞定,他用了力气才让她偃旗息鼓。典典终于不再挣扎,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石东死了,石东死了,但马上被她否定,再否定。她从地上捡上那个浅棕色的皮夹,里边夹着一家三口的照片,他会游泳,他打算从最浅处游到对面去的,却想起来会弄湿皮夹里的照片,所以他要掏出来,却被警察误解是凶器,被当场击毙。石东死了。5典典一下子沉默下来,一个月瘦下来,判若两人。王梦佳一有时间就去她家,找工作的事也因为石东耽搁了下来。好在帮唐星写过一个广告后,唐星又给了她两个活儿,所以一个月算下来,报酬倒也不低,她也就不急着找工作,闲暇之余就来帮忙照顾石头。这天,典典临时周末加班,打电话过来让她带一天石头,而王梦佳已经约了唐星,讨论一个文案稿,所以唐星也一起来了典典家。典典去上班后,石头吵着要出去玩,两人带小家伙下楼,一开始石头只拉着王梦佳的手,后来又拉住了唐星的手,三个人说说笑笑走着,谁也没留意一辆车疾驶而过,却倏然停下。辛梓朔戴着一顶咖啡色的CUCCI男士礼帽,白色棉麻衫,黑色长裤,手撑在窗户边,朝后面望了望,对司机连声说:“停下,停下。”司机不明所以,忙踩刹车,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原来还是王梦佳。看她身旁站着的年轻男人,长相俊朗高大,俩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中间还有个孩子,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司机深吸一口气,收回视线,尽量减少存在,不动。这一个月,因为石东死了,王梦佳帮忙处理后事,安慰好友,几乎没有抽时间再去医院看老板,老板出院后她也只是打了个电话慰问,便没了音信。幸好辛梓朔出院后,一大堆的事等着他,他也忙得不行,好不容易闲下来,又想着好久没去老家,就临时决定过去一趟,没想到快出市区时,会遇到王梦佳。辛梓朔将帽檐压了压说:“走吧!”车子轻轻开出去,将要加速汇入主干道时,辛老板又喊停了。这次,他开始打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接通后嗓音沉闷地说:“我有急事找你,你在哪儿?”王梦佳从包里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接电话,对方所处的环境很安静,安静到能听到他的呼吸音。她一怔,看了看石头和唐星,低声说:“我在典典家呢,石头没人带了。““你往前走,一直走到牙科诊所前面,一辆白色路虎,我在车里等你。“虽然是不容质疑的语气,却说得理直气壮,仿佛他真有什么要紧事。王梦佳簇眉挂断电话,思考了一会儿,对唐星说了些什么后,独自一人走下台阶。沿着路边往前走,一辆洒水车迎面开来,目测很快就到,她正打算绕道躲一躲,辛梓朔的车已经抢先开了过来,车门从里边打开。“上车!”辛梓朔低声说。“你叫我来做什么?”王梦佳不打算上,但洒水车来了,她只好进去避一避。辛梓朔一见她坐进来,对司机吩咐:“继续走吧。”司机有些犹豫,但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老板面无表情的脸,只好默默地开车。王梦佳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转过身问辛梓朔:“你找我什么事儿啊?我还得回去看孩子呢,快停车,我要下车。”“不是有人带着么?又不是你的孩子,你怎么那么紧张呢?我当然有事才找你,急什么,到了你就知道了。”(未完待续)嗨~宝宝们,例行求一波在看或留言哦~谢谢你们~爱你们~今天发文晚,是因为看了一中午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真的是一个现实社会的缩影啊,人缘啊,势力啊,火不火啊,情商啊,气质啊~弱势群体不好混啊~最近有些堕落啊,记得刚做号时,打鸡血一样,哎~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771.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