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因作文跳楼的小女孩,她遇到了个白骨精装扮的老师……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最近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坠楼身亡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尽管当地官方6月12日通报称,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情况,“排除他杀”,但家属发文质疑称,可能缪可馨作文不合老师观点而被批评。

大家都非常奇怪,一个原本活泼快乐的小孩,怎么就因为老师批评了几句“没有正能量”云云、作业本上给打了个红叉子,就跳楼了呢?

甚至有舆论说“在孩子的世界里,老师的一句评语或许就是一座山。一个通红的叉叉,不啻为一阵狂风骤雨。”欧买噶,我的妈呀!太也可怕了吧?这以后老师也别批改作业和试卷了,学生写错了也不能打叉子,不然就成了挫伤孩子自尊心的“狂风骤雨”了,万一孩子自杀了可就麻烦大了呀!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太多了。首先是“X楼”这个动作。官方通报中用了“坠楼”这个词而不是“跳楼”。但是有些媒体或自媒体却直接用了“冲出教室”、“爬上栏杆”、“纵身一跳”这样的细节描写。另有一部分媒体或自媒体却说家长在校方的监控看到了视频是这样的:“她并没有直接跳下去,而是在栏杆外面站了一段时间,显得有些犹豫。事实上,缪可馨站在栏杆外面的时候,已经不准备跳了,最后一瞬间想回来。但是她的力气不足,已经抓不住栏杆,结果掉下去了。”大概,这就是官方通报用了“坠楼”而不是“跳楼”的原因。

第二,关于“袁老师”。有消息说因为缪可馨没有报袁老师的补习班,所以被袁老师给小鞋穿,挤兑她,所以孩子想不开自杀了。应该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虽然在职的教师自己开补习班赚钱是被明令禁止,但是拦不住有人把禁令当做废纸,也拦不住有人是周瑜打黄盖,有了需求就有了市场。那么这个袁老师如果在师德方面有欠缺的话,挤兑一下没报自己补习班的孩子也是有可能的,就算没有明显的打骂——这个学校既然有好多监控,老师应该也不敢——但是故意给穿小鞋还是有可能的。然而蹊跷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听到的都是一边倒的描述,这个貌似是始作俑者的袁老师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样?学校方面也只是一些官方回应而已。反正根据以往的经验来说,这种情况过后的后续可能要不然就是袁老师有大问题,要么就是惊天大逆转。就跟上次那个所谓的体罚学生跑步的新闻似的。

第三,还是关于“袁老师”以及其他家长。家长们为什么要在微信群里排队给这个袁老师点赞?他们是真心拥护这个老师,还是受到了什么胁迫?这个袁老师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或者是背景?难道也有个区长爸爸?

第四,关于调查。这个调查结果无疑是不能令网友们满足的。一句“排除他杀”,跟没说一样:监控都拍到了,没人推孩子下楼。但是那些蹊跷之处,依然没有人给予一个清晰透彻的调查结果。结果就是搞得网友都快成柯南了,紧着帮人破案,话说,北京农贸市场的三文鱼背着的锅是不是没人搭理了?谁能给我说说:鱼身上到底有病毒没有啊?还是说感染了病毒的人不小心冲着案板打了个喷嚏、冲着地漏吐了口痰?所以这个事儿必须都得闹明白了,袁老师和三文鱼,如果有问题必须严查严办,如果没问题就还人家一个清白,让袁老师好好教书,让我们好好吃鱼。

最后小编要吐槽一下课外读物,港真,不是什么艺术作品都随随便便适合做儿童读物的,比如《西游记》这种蕴藏着不少暗黑料理的作品。不然你们看为啥美国电影的分级制度写得那么详细,几岁到几岁,需要家长陪同观看、指导什么的。

另外还有一些号称是儿童或青少年读物的,竟然还出现“跳楼”、“自杀”之类的情节。这特么是读物吗?简直就是“毒物”!

列位看官,您怎么看?看谁更不正经

@胡扯夫斯基:

现在的正能量就像是日军发给百姓的“良民证”,有了这张证,你才算一个好人,才能正常地去生活。如果一个路人对你指手画脚,说你应该传递正能量,你会直接告诉他“你是个傻逼”这一客观事实;但是一个在学校的学生,教师就相当于给你定性的高级权威,如果她用她的井蛙思想及权力压迫来绑架你,并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你两耳刮子,一般的小女孩儿又不太敢说出“你是个傻逼”这种至理名言,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吧。

《死亡诗社》里的基汀老师给学生上的第一节课就是撕掉书里评判诗句的公式化前言,而与之对立的传统家庭再操蛋,也是因为刻板和传统;《飞越疯人院》里的护士长再蛮横,也是因为她过度追求纪律性,最后被掐到脸红翻白眼观众才大呼过瘾。美国的编剧想象力再丰富,也编不出发良民证爱扇嘴巴子的教师和被奴化爱点赞的学生家长。

希望这些学生家长看到这篇文章后联系我,我特爱抽被奴化的良民,且收费亲民,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可预约上门一对一抽,可组织团体联合互抽,抽完再给你发个“正能量传播小天使”的证书留念,为你的人生增光添彩

@一号评论员:

这样操蛋的人和事,在我自己的身上,其实一直在经历着,从自身到如今孩子的遭遇,而缪可馨的惨剧,只不过是提醒着我,如此风霜如此路,几十年过去了,学校,尤其是很多小学的教育,依然还是那么可怕。

小学四年级时,我期末考试的作文被老师直接打了不及格,因为写的是班上自习课时有多么混乱、同学们怎么说笑打闹的,老师鼻子都给气歪了——也就是那时还没有“正能量”这三个字——专门在班上念这篇作文批斗我,全班哄堂大笑。六年级时,我在自己私密的日记本上骂老师,结果这位老师居然趁中午大家回家吃饭时挨个翻学生书包翻到了我这本日记,偷偷把这页撕走然后请家长——还不敢光明正大的请——告状让我挨了好一顿打。

可是,我可以挺着腰板说,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人生的几十年里,从没有过哪怕一分、一秒认为上述两件事是我做错了的。四年级的那篇作文,在当时觉得是自己的得意之作,放到现在我依然觉得生动有趣行云流水,而且关键是真实;在私人的日记上写什么那完全是我的自由,反倒是那位老师的卑鄙行为,就算是拿最宽泛的标准来看也是实实在在的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

家长?那时的家长,怂包居多,遇到这样的事只会给真正错误的一方低声下气赔不是,然后转过脸来惩罚孩子。但即使是面对老师和家长的双重压力,我就从没在这些事上低过头,没办法,哥们儿天生反骨!

到现在自己的孩子上学,时不时的,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作文写的别出心裁但因为没有按老师要求的堆砌辞藻而被批评,又或是数学题明明老师对题的理解有误却非要强逼着孩子按错误的套路来……每当遇上这些,我都会毫不客气地告诉孩子,这个问题上你老师说的是错的、是不好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是对的、是好的,那么就一定要相信自己、坚持自己,世界上的真理,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糊涂狭隘就变了调。

可怜可惜缪可馨,从这篇作文上看,那么灵动、细腻、快乐而又对人性与生活有着超乎年龄的深刻洞悉的小女孩,就因为这么一位庸师——从批改就能看得出这个袁老师真特么是全中国语文老师的耻辱,如果网传其对包括缪可馨在内的学生的摧残为真那更是衣冠禽兽——的折磨而轻生,我多么希望能把我身上的反骨给她些,让她在面对这样荒唐的所谓教育时也能够挺直腰板说:我的作文写得很好,觉得不好是老师你自己太傻逼!

孩子,孩子们!你们要记住:这世界上是有真理的,笑到最后的,一定不是那些毁人的庸师和那些昧着良心点赞的家长社畜们。

@大国boy:

让我说?说什么?我脑子里接下来的1500字都是敏感词啊!……在这片思想的戈壁滩上,从南到北我就没看到一点点教育。有的只是分数、量化和无止境的压力。老师如此、学生如此、家长也如此。别忘了钟美美录的小视频,前几天相关教育局负责人还在推崇“正能量”呢。充满正能量也是戈壁!正能量戈壁!

@天地大德:

看到孩子跳楼的新闻,我无法呼吸,老师语言暴力凌辱,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她遇到了一个白骨精装扮的老师,嘴里嚷着正能量,却吃人!

当我看到其他孩子家长纷纷点赞老师,认为老师没错!我更是无法呼吸,他们点赞的动机就是,让孩子免受老师的魔爪,或者是期待自己的孩子是最后一个受迫害!没有一个家长站出来指着老师的鼻子说,滚,你不配当老师!

我的心底是无尽的悲凉!

@迷妹:

把505群直接404了吧

小编:

@曾经的胖子:

我小时候也偶尔听说有跳楼的孩子,但数量比今天少很多,即使是有,也是那些品学兼优的孩子没考好,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如今此类事件为什么这么频繁,不仅仅是信息技术的发展,更重要的是逆商的缺失。我们已经把挫折教育转变成了了鼓励教育,孩子天性释放的同时,却少了对于挫折的坚韧,所以一事不顺就有了一死了事的想法。鼓励归鼓励,多一些挫折教育吧,毕竟人生道路上没有一帆风顺的。

@狮子座Aiolia:

为人父母,遇上这事儿,没法冷静,三观原地崩塌!

如果一年有四季,冬去总会春来,可馨粑粑麻麻的春不再来。

如果一天有黑夜白昼,可馨一家的白天没有太阳,黑夜夜没有星光。

如果人生总有一死,可馨你着什么急,怎么看,袁和那些点赞也应该死在你前面。

“悲夫可馨,呜呼我爱,哎呀呀,疼煞你的粑粑麻麻……”

“去你大爷的正能量!”

“去你大爷的点赞!”

“袁,你赔我女儿……”

@天要下雨:

孩子,因为这个而死,不值得啊!

特别赞同这句话“支持缪可馨爸妈的声张,孩子不可能回来了,但是,公道要回来。”

缪可馨和妈妈一起跳舞,爸爸在旁边录视频

缪可馨为中国加油

缪可馨的奖状

@列巴:

学校和班级里家长的态度决定了现在整个社会的一种生存状态。我们的社会不倡导正义,倡导的是权利,谁的权利大谁就是正确的,而且是绝对正确!现今社会正义是可怕的,如果正义形成势力会颠覆掌权者建立的权利宝塔,因此必须让被统治者从小就丧失正义感,丧失判断正确价值观的能力!都知道团结力量大,所以必须让人与人背靠背,只有你们互捅互殴互相践踏制衡者才是最安全的!疯狂外星人“地球是你们的,随便吧,累了,赶紧的,毁灭吧!”

@东坡肘子:

袁老师和三文鱼,到底谁更冤枉?

@我是希瑞:

在我孩子上学之前,我会给他看戈兰马克维奇的喜剧电影《铁托和我》。马克维奇在电影中展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贝尔格莱德男孩佐兰的一次奇异旅程。佐兰因为自己一篇诗歌莫名其妙在歌颂铁托的比赛获奖而得到前往铁托家乡参观的待遇。对这名十岁的男孩来说,这次旅程并不愉快,因为随行的辅导员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引导孩子们靠近领袖崇拜的“正能量”,甚至要记录孩子们的梦话以便白天批判他们的不端思想。辅导员歧视笨拙的小胖子佐兰,他饭量大就是辅导员眼中的道德败坏好吃懒做。辅导员将路途上的一切不如意都发泄到了佐兰身上。佐兰并不懂政治,他原本只是傻傻滴崇拜报纸和杂志上赞美的红发大叔铁托。经过这次饱尝屈辱的旅行,他内心满是愤怒。忿忿不平的小胖子竟然在铁托生日宴会上说,他爱父母胜于爱铁托。小胖子佐兰的这句负能量大实话让辅导员上吊自杀了。佐兰还是傻傻滴旁观着成人的正能量,他的负能量仿佛螳臂挡车。

《铁托和我》拍摄于1992年,也就是南斯拉夫解体的那一年。所以我们不必追问佐兰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每个人都知道答案。给孩子们看看这部电影吧!如果网上搜不到该片,出门去问问摆摊儿的人。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不正经思考是对生活的一种感悟

正经生活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

更多精彩,一指禅 戳戳戳!

我们不可能做到平均尊重世界上的每一个歪瓜裂枣区长直播带货,老师逼着家长买,这不是拿孩子当人质么?收摊吧!后浪!钟美美要考电影学院?好吧,祝你好运……摆地摊是好事儿,但什么日入几千?不带这么忽悠人的小客车摇号新政就是个巨坑啊!家庭摇号尤其坑!离婚冷静期?不如设个淘宝付款前3小时冷静期……2019年的傻逼和坏逼都在这里了~……

欢迎转载

如转载,请在公众号留言区发消息,联系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结尾处放上十万个不正经二维码!

点亮在看,你最好看!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929.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