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包养

今天带师兄上网冲浪,看到了某企业P8级别的高管,公开招“私人助理”,想要以月薪一万多元来包养前来求职的女孩。我有些感慨,毕竟是私营企业,有时候员工做事没有“公家”的约束,即使有些私人问题也不会受到处罚,给曝光了也只是个人私生活不检点。借此机会,带师兄想谈谈包养的那些事。

(1)爱慕金钱的女性大概一个多月前,我看网上有哥们儿玩的更花,根据光明网的报道,广东中山有一位44岁的哥们儿,从2018年开始,不断通过社交软件随机发布“包养”信息,专门物色年轻漂亮的妹子,广撒网多捞鱼,骗财骗色。为什么单单提这哥们,因为他通过群发消息,成功钓到了爱慕金钱的无节操女子。受害女子小雯称,叶某当时承诺给她每月4万元零花钱,但见面后一觉醒来,却发现叶某把她手机钱包都盗走了,由于之前又被叶某套出了支付密码,她最终发现自己被叶某转走了4万余元。而与小雯报案内容如出一辙的盗窃案还有4起,均为叶某所为。当地警方遂于今年2月19日将叶某抓捕归案,并调查得知,叶某不但隐瞒其已婚的事实,还利用受害人不敢、不愿、不想报警的心理,专挑离异单身女性下手。金钱崇拜,必然会让自己迷失在欲望的丛林里,最后人财两失。虽说坏人可恶,但是如果自己没有卖身求荣的野心,那别人也没有可乘之机了。世界毕竟是复杂的,有些时候女人确实是为了钱财而愿意被包养,但是事情有时候会更加复杂一些。

(2)包养关系中的交易与尊严在广州,某些地方盛行的性别观念中,亲密关系中男性对女性的供养备受鼓励和推崇:男人供养女人不仅是自然的,甚至是合理的。受访女性身边的不少女性朋友、亲戚和熟人都是靠男人养活的,不一定作为二奶,而是正牌的妻子或女朋友。对于这些女性而言,被男人养着没有什么问题,差别只是在于是否(有可能)结婚,而能不能遇到理想的结婚对象很大程度上倚赖“命数”。比如阿雪的妹妹嫁了一个本地人,妹夫近年来生意越做越好,钱赚得越来越多;因而妹妹过上了闲适的生活,每天喝茶、逛街、打麻将。对比妹妹的“好命”,阿雪说:“我的命不好,我的第一个(男人)是嗨药(即吸毒)的。”然而,与受法律和社会习俗保护的婚姻关系不同,婚外包养关系对于男性的行为几乎没有社会约束,而女性需要运用各种策略如甜言蜜语、额外的“情感劳动”等实现自己的需求。在婚外包养关系中,被包养的女性一般来说都会从事大量的情感劳动,忍受情绪暴力、压抑负面情绪或迎合对方需求,以使男友在家中感到放松、受到遵从并获得良好的自我感觉。

(3)打工妹与无法改变的绝望人生在带师兄的印象里中,不少外地打工女性而被包养的,难以清晰地阐述这段关系对她们的意义。亲密关系为女人承载的浪漫如“爱情”的感受或现实如“赚钱”的逻辑都不能捕捉她们的体验。与通常对于“二奶”的想象不同,她们不爱那个男人,也不强调男人提供经济支持以作为爱的凭证;她们对时尚消费不感兴趣,也未能通过与已婚男人的关系实现向上流动。带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来到都市,但经历的是身心俱疲的劳作、伤心失望的恋爱,和措手不及的收容遣返;她希望通过打工改变命运,但似乎无力改变回到农村与不爱的人结婚生子的宿命。生活是一场充满苦难的旅程—从艰辛、心酸的打工妹生涯到无从期待的婚姻生活。那么,与“男友”之间安稳又不乏情谊的亲密关系是暗淡的人生轨迹中一次非预期性、暂时的、离经叛道式的叛逃离。她们所面临的困境广泛存在于被包养的外地打工妹中:她们走出农村,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但在城市经历了一系列的不幸、困苦和挣扎后,梦想变得遥不可及,而生活的苦楚变得清晰刺目。这是嵌入在血汗工厂的生产体制、城乡二元对立的户籍制度和父权制婚姻体系中的打工妹的人生轨迹。在这个意义上,与已婚男性的亲密关系反而成为她们失意人生中的中场休息,在“临时性”的家中,抵御着对她们而言残酷的世界,并在其中获得些许的温情和慰藉。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个温情的家也将她们与外部世界及可能存在的社会资源进一步隔离,使她们陷于越发边缘的处境。(4)小结女性主义学者指出,婚外性关系往往是男性性特权的一种表现,是男权制(抑或男性对女性的支配性统治)的一个组成部分。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寻求或经历婚外性关系,这与男性(尤其是精英男性)占有更多的经济社会资源、拥有更多的社会交往机会等密切关联。在以性别分工为基础的市场经济生产体系中,女性群体被结构性地剥夺了进入市场平等获取物质资源的权利,她们的生活并不完全取决于个人在劳动力市场的地位,而更大程度上在于她们选择的男性伴侣的市场位置。因此,对于在市场中处于劣势地位的女性而言,通过男性伴侣获得经济保障,甚至“退而求其次”,愿意接受已婚男性的包养,维系“体面”的消费生活。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1964.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