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Thumb-Up】用直播,开启律师圈的逆向收割

《管子》第84章之轻重戊

桓公说:“我想攻占鲁梁两国,怎样进行才好?”

管仲回答说:“鲁、梁两国的百姓,从来以织绨为业。您就带头穿绵绨的衣服,令左右近臣也穿,百姓也就会跟着穿。您还要下令齐国不准织绨,必须仰给于鲁、梁二国。这样,鲁梁二国就将放弃农业而去织绨了”。

桓公许可并在泰山之南做起绨服,十天做好就穿上了。

管仲对鲁、梁二国的商人说:“你们给我贩来绨一千正,我给你们三百斤金;贩来万正,给三千斤。”这样,鲁、梁二国即使不向百姓征税,财用也充足了。鲁、梁二国国君听到这个消息,就要求他们的百姓织绨。

十三个月以后,管仲派人到鲁、梁探听。两国城市人口之多使路上尘土飞扬,十步内都互相看不清楚,走路的足不举睡,坐车的车轮相碰,骑马的列队而行。

管仲说:“可以拿下鲁、梁二国了。”

桓公说:“该怎么办?”

管仲回答说:“您应当改穿帛料衣服。带领百姓不再穿绨。还要封闭关卡,与鲁、梁断绝经济往来”。

桓公许可。

十个月后,管仲又派人探听,看到鲁梁的百姓都在不断地陷于饥饿,连朝廷的正常赋税都交不起。两国国君命令百姓停止织绨而务农,但粮食却不能仅在三个月内就生产出来,鲁、梁的百姓买粮每石要花上千钱,齐国粮价才每石十钱。

两年后,鲁梁的百姓六成投奔齐国。

三年后,鲁梁归顺齐国。

据野史记载,当年的梁鲁国君曾抱团对管仲笨得织不出绨这件事进行过群嘲,以为齐国这窝韭菜可以割到天荒地老,岂料齐国猥琐发育后的反戈一击端了自己老巢。

像极了疫情过后疯了一般玩儿直播但终将被反噬的各位油腻大佬。

律师行业的直播之风源于直播带货、精于iCourt法秀,红于Covid-19疫情后,泛滥于自诩看得见未来的油腻大佬的微信朋友圈。

带货直播和十几年前的电视购物没有本质区别,微小差异于直播可以24小时、无频道成本进行互动。

带货直播属于渠道范畴,贩卖的是信任和审美而并非商品本身,依赖的是建立在主播颜值基础上的短暂弱亲密关系,这是直播经济的本质。

与直播带货不同,法律直播属于平台范畴,兜售的并非大众化的刚需产品而是个性化的专业定制物,直播无法给这样的专业定制物提供充分展示的场景。此外,客户对于此类产品的采购,都是基于强信任的专业渠道,比如论坛、讲座、招标、推荐等,绝不可能基于一场直播而确定案子的代理律师。

所以,从法律直播的数据上来看,观看人员大多都是同行捧场,偶尔遇到美女帅哥律师作主播的时候会额外吸引很多好色之徒。

终究是一场审美的游戏,围观群众关心的是五官组合是否合理,身材比例是否给力,谈专业的滚一边玩去。

这也是法律直播的签单转化率不高以后也不会高的核心原因。

严格意义上而言,直播并非销售新形态而仅仅只是具有实时互动效果的广告营销形态,不仅不能代表未来,还可能死得很快。

但油腻大佬们并不谙此理,坚信自己在互联网上起飞的跑道就是直播,一口大黄牙在镜头前咧嘴微笑却未曾听说过能洁牙的超声波,别在腰间的车钥匙需要右手时不时地去摸一摸,跟十几年前有线电视午间插播的电视购物差求不多,一切看似方向正确实际却往死里在作。

我曾经很善意很努力也很徒劳地劝说过,却意外发现这属于进化论的调整范畴。

靠资历、人脉、渠道等优势不断单向收割青年律师剩余价值的油腻大佬们,他们应该在自身早已固化的低级的审美情趣的驱使下,深度埋入直播事业之中。

因为他们埋得越深,荒废的本业就越多,恶心倒的客户就越多,能祸害的青年律师就越少,属于青年律师们的机会才可以逐渐出现,良币驱逐劣币的轮回才能循环起来。

油腻大佬们奔向直播的本意,是为了继续保持收割者地位。忘情地纵身一跳,却在P城落地成盒。

锦帛灭梁鲁,这是一场逆向收割。

我坚信油腻大佬们拥抱直播踏上起飞跑道后的终点,定是生如夏花般的七彩斑斓

PS:

1.我身边还是有很多好为人师、善解人意也不那么油腻的资深律师,他们在疫情期间用直播的方式给年轻的同行们解疑答惑、传授经验,直播于他们而言是一个与同行碰撞、与年轻人交流的技术工具而并非收割工具,向他们致敬。

2.我开始向周围一些油腻大佬们重新推荐iCourt,一定是特别的缘分,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跳这个坑。

就到这里吗?

就到这里吧。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316.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