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这届年轻人为了省钱,连富二代都开始淘二手

本文首发于Vista看天下杂志491期,原文标题《这届年轻人越来越“抠门”》,本刊记者郑立颖/文疯狂消费的年轻人总是相似的,疯狂抠门和攒钱的年轻人却各有各的不同。2018年8月29日,上海的一个小伙子正在展示他收集的各种优惠卡。(Sipa图)6月7日,插画师露露和朋友约在上海五角场,这天傍晚她们一起吃了一顿饭,花费是358元。拿到账单的露露不自觉地心头一紧。“尽管AA制消费,一顿饭就花了180块,还是心疼”,露露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言,这是她步入2020年以来第二次在外面“下馆子”,也是这半年来花销最大的一顿饭。虽然在国外留学时,露露也是吃西餐不看价的主儿,但这一刻,她默默告诉自己: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在外面吃。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社会正常运转的节奏。五一前后,很多机构基于2003年非典后的消费情况预测称,解除隔离后,人们一定会掀起一波报复性消费。然而,报复性消费并未如期而至。据央行发布的数据,2020年的前五个月里,住户部门存款却大幅增加。“你们报复性消费吧,我要报复性存钱。”事实上,这届年轻人早就不再是人们印象中动辄“买、买、买”,大手大脚的月光族,而成了储蓄大军里的中坚力量。在豆瓣上,活跃着这么一群年轻人,他们加入的小组,有“抠门男性联合会”、“抠门女性联合会”、“低消费研究所”、还有“用利息生活”等。他们的故事在外人看来,或许会觉得搞笑和离谱,但这群年轻人却在用低消费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目前,仅“抠门男性联合会”、“抠门女性联合会”、“丧心病狂攒钱小组”三个小组组员总数就达到了近百万人。“抠,就是该花的一分不少,不该花的一文不多花;抠,就是能节省的尽量节省,能不浪费的绝不浪费;抠,不是小气,是把财物功效最大化,是对各种资源的最佳利用。”这群年轻人开始尝试重新定义理性消费,改变传统“抠”的贬义属性。疯狂消费的年轻人总是相似的,疯狂抠门和攒钱的年轻人却各有各的不同。插画师露露精准地把每个月的生活费控制在1500元以内;家道中落的“富二代”小山开始研究起如何淘“二手”而不失昔日富家公子的体面形象;北漂青年小鹏在出租屋中动手制作起各种日常生活所需的小物件……01万物皆可DIY如何抠门地吃蒜:“6月是大蒜成熟上市的季节,此时的均价是2元一斤,将喝完的饮料瓶洗净沥干水分,大蒜掰成蒜瓣放在瓶子里,然后放在冰箱里冷藏,这样就算之后蒜价大涨,至少几个月时间里都可以吃到便宜又新鲜的蒜!”如何抠门地吃鸡蛋:“最好的方式是将鸡蛋打成蛋液,然后倒进冰格里面,吃的时候掰一格下来,冷开水化开或者直接热水冲都可以。”豆瓣小组中有很多类似的抠门经验交流帖,在这里人们总能将手中的金钱效力最大化。“抠门男性小组”组长卢十四说,2015年,结婚两年的他,看到老婆涂洗面奶,水龙头里的水却还在哗哗流着,还能用半个月的牙膏被老婆扔掉,每当这时,他都会小心翼翼地把水龙头关好,把牙膏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洗一洗继续用。为了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他于同年创建了“抠门男性小组”。“看到这个小组,我就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因为我挺抠的。”小鹏说,他是一个多月前加入小组的。入组后,他的手工DIY帖子因为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而成为精华讨论帖。用废弃月饼盒和一次性筷子改造的手机支架,给宠物龟打造的二层小家,用废弃快递纸盒做的鞋柜……他的帖子迅速走红。2015年生物学研究生毕业后,小鹏开始了北漂的租房生活。“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我们总是会搬家,或者可能会换一个城市发展,买那么多东西很麻烦,搬家不带走很心疼,带走却更麻烦。这不一定是金钱上的负担,更是心理上的负担。”受访者小鹏手工制作的手机支架和乌龟房。(受访者供图)在小鹏的房间里,可以看到各种他动手制作的小家具,鞋柜、刀架、笔筒、挂饰和收纳袋……“多做一个物件,就少花一笔钱”,小鹏给自己的手工DIY行动总结了三个意义,“第一,符合抠组精神,那就是省钱;第二,乐在其中,做东西本身就是乐趣,和养花种草一个概念;第三,环保,原材料都是生活中的废品,物尽其用。”由于第一个帖子就被组长加了精华,后来,小鹏又陆续发了20多个实用DIY教程帖。“虽然获得很多点赞和讨论,但真正学习起来的人并不多”,小鹏表示,“我身边的男生很多也是比较节省,一件衣服穿六七年很正常。其实从省钱角度来看,做小家具并不会省太多钱。”进入抠组后,小鹏发现最该节省的是每天都要花的成本。首先是房租、手机费和通勤费等固定消费,组里会有很多交流帖,分享如何提升住房利用率,把手机月费降到最低,如何节省通勤费等。此外,就是餐费。“每一餐点外卖看起来钱不多,但日积月累就是一笔巨额开销。”小鹏已经开始学做饭,尽量减少点外卖次数。小鹏坦言,自己一直比较节俭,不太懂得奢侈品,也看不出来别人穿了名牌,从生活品质来说,他并不觉得现在和过去有什么太大变化。他认为这也是值得庆幸的一点,“人们都说由俭入奢易,而由奢入俭难。如果让一个富人变成穷人,那打击就太大了。”02“富二代”的抠门生活由富人变成穷人的这种打击,湖南青年小山就正在经历。作为一位前富二代,曾经的他坚信,“穿什么”很重要,“如何玩”更重要。“几年前,我还是一名安心的啃老族。”小山用标准的普通话、温润的嗓音告诉本刊记者,他本科学的是播音主持专业,当时身边同学家境也都很好。小山的父母做生意。他上学时包括最初工作的几年,只要没钱了家里就会给,一个月生活费大几千甚至过万。“最开始工作的时候,同事都纠结什么时候发工资,而我几个月才会查一次。那个时候,那点工资压根就不叫钱。”小山笑称,当时非常大手大脚,一身行头下来,就要几千上万。大学刚毕业的几年,他曾做过公司总裁助理、电视台编导、报社策划。他最常出现的地方,是位于长沙解放西的酒吧一条街。“当时,一个晚上可以混四个场子,随便开几瓶酒,大几千就花出去了。”然而,2015年,小山家的生意出了问题,坏消息不断传来,“都是几十万、几百万地赔钱。”小山说,2015年给他的感受是“以后要靠工资活了”。那个时候,小山在当地的省报工作。很快他就感受到,工资根本不够用。“父母养老保险每年都要交,水电煤气也要交,这些之前都不用自己管,当真要去支付这笔钱时,才懂得生活不易,才想怎么去赚更多的钱”。“以前我有很不好的习惯,钱不够用就去借,以为周转一下就可以,后来发现没有家里帮忙根本还不起。”小山说,以前觉得是小钱的几万块,现在靠每月几千的工资去还,真的很难。“很难”两个字说出的瞬间,小山表情复杂。“过去几千块钱的衣服随便买,喜欢就好,现在不是喜不喜欢,很喜欢也只能算了。”他苦笑。2019年11月4日,成都一家“闲品再生商店”,主打二手物品再利用。(@视觉中国图)后来小山回到老家,考进当地的电视台,由于交际圈和职业原因,小山仍需维持自己的形象。他开始从过去最在乎的衣着上抠了起来,“买纯白纯黑没logo的T恤;买普通的衣服,再花十块左右去剪裁得更合身,让衣服看起来更有档次,更像大牌;买深色的衬衫,这样更不易损耗,一件可以穿很多年;手表等饰品要擦亮眼睛去淘二手。”也是因为自己精准淘二手的眼光,朋友推荐他加入抠门小组分享经验。他洋洋洒洒写下一长篇文章,从衣食住行讲了一遍自己如何去节省,有意思的是,在很多抠组资深成员看来,小山现在的生活还是有些奢侈。毕竟,对他们来说,不花钱才是真的抠。“每个人对抠的定义不同,省钱的方式也不同,我还是希望用精致的抠门方式,让自己看起来还可以。”小山说。不久前,小山和朋友出去玩了一次,看着三千多的最低消费,他陷入了沉默。“这些钱可能够我吃一个月夜宵了。”03安全感来自精打细算“由富变穷”的落差,插画师露露多少也体会到一些。在国外上学时,家里每月会打生活费,自己兼职画画也会赚一些小钱,那时过了今天不想明天,会有比较放纵的消费。比如买1000多元的鞋,花7000多元买iPad,不爱做饭,几乎每天都出去吃。2018年夏天留学归来,当时的露露满心畅想着回国后精致白领的小资生活画面。但现实将她所畅想的“小资生活”无情碾压。回国后,她先是和异地男友分了手,然后辗转两个城市,最后在上海落脚。国内房租都是押一付三,已经毕业的露露不想再伸手向家里要钱,只好在借款平台上贷款,2019年到上海时,她已累计负债1万多。在上海租好房子后,露露马上给自己定下了每个月1500元的生活费标准。这样她只能尽量减少社交活动,一个月最多出去吃两次饭。午饭会算计着点最便宜的外卖或者套餐,晚饭就吃同事不要的加班餐。地铁十站以内3块钱,太贵!办共享单车月卡更便宜,夏天的话还可以走走路,半个多小时也就到了。露露计算着她到手的9000元工资,在长达一年时间里,每个月工资一发下来就要还债,然后下个月再刷信用卡生活。“我唯一的高消费就是租房子,我不吃零食,其他女生会点奶茶、咖啡、可乐,我都不用。”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渐有忧虑的露露,去年开始为自己买了好几份保险,“意外险、重疾险、分红保险我都买了,我想我未来可能不会结婚,也买不起房子,只能赚一点花一点,万一我生病住院了,保险金还能支持我去治病。”“抠门女性联合会”小组的组长坦言,组里的很多人“抠门”并不是为了搞笑,而是真心实意地在省钱——年轻人“抠门”,是为了更有安全感地活着。随着90后逐渐步入社会,被迫面对更多现实问题,他们发现,经济上足够充裕才能带来安全感,所以从前大手大脚的人也开始精打细算地过日子。疫情过后,露露看到了海底捞涨价的新闻,不过她暗自笑了笑,“这与我无关,我上次吃海底捞还是5年前。”04攒钱像国家五年计划露露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和多数人不同,露露所从事的线上教育行业在疫情期间一路逆行而上,露露也因此涨了800元的工资,这让她高兴了很久。“我现在每天7点起床画草稿,白天工作希望把工时刷到平均每天10小时,未来我希望画艺精进,年薪达到20万。”疫情期间,露露已经算是幸运儿。在“丧心病狂攒钱小组”2月至4月的讨论内容中,很多人都面临经济窘迫的局面,如工资延迟发放或只发基本工资;有人前一天还在讨论工作如何执行,第二天就丢了工作。但房租还要交,房贷、车贷依然要扣费,口罩还要买,猪肉涨价,家庭开销甚至比之前更多。“丧心病狂攒钱小组”组长豆芽向本刊提供了一组数据,小组在2011年成立,2019年平均每月新增人数为9千人,而到了今年2月至4月,每月新增组员高达4万人。整个疫情期间,小组人数增长10万,目前组员总数达到45.7万人。在这些不断增长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对消费主义失去兴趣,希望通过低消费,通往安稳生活的年轻人。他们提到过去的时候,常用“很蠢”和“没有计划”来形容自己。小鹏的女朋友比他小几岁,一度是个月光族,崇尚“享受当下,开心就好”。“其实我过去也和她一样,空有满腔热血,没有一点计划。”小鹏说,相较于过去的自己,他更会精打细算了。“当一个人开始学省钱,计算自己未来的生活成本,就有了战略眼光,就像国家制定五年计划。”在小鹏的耳濡目染之下,女朋友也开始学着攒钱。不过,小鹏表示,“女朋友要真的想买东西,我也不会拦着,毕竟抠组的精神是只抠自己,不抠家人,而且女朋友就一个,钱还可以再挣。”对于自己的手工行动,小鹏说会渐渐把它当成一种乐趣。他用长达七年的时间,经营了一个大工程。说到这里,小鹏的语速快了一些,“它像是一种F1赛车,可以变成变形金刚,我换了两家公司,搬了三个地方,但还没有完工。”而小山慢慢开始缩减自己的社交应酬次数,他希望自己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还能兼职教好小朋友播音主持。当然,他希望自己再存一存钱。“过去20多年里,我都是接受家里安排,没有规划,以为退路就是继承家产,但现在发现,其实人生并没有什么退路。”小山希望攒够钱就去考广州高校的研究生,“这样到了广州,我就又可以体面地抠门了。”他笑着说。露露在五角场商业区吃了一顿饭后痛定思痛,想了想对未来的生活期待,“我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压缩一下生活成本,我算了一下,自己做饭的话每个月只需要花600。”不过令她纠结的是,加班的频率太高,好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饭。在“丧心病狂攒钱小组”一个名为“2020年存钱小分队”的精华帖中,还在不断有人跟帖,写下自己2020年度的攒钱计划。“报复性消费在小组是看不到的,大部分人想到的是如何提高自己,报复性攒钱,希望自己越来越好,更体面地增加个人或家庭抗风险能力,而不是几个月工资断档就束手无策,毕竟底层人民抗风险的手段就是攒钱嘛!”组长豆芽对本刊记者说。(本文中露露、小山、小鹏、豆芽均为化名)新刊预告 · 时事韩国瑜的黄粱一梦特约撰稿郑东阳/ 文

凭高人气为国民党“光复”高雄,成为高雄市长,后被粉丝拱上去参选地区领导人大选,最终落败,此次又被公民团体提出的罢免案成功罢免,韩国瑜的从政起伏恍如黄粱一梦。棺材舞者本杰明:一个世界级网红的诞生特约撰稿 李幸/ 文很多人把特朗普的视频分享给非洲加纳的本杰明·艾杜,询问他的看法。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也来采访他,希望他对美国总统发布的这则视频发表评论。塔利班领袖被病毒“斩首”?特约撰稿 郁南/ 文对塔利班武装而言,最高领导人感染新冠病毒已经是噩耗,若是真的在治疗过程中死亡,那无疑是雪上加霜,这意味着该组织即将陷入群龙无首的窘境之中。好了,文章读完了。如果觉得不错,记得分享到朋友圈哦。也欢迎在留言区写下你的想法。对了,提醒你,还是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全年更优惠噢。你也可以下载App,成为App的新用户,就可以免费看整本杂志了。杂志,一口气读完才过瘾。有一种安全感叫手里有钱↓↓↓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787.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