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推特硬刚特朗普的底气是什么?| 书评

“推特治国”是本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大特色。最近,推特官方接连给特朗普的推文打上“事实核查”的警告标签,提醒用户总统信息的误导性。Facebook也在本周四宣布删除了特朗普的多个竞选广告,因其违反“有组织仇恨”的相关政策。特朗普则立即回击,并迅速发布行政命令,威胁要控制社交媒体。但总体而言,Facebook在审核内容时还是要比推特谨慎得多。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迪帕扬·高希在其讲述社交媒体的新书《伤害条款》中,对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做了深入的诠释。

《经济学人·商论》六月刊

《双社交网络记》(A tale of two social networks)

自负的人互不对付是科技行业中一个不变的主题。在个人电脑问世之初,超级实用主义者、微软的比尔·盖茨与极端唯美主义者、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就势同水火。在商业软件领域,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思爱普(SAP)的哈索·普拉特纳(Hasso Plattner)后来展开了一场对决,两人因太过相似而打得难分难解。最新的冲突发生在社交媒体领域,一方是推特的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另一方是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前者是个放手不干涉的新时代运动的信徒,喜爱斋戒和冰浴,后者则是以把世界拉得更近为使命的专制统治者。当多尔西允许推特将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的两条推文标记为不可接受时(一条是因为虚假,另一条是因为美化暴力),他们二人之间个性以及政治观点上的差异无疑起到了一定作用。特朗普立即回击,并迅速发布行政命令,威胁要控制社交媒体。而在这之前,扎克伯格就在电视上抗议说,他不想充当“真相的仲裁者”,也绝不会效仿推特的做法。不过,决定他们反应的因素中有一点不太引人注意,就是二者不同的“商业模式”。这个概念在硅谷比在世界其他地方更模糊,不仅描述一家公司如何赚钱,还描述公司经济引擎的基本运作方式。乍一看,推特和Facebook很相似。两者都是社交网络,在线上把用户连接起来,并通过“信息流”向他们展示内容:无穷无尽的帖子、图片和宠物视频。两家公司都通过卖广告赚钱,因此都有兴趣用各种手段来吸引用户的注意力。两家公司都利用从用户行为中收集到的大量数据让广告主能够精准地命中目标,并为此支付不菲的广告费。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相似的属性组合成了两家截然不同的公司,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研究员迪帕扬·高希(Dipayan Ghosh)解释道。他也是讲述社交媒体的新书《伤害条款》(Terms of Disservice)的作者。推特本质上是一个现代的“演说者之角”,任何人都可以在那里高谈阔论,其他人也可以反驳。社交媒体学者称推特为一对多的广播网络。Facebook本质上是一个一对一或一对几的网络,复制了朋友、家人或同事之间的那种社交关系。… …

… …

↑扫码下载《经济学人》中英双语App↑

订阅解锁完整书评及图表

《伤害条款》

Terms of Disservice

迪帕扬·高希 著

By Dipayan Ghosh

【付费文章】《双社交网络记》(A tale of two social networks)已发布在《经济学人·商论》六月刊,欢迎下载商论App,双语阅读并聆听原声音频。订阅更可同步解锁商论发刊至今的2000余篇往期文章,包括1000多篇文章的英文原声音频。

衍生阅读 | Instagram为何对Facebook怨气重重?

《经济学人·商论》六月刊

《照骗》(The camera always lies)

二〇一〇年在墨西哥一处海滩散步时,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听女友说在使用他新开发的照片分享应用时遇到了一个问题——她用自己的手机拍出的照片不够好。回到酒店,斯特罗姆编写了一个快速解决方案:一个能把随手拍出来的普通照片变时髦的滤镜。他把这个滤镜加到一张抓拍的照片上——一个墨西哥玉米卷摊旁的一只狗狗。这是上传到后来这个改叫“Instagram”的应用上的第一张照片。有了10亿用户后,使用这个滤镜的照片已经无处不在。那些挖到金矿的书呆子们的故事让人们一窥硅谷的离奇之处。一开始,斯特罗姆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在露营途中用笔记本电脑修补错误,他们还接到了贾斯汀·比伯的电话,因为他忘了密码。后来,在把Instagram卖给Facebook的讨价还价中,一场关键的谈判在扎克伯格大宅的烧烤会上进行,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一边烤肉,一边吹嘘说这是他自己打来的肉,虽然他不确定到底是鹿肉还是野猪肉。斯特罗姆前往梵蒂冈说服教皇方济各(@franciscus)开设账号,这位终极意见领袖最后同意了。这笔在当时难以想象的价值10亿美元的交易后来变了味。书中写道,在Facebook,“每一个行为……都源于对增长的虔诚痴迷”。作者不偏不倚,但相比和Facebook高层的关系,她似乎和Instagram的创始人走得更近些。新主人让Instagram刊登广告并赚钱,而一些早期员工原本想要建立“一个围绕欣赏艺术和创造力而打造的社区……结果却发觉自己盖了个购物中心”。斯特罗姆是个完美主义者,最初他会监督Instagram上的每个广告,还亲自编辑过一条,好让薯条看起来更脆。但在Facebook的人看来,他矫情又自命不凡。Instagram的一位高管抱怨说,随着Instagram越来越大、越来越酷,Facebook开始表现得“像个姐姐,想把你打扮好了去派对,但又不想让你比她更漂亮” 。扎克伯格限制了Instagram的员工人数,甚至因为它的新视频应用IGTV的logo有点像Facebook Messenger而生气。就这么过了六年之后,2018年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双双辞职。在这个商业故事里还有几条支线。而更多年轻人转投的TikTok走到了完美主义的反面,他们在这里发帖时无需加滤镜。

… …

… …

【付费文章】《照骗》(The camera always lies)已发布在《经济学人·商论》六月刊,欢迎下载商论App,双语阅读并聆听原声音频。

《经济学人》最具前瞻性的金融思考,商论同步双语呈现。欢迎下载商论App双语阅读,聆听原声音频。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订阅更可同步解锁商论发刊至今的2000余篇往期文章,包括1000多篇文章的英文原声音频。

【夏日特惠】订阅季度《经济学人·商论》

即可免费加入学习社区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下载《经济学人·商论》App: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840.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