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追我的女人比身上虱子都多

在中国的某个地方某个监狱,有一个212监舍,监舍里的犯人,各有各的故事……

想看往期牢房夜话的亲亲,

方法一:文末有滚动链接,直接点击标题便会跳转过去;

方法二:后台输入“110”提取往期,尚未更新完毕。

上集精彩:

被他“弓虽女干”三次的女人,不是什么好鸟儿

大青爷

接上集:

欧阳春的经历太简单,没有多少精彩的故事,新鲜完就没什么可聊的了。

晚上回到监舍上床后,大家就不再聊欧阳春的事了。

于立问苦苦:“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们官场上的事?你看,网上、报上、电视上把你们说得乱七八糟的,我们根本分不清真假。如果从你的口中说出来,一定是真的。”

苦苦:“你怎么不问大伟?”

于立对苦苦说:“王大伟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人,我们干的活儿没有技术含量,做贼也是低级的贼,他很少搭理我们。其实,一进监狱大家都是犯人,同吃一锅牢饭,还清高个屁呀!”

王大伟不否认,对于立说:“我就是看不上你,你瞧你干的都是什么事?为了一点铜,把一个好好的变压器毁了。不但没有技术含量,还很低级。”

于立:“谁说拆变压器没技术含量?不懂点电工知识,偷变压器也会被电死。不信,你去偷个试试!”

王大伟想反击他,吕松接过话说:“我说一点,大家别斗气儿,在这里斗气,伤了身体没补品和补药吃。王处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们又想听人家讲故事,又不好好问,还一个个牛逼哄哄,谁讲给你们听?我们还是老规矩,一个一个问好吗?”

王大伟不再说什么,让于立和苦苦聊去吧。

苦苦:“这样好,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大家好好说话,时间过得快一些。”

大青爷

于立:“苦局,你还记得第一次收了人家多少钱吗?”

苦苦想了想,说:“好像是两万块钱,也是我家小姨子爱多管闲事。她有个朋友要审批一个项目,如果按部就班,按正常程序办,她一年也办不下来。”

“她知道我的身份后,请我小姨子帮忙快点办。我小姨子觉得这不违反规定更不违法,就答应了。对于我来说,这不叫事儿,动动嘴就办了。”

“在我的关照下,不到半年,没花多少钱、没费什么事,事办完了。她们请我们吃饭,表示感谢,也想认识我。”

“吃完饭,我小姨子给了我老婆一个装有两万块钱的信封。”

“我老婆不要,她妹妹的朋友说:‘如果不是苦局帮忙,我们这个项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办完,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呢。’我觉得没啥,就没过问。”

王大伟:“按说,你帮助她们尽快走完程序,办完手续是好事呀,没有任何错。企业尽快办完手续是正当得利,没有任何不正当的行为。但是,她们给你钱,如果几百块钱也没什么,钱一多性质就变了,就是受贿。”

于立:“我没听明白,我认为钱给多给少性质是一样的,都是受贿,钱少不追究刑事责任;多了,才追究刑事责任。”

高潮:“于立这几年的牢没白坐,懂法了呀。这回于立的见识比王处高,我觉得是这么回事。”

吴法治:“别管是怎么回事,人都进来了还说什么?苦局,你收得最多的钱是多少?”

苦苦:“我不是说过了吗?就是判决书上那些。”

大青爷

吴法治又问:“苦局,你们当官的是不是都有情·人?”

苦苦:“据我所知,99%的贪G都有,没有的是极少数。”

吴法治:“据我理解,你们身边的女人,她们靠近你们都是为了一定的利益,不是为了感情,对吧?”

苦苦:“嗯,是这么回事,这些女人重利轻友,为了利益她们什么都可以干。大利大干,小利小干,没利不干。我和于立比,他比我高大魁梧,比我帅多了,他身边有多少女人?”

于立:“我有钱时,身边的女人也成群结队;没钱时,我身上的虱子成群结队。女人都是冲着我身上的钱来的,虱子是冲着我身上的血来的。”

“哈哈。”于立逗得大家乐。

吕松:“如果为了老公牺牲自己,这种女人还很悲壮,值得同情。”

“我进来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热门消息,一个烟草局的J长有五个情·人,从周一排到周五,一天约会一个,周六、日回家光顾自己老婆。”

“其中,一个女人是开烟铺的,她结婚前一天还和这位J长通奸。她为什么?喜欢这位J长?根本不是,她要从这位J长手里得到利益,这是我命名的商务情·人。”

苦苦:“嘿嘿,你别说,还挺贴切的。有商务情·人,就有政务情·人。”

大青爷

吴法治对此类话题最感兴趣,想把话题扩大:“你们知道深圳市G安局一个女副J长的事吗?”

王大伟:“都登了报纸了,谁还不知道,你还当新闻。”

吴法治:“这是登出来的,没登出来的多了去了。她的那些情·人就是政务情·人,当上她的情·人就可以升官。我怎么没在她的手下干呀,如果她是我的上司,我的官运一定亨通。”

苦苦:“为什么?你有什么高招?”

吴法治:“《色戒》这本书看过吗?”

苦苦:“电影看过,书没有。”

吴法治:“张爱玲在这本书中说:‘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YD。’”

苦苦:“你就是从这里钻进女人心里的吗?”大家笑。

吴法治:“有啥好笑?我就一个高招,能把她伺候美了,还不官运亨通?”

吕松“哼”了一声,说:“你就这本事?”

大青爷

王大伟却说:“这本事不小了,男人、女人凭这本事都能鸡犬升天,古今中外靠此发达的男人、女人多的是,各有各的道呀!”

“我们单位有个女大学生,从毕业来到我们单位到升为副处,用了6年的时间,你不服气都不行,人家就凭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一身精湛的功夫。”

“有一回她和办公室主任吵架,办公室主任是厅长的发小,一起长大,自己认为和厅长的关系铁到家了。他对女副处长说:‘老大小时候和我光着屁股一起玩,你才哪跟哪儿呀?’”

“女副处长一生气顶了他一句:‘我现在还和老大光着屁股一起玩呢,你哪跟哪儿呀?’办公室主任立马没话说了。”王大伟的话音一落,大家都笑了。

欧阳春没有弄懂是怎么回事,问:“他们从小光着屁股玩,我明白,但是,他们大了还在一起光着屁股玩,我就不明白了。”

王大伟:“那个女人是厅长的情·人,当然是光着屁股在一起玩了,这你也不懂?”

欧阳春恍然大悟,说:“噢,明白了。”

大青爷

吴法治认为苦苦这么大的官,又是最肥的位置,心想他一定有不少情·人,所以问苦苦:“苦局,你有没有让你揪心的情·人?”

苦苦:“你先解释说明什么是揪心的情人?”

吴法治:“就是能让你心惊肉跳、如醉如痴、牵肠挂肚的情·人。”

苦苦:“你说的这不是情人,是爱人。在官场上混的女人都不是情·人,你们知道上世纪有叫徐志摩、金岳霖、林徽因、梁思成的人吗?”

大家都说不知道,只有王大伟说:“那是最经典的情·人,干干净净的情·人。”

苦苦:“同他们比,现在社交、官场上混的女人说好听是公关、交际花、情人。她们完事后拿项目、拿批文、拿指标,赚的是更多的钱。”

王大伟深有体会地说:“我经历过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从我这里拿到一个项目后,恨不得提上裙子就走,现实得很。”

成年男女的世界,大家都现实得很!皆为了有利所图。

在官场上混的王大伟和苦苦,更深有体会呀!

还指望在名利场上,遇到什么也不图的女人吗?

未完待续牢房夜话最新更新,滑动可阅读:

牢房夜话|小偷入狱第一天,特殊的欢迎典礼(1)

牢房夜话|撞见男人跟老婆偷欢,手起刀落废掉他(2)

死心眼的强奸犯,和为了女同学进监狱的他(3)

女人四十赛老虎,谁都填不满喂不饱?(4)

四十岁的老女人,把我连血带尿都吸干了(5)

新婚老婆出轨了,情夫是个变态狂(6)

心理扭曲的医生,不正经恋爱偏惹人妻(7)

养不教父之过,他偷了半辈子(8)

屠宰场的猪,半年都吃不完(9)

我把咸猪手伸向,隔壁桌的小情侣(10)

有钱人哪个屁股干净??(11)

老鼠给猫当三陪!(12)

参加婚礼后的他,暴富了!(13)

这个世界,连臭狗屎都有人稀罕(14)

奇葩的强·奸犯,三次入狱都是因为一个女人(15)

每次强·奸我都撒下种子,我要让她生我的娃!(16)

那种声音一响起,他立马尿裤子!(17)

她是雌我是雄,男女搭配干活更来劲(18)

一生奋斗只为钱,一夜回到解放前(19)

男为娼女作盗,妇唱夫随好拍档(20)

调教我的女人就是强,男人们个个都趴下(21)

男人和女人最过瘾的是什么?喝酒做爱?(22)

利用人性,这对臭味相投的狗男女啊(23)

这个女人活儿最棒!服不服?(24)

娇滴滴的女贼,虏获三个老女人的心(25)

天生尤物不一般,爽死个人啊(26)

她的嘴巴漫游我全身,我颤栗美过活神仙(27)爽歪歪的生活真是乐无边(28)

三个老女人张着血盆大口,等他把脖子伸过来(29)

他躲在阳台上,目睹现场真人秀(30)

真人秀看得正精彩,糟了,我被发现了(31)

像我这样有黑历史的女人,不配兵哥哥爱(32)

我这株野草,不愿匍匐女人脚下(33)

丢了半条命的人,余生还有希望吗?(34)

瘫在床上吃屎等死,有人给他烧冥币(35)改邪归正浪子回头,贼开包子铺你们敢去吃吗?(36)

旧人去新人来(37)躺到床上不说话,就跟尸体一样(38)

19万一顿的晚宴,有鲜活的女人送到口中(39)

值八万八的女人,镶金边了?(40)黑美人白美人,害我丢了魂(41)

胸部高高耸起的男人,是人妖还是伪娘?(42)上身是女人下身是男人,天生人妖难自弃(43)

特殊的身体结构,让他无法正常恋爱(44)

很久不近女色的男人们,面对二妮子要崩塌(45)

男不男、女不女的阴阳人,是否值得拥有?(46)

被他“弓虽女干”三次的女人,不是什么好鸟儿(47)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851.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