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北京摇号新政实施前夜|一人多牌到底怎么管?

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办。

文 |Annie

北京小客车摇号新政征求意见倒计时。

6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出台一则通告。通告显示,北京市拟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进行修订。同时,北京市拟于今年下半年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符合条件的家庭配置。

通告中将修订稿全文发布,意在向社会各界公开征询意见。据了解,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可以在2020年6月30日前,通过电子邮件和书面信函的方式提出意见或建议。

意见征求稿一经发布,业内外反响强烈。

对比现行政策,新政主要在三个方面做出调整,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限制、取消更新指标的时限要求。

现实状况是,北京市近年申请小客车指标的人数不断增加,但与此相对应的是小客车普通指标摇号平均中签率不断走低、轮候新能源指标时长持续增多,小客车指标间的供需矛盾裂痕越拉越大。

不可否认,调整现有政策的好意在于治疗北京市小客车指标供需不平衡的顽疾。但政策的蓝图绘制与最终落地、好意与真实解决问题,这之间需要综合考虑的因素繁多。意见稿的发布正是向与此政策利益相关密切的千万民众递出发声筒,意在更大程度上吸纳有价值的观点看法。

初步拟定的“新政”通常以意见征集稿的形式公开征求意见,综合参考搜集来的意见信息后对方案做进一步修改完善,并最终适时发布实施。对于小客车摇号新政,北京市内社会各界人士都是政策的最终受用者,征求意见环节可谓非常重要。

三大问题引发争议

问题一:可操作性存疑

以新政规则来看,在北京想要获得一个车牌难度有多大?首先,要会算数。

此番新政的焦点之一在于将指标向“无车家庭”倾斜,具体手段包括除个人和单位外,新政新增了以家庭为单位的摇号群体,而家庭摇号将根据每个家庭申请人的积分计算家庭总积分。

其中,家庭申请人中包含家庭主申请人配偶的,家庭总积分计算公式为:总积分=[(主申请人积分+配偶积分)*2+其他家庭成员积分之和]*家庭代际数;而家庭申请人中不包含家庭主申请人配偶的,家庭总积分计算公式变为:总积分=(主申请人积分+其他家庭成员积分之和)*家庭代际数。家庭代际数指家庭申请人中包含有几代人,最多为3代。

“太费脑子了,上学时学高等数学也没有这么复杂。”公式在上,吐槽连连。

而更深一步思考的人则指出了这复杂公式背后存在的隐疾,“太复杂往往会在操作上出现问题,”有业内人士认为,“公众要参与摇号,需要琢磨具体的要求、人群的分类、家族成员的分类等等计算办法,为了要一个车牌还要去做这么复杂的数学题,俨然不应该是这么回事。”

当然,也有人认为家庭成员的定义有一定难度,同时在规定执行过程中,有牵涉到家庭内部矛盾的可能。“比如一个家庭获得了2万个指标中的一个,而这个家庭中有几个兄弟姐妹,那么这唯一的指标由谁来用?这可能会导致家庭内部产生矛盾。”

问题二:公平性存疑

新政指出,今年下半年一次性向无车家庭发放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除此之外,年度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数量将有80%优先向家庭配置,20%向个人配置。

对此,单身群体首先跳出来反对。

有观点直指家庭指标过度干涉个人指标的利益,“按照原本的逻辑,或许一些单身人士在明年就可以摇到号或者等到新能源号,但在总数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新能源资源向无车家庭倾斜,80%的数量都给无车的家庭,单身人士就没有办法再拿到号,对这批人来说是一种不公平”。

按照意见稿中向家庭成员数量多倾斜的逻辑,有观点认为这不一定符合现实状况,“即便同样是家庭参与摇号,相对于在北京多代的家庭,新生北京家庭并不具备竞争力,这也是一种不公平。新生北京家庭的汽车刚需不见得比家庭人员多的车辆刚需少。”

在新能源指标下排队许久的群体也提出强烈反对。

原先的“游戏秩序”将重新调整,这给原本有希望将快排到指标的人以打击。空降的2万个指标必定与这当中的大部分人无缘,在之后的排队中也将被不停加塞,原投入的排队时间也近乎一笔勾销,引发讨论是必然。

提出对方案质疑的同时,也有业内人士给出解决意见,“新增新能源的指标,是否可以考虑直接给无车家庭做新增,而不是在现有的总量的基础上去做倾斜”。

问题之三:“一人多牌”管理存疑

“一人多牌”,顾名思义是指一个人拥有多个车牌,这一现象为新政所不容。抵制这种现象的出发点在于,治理“吃车牌”和控制牌照总量。意见稿推出这一问题的管理办法,给人们留下巨大讨论空间。

知其然方能知其所以然,想要解决问题,首先要明确问题成因何在。

有学者认为,目前新政当中对于“一人多牌”现象的成因研究存在局限。这位学者提出几项现象成因:一、过去富裕家庭、爱车人士购置多数量车辆,导致一人多车;二、产权界定不明确等因素影响下,部分中小企业公用车辆归入企业主一人名下;三、转账、司法拍卖;四、二手车贩背牌等。

新政对“一人多牌”现象的治理规定包括,单位、家庭或个人出售、报废名下小客车后需要新购置小客车的,可申请更新指标。但个人名下有两辆以上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只能选择其中一辆取得更新指标。当然,也可以向其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变更或转移登记。个人更新指标申请设置12个月时限,过期视为自动放弃。

有观点认为,治理“吃车牌”现象和个人正当使用多车牌应当各有办法,而不是笼统管制。按意见稿处理的话,在车牌可转移和选择不更新车牌的情况下,控制牌照总量和解决“吃车牌”问题的目标并不能实现。

进一步看,控制牌照总量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治理交通拥堵,但是按照新政上的解决办法,当车牌转移之后,车牌使用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增高,导致车辆拥堵问题更加突出。

更有市民指出,这是一种近乎“一刀切”的治理方式,它与正当物权之间存在矛盾,“法律并没有禁止消费者拥有汽车数量,买多少辆车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只要是合理合法赚钱、买车、上牌照,就不应该在某一个地方规定而非法律出台之前,就将其原有物权废止,这与法律的上位法之间产生了很大的冲突。”

要疏、不要堵

北京实行小客车摇号政策至今已近十年,做出调整的信号一经放出,呼声越来越高。反馈给出一箩筐问题质疑,同时也从宏观治理到微观办法都提出了可参考的有价值观点。

一位汽车业内人士指出,“市场的问题要交给市场去办,千万不要将市场的问题用行政手段解决,而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处理。这是一个大原则。”

大原则下的具体处理办法则是多使用多掏钱。例如在治理交通拥堵问题上可收取城市拥堵费,当车进入到北京二环、三环这一些易拥堵区域,ETC等电子系统自动识别车牌,进行收费,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出行消费成本,从而限制出行、缓解拥堵。

对“一人多牌”现象的治理,也同样可以借助经济手段。牌照的户口在网上都有登记,当追踪到几个车牌正在同一天使用时,可以从第二辆车开始收费,多使用多掏钱,形成合理使用车辆的秩序,并有效治理“吃车牌”现象,遏制租车牌等灰色收入。

“经济的政策一定要服务于经济,相关政策要能够服务于经济发展。”车辆的使用根本上属于消费行为,在市场经济规则下,应当最大程度释放市场活力,用市场的手段去解决市场问题。

鲧治水九年未成,其子大禹接过治水重担,改变父亲截堵治水的办法而采用疏通水道的方式,使水能够顺利东流入海,而非凝滞不前。

仍以“一人多牌”为例,有观点认为,笼统收取牌照有简单粗暴、甚至干涉正当物权的嫌疑。而通过鼓励置换新能源牌照、收取牌照占用费等类似方式有利于解决现有问题,还能更进一步达到节能减排、缓解城市拥堵的目的。

北京是国际大都市,在北京生活着2000余万人,其人口类型划分难以笼统概括,即便是对于当下“北京人”的概念也存在争议。

向全社会公开征求观点建议是民主、科学政策出台的必经程序,更重要的是,如何将这些庞杂的意见信息收集归纳并放置于政策中。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886.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