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来,一起见证王振华、鲍毓明无罪

导读:

王振华及律师天团——我无罪!

计时俊及受害女童维权团队——5年太轻!

为什么是猥亵儿童罪而不是强奸罪

18万网民在线调查认为,超9成认为王振华判刑太轻。

千亿富豪、猥亵女童后大呼无罪

9岁受害女童轻伤二级

旧情人皮条客

辩方用小女孩“有污点的xx”证明王振华的清白

我想弄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对冲和落差。所以,这两天都在各个渠道收集资料。

两边的律师都是我的朋友或曾经的朋友。

王振华一方的辩护律师,陈有西律师。

受害女童一方的维权律师,计时俊律师法援。

有西兄的知名度与力量自不必说。他风起云涌参与的几起大案我也不多说了,微博也经常互动。

计时俊兄是多起儿童保护案中结识的。一个上海人,却如燕赵大侠,又有海派律师的审时度势,善于变通,务实诚恳。他的辩护风格专业,扎实,口条又好,而且真正替被辩护人全盘利益考量。

王振华一方的代理律师陈有西发布朋友圈,力主“王振华无罪”,而王振华也已经上诉,力陈自己无罪。

(据核实,计时俊律师说他没有说过这个内容)

受害女童一方的律师计时俊也发布朋友圈,力主:“应该适用237条第二条第三款,判他五年以上!”

但我没有能采访到计时俊律师,他婉拒了。

接下来,不浪费大家的阅读时间,讲个透。

这个案子正反面儿都捋捋。

陈有西一方的说明,以及陈有西先生昨日今日两篇朋友圈,都透着委屈:他认为(法律意义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王振华强奸、甚至不足以证明他猥亵。

(陈有西朋友圈昵称村夫)

朋友圈里,我听到了另一个故事版本。

我觉得呢,不妨发出来大家看看。

某富豪是一个私生活相当复杂的人。他有过很多情人。十多年前,有个女人给他当过情人,后来还把自己妹妹也介绍给他当了情人,这是仿效赵飞燕和赵合德姊妹啊,我们就管她叫飞燕。飞燕开了一家公司,每年也能从富豪这里得到二三百万的利益输送。但后来该女人吸毒,行事不靠谱,富豪就和飞燕断联了。后来呢,吸毒女人的妹妹合德,还是有情有义的,算是稳定的二奶三奶四奶那种,合德和富豪两人还有孩子,据说孩子已经挺大了。做妹妹就给富豪说合,说我姐姐现在不吸毒了,再见见吧。于是两人又见上了。飞燕自知年老色衰,改行给前情夫找女人。一直在设法给他找女人/女孩。这天找了俩小女孩送过去。富豪呢,跟其中一个小女孩在房间里…..玩了一会儿,然后走了。富豪觉得,自己完全是无辜的,因为他不知道飞燕给他准备的是小孩。他见面了才发现是小孩,于是彬彬有礼地吻了吻对方的脸走了……(这个版本的故事里有若干关于受害人及其家人的污名化表述,我选择表示我没有听到,pass并谴责,而且如果我是法官,我真的会喝令法警把说这些话的人叉出去)

王一方各个渠道疯狂发声,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1、受害女童阴部血肿和阴道擦壁伤是陈旧伤(陈旧性破裂)——直接或间接暗示女童以前有过性行为。

2、质疑为何案发后鉴定机构为何不对伤处拍照?

3、有“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不支持“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

4、小孩说话几次供述不一,而王振华却前后供述一致。

(经核实,计律师表示,上述很多内容并非是他本人透露)

先说伤痕,还用在讨论?受害女童一方的妇检医生、鉴定人都出庭作证了:新鲜伤痕、黏膜新鲜水肿。法庭采信。

——写到这个细节时,我觉得恶心,想砸键盘。

因为,光把女童私处伤情细节拿出来曝光,逼迫受害人一方出来自证清白的事,是一个非常老掉牙的肮脏套路。

这个伤情可以谈,在封闭的法庭上谈。

但现在,法庭都判定。这个细节还拿出来给媒体和公众讨论,

为何还要拿出来单独谈呢?

是另辟蹊径,用小女孩“有污点的会阴”去证明王振华的清白吗?

行吧,来,王振华,那今天就来谈谈你的无罪。

基于你方的版本。咱给你掰碎了揉开了一条条地谈。

王振华和他律师团坚持:“我只是花钱让周燕芬帮我找女人,顶多算是嫖娼,我没让她找女童,我也没想搞女童啊。”

这版本,也是漏洞百出:

周燕芬这次带来的两个都是女童。

他亲自安排了上海的五星级宾馆,还抽出时间,亲自前往房间“看望”女童,见到2人后,他让周燕芬带走其中大一点的孩子,并特别挑选了其中年龄更小的,进入房间。

请注意,周燕芬带来的两个都是女童,一个9岁,一个13岁。请问,怎么会这么巧合?全部是未成年人?

陈有西:“王振华只是对女童进行了搂搂抱抱。”

是啊,为了这五分钟的搂搂抱抱,所以,王振华旋即在线转给了周燕芬10万元?

每分钟2万元的拥抱?

王振华前后陈述真的一致吗?他第一次说从来没碰过这个女孩。第二次说他拥抱了女孩。第三次说他把手放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说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女孩抱到大腿上了。行吧,大概他想说,我让皮条客给我送个女孩来,她带来了一个9岁的,我只是把她抱在大腿上亲了亲,这能叫猥亵吗?

他说他不是恋童癖,请问,为何周燕芬一下子给她准备了2个幼女?

而他恰好进了那个更加年幼的孩子的房间?

如果他没有对女孩做什么,为什么要在那停留13分钟?他自己承认“这13分钟里只是搂搂抱抱”——又是什么样的搂搂抱抱?

正常人的行为规则,已经被他完全突破。

已婚的正常人会安排一个有吸毒历史的情妇给自己拉皮条吗?

正常人会让情妇给自己找未成年女孩吗?

然后你说你不知情?

你说你发现是幼女然后啥都没干?

你说你只是搂搂抱抱了,没有抠摸下体?你抱着渔色的心态来见两个为你预备的女孩,然后忽然见到是幼女就变成了正人君子,友好亲切地礼节性地拥抱了一下,就离开了?

你说你无罪?

来来来,话筒给你,笔录纸给你,你是一线刑警,你信吗?

陈有西律师团队一方提出的辩护逻辑:“无罪推定”,他们认为女孩的会阴伤是陈旧伤(未被法庭采信),那就是证据不足。证据不足,就该定无罪。

这个辩护思路在正常案件中是有可能成立的。

唯独在涉及儿童性侵的案例中绝不可能成立。

陈有西一方忘却了一个常识,是他们本应该非常了解,但他们可能不屑于了解的常识:儿童性侵案的国际惯例,不是无罪推定,而是有罪推定。

为啥?

因为儿童性侵案的特殊性、隐蔽性,儿童表述自己受侵害的能力弱,取证非常难,所以,国际通行的儿童保护司法体系里,都给予了司法系统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相当于有罪推定。侵害者一方必须以非常过硬的证据,证明自己既没有动机也没有没行为,(参考一部电影《狩猎》)否则法律系统判定你就是干了。

中国儿童司法保护系统在这方面的自由裁量权已经算是很低了。何况上海公安逢此大案,绝对是稳打稳扎。有医生有法医鉴定,有伤痕有女童自述有交易记录。于是法庭上没漏洞抠了,王一方的律师团队把女童的隐私扒拉出来各种描绘(信息来源主要是皮条客周燕芬),甚至质问:“到底是怎么摸你(的下体)的,你骑在自行车上能摸到那儿吗?”

没给他全部轰出法庭,算法官容量大、脾气好吧。

这么恶劣,没给他参照237条的第三款,判处5年以上15年以下,也真是他好运气。

看看同样情况,美国是怎么判的。

在美国,是直接钓鱼执法的。FBI虚拟或扮演儿童,在网络上勾引性捕食者,而如果对方接茬儿了,上钩了,表示要来和儿童约会,发生关系,FBI就出动抓人。——那些恋童癖上哪说理去?钓鱼执法!照样定罪!

回到王振华案。

王一方认为女童几次证词前后不一,而且还出示了视频,说王振华离开房间后,女孩和周燕芬去吃饭,行动自如还有笑容。

如果他们有儿童保护案和性侵案的常识,和女性受害人的一点点的同理心,就该明白,儿童性侵案中,受害孩子的描述,经常会颠三倒四。遭到性侵的孩子,经常会茫然无知,要过很久才反应过来,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甚至在伤害发生的第一时间,她们朦胧的羞耻心会引发自我攻击,或假装这些并不存在。

性侵受害人的创伤,往往是要滞后爆发。

她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会觉得,刚刚那些事,似乎都是不真实的。

这样的滞后,有时候是几小时,有时候是几天,有的人甚至是几年几十年。

现场只有你和孩子。

孩子说,你摸了,抠了,亲了。

孩子阴道有伤,说是你弄的。你说是旧伤,是孩子以前就有的。

上海公安系统提供的法医说是新鲜伤。

王振华一方找来的七位专家说陈旧伤。

如果你是警察,你选择信谁?

你是检察院,你选择信谁?

你是法院,你选择信谁?

你是人,你选择信谁?

在这样的案件中,从王振华带着9岁女孩进入那个房间开始,他就已经很难洗脱嫌疑。

除非他有非常过硬的证据自证清白,比如房间里有监控录像,证明13分钟里他都在规规矩矩坐着和女孩子谈人生讲理想。比如小女孩身上完全没有伤。又比如女孩身上没有他的DNA或指纹。

但,很显然,王振华傲慢地把逻辑搞错了。

而他的律师团队,为了证明王振华清白,就开始证明女孩品德、伤情和家庭有问题。

这太恶劣了。这也是公众最愤怒的一点。

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

你的皮条客给你带了2个女人/女童,明确目的是准备性交的。你也以此为目的给对方安排了2个房间,并去了其中更年幼的孩子的房间,你去之前的目的,就是去和该对象发生性关系的,结果你说你进了房间啥也没干,就是亲切友好地抱了抱然后握手告别,你被人设计了。

那些被钓鱼执法的美国恋童癖,那可是真没干啊,敲开说好约会的“儿童”的门,等待他的是钓鱼执法的几个警察,当场拿下,手指都没摸过,直接上法庭也定罪。

那些心理上真的认为王振华无罪的人,真相是:真的有一群傲慢的性捕食者,将穷人之女,视为他们的鱼肉。

真的有一个很大的群体,他们发自内心地认为,用钱去睡那些幼女,算嫖娼。不是性侵。

他们甚至还认为,这是两厢情愿的好事儿。

之前有一个案例里,有男人专门搜索贫困山区的女童,他的目的是包养女童,资助女童上学,同时女童必须满足他的欲望。他很认真地替自己辩解:“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吗?”

著名的爱泼斯坦,以及英国王室的安德鲁王子,以及前不久被黑客曝光特朗普也卷入性侵儿童疑案,特朗普在庭外和解的性侵女童案,公开资料的就有十多起。他们都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玩弄这些女孩,是在临幸,是在给她们赚钱的机会。

王振华为啥这次会爆雷?我估计多半是被皮条客周燕芬坑了。

替大佬办这样的事,通常都是皮条客或白手套提前已经把女孩搞定,就跟驯鹰一样,皮条客把女孩带来之前,就已经把关过滤了所有的风险,确保不会有人揭发,不会有受害人维权。

可能是这样的,周燕芬并没有弄到一个上好了规矩的女孩。现在社会管控越来越严,她非常急于讨好王振华,利令智昏,就找了自己的“闺蜜”,将自己闺蜜家的小孩骗说带去迪斯尼,供王振华挑选下手。

她也许想侥幸赌一把,也许女孩怯于羞耻,不敢吱声呢?毕竟大多数女孩都不敢报告自己被性侵啊。也许她给女孩塞点好吃好喝小礼物漂亮衣服,再带着迪斯尼玩玩,女孩能把这个事压在心里呢?

周燕芬大概也没想到王振华刚刚离开房间,女孩就哭着给妈妈打了电话求助。并且,女孩家里没有善罢甘休。

上海警方接警当然正常出警,正常调查,司法程序一启动,在上海,恐怕没人能踩这个刹车。

而换一种可能性,

如果是在偏僻地区的案子。

如果女儿怕家长不敢向家人报告自己被伤害的,

如果父母不懂法律,胆小怕事的,

如果父母封建无知爱面子,怕影响家庭名声的。

如果父母爱财,想利用这个事换取物质的。

……

这件事,都可能最终被压下来,不了了之。

而后几种,几乎是穷人家庭的普遍现象。

而那些有钱有势的性捕食者们,觊觎、拿捏、算计得清清楚楚,绝大多数普通穷人家庭,根本无法反抗这样的渔猎。

某种意义上,当世界的贫富差距拉大,还会有越来越多的穷人,争相向顶层献祭自己的女儿。

所以,捕食者们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真的无罪。你情我愿的事儿,我花钱,买你的人,怎么能叫犯罪呢?

曾经在一次小范围的辩论中,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学者,话赶话地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高校的老师睡自己学生怎么了?这些女生跟自己男朋友去80块钱小旅馆开房睡不是睡?把身体献给成熟又有能力的导师,再从导师那里得到智慧和资源的回报,不比把自己交给小男生而啥也得不到,白白糟蹋好吗?”

他话语中所流露的,万变不离其宗:“你们女人,只是货物。而货物没有自由意志,只是待价而沽。你们,迟早都是被糟蹋的东西,与其给别人糟蹋,我还出价高一点。”这些就是他们作为精英和权贵,能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去性侵女生甚至女童的根本所在。

女人是货物,穷人也是鱼肉。就是供应身为上层捕食者的食物链底端,他们真的这么想的。

只是,比较起来,王振华比鲍毓明的段位就差太多了。

鲍毓明多牛逼啊。

精研了中美两国的儿童保护法律,2014年还写了长文指出中国及亚洲儿童保护预防性侵方面漏洞太多,很容易有机可乘。写完文章一年多,他就给自己找了个13岁的女孩。

问题家庭的。没钱。没文化。还不正常。

养到14岁,再“办事”。

你要证明他是性侵?你要证明女孩非自愿?他已经准备好了你情我愿的一堆聊天记录等着你呢。他在日常生活里还领着女孩四处当自己的对象出去介绍呢。

他要控告女孩一家讹诈他勒索他呢。

没错儿,她穷,她父母是个无赖,她贪恋那一点点畸形的温暖,所以,你就可以捕食她了对吗?

她是个卑微可怜的女孩,鲍毓明你以中美执业律师、成功人士的身份,就可以任意捕猎她了对吗?

就跟王振华的逻辑一样,我有钱,我花钱嫖娼,有人给我安排了俩幼女,我进去只是看了看,抱了抱,并没有插入,我还嫌她小呢,这怎么能说是性侵,怎么能说是猥亵呢?

然而不管怎样,目前看来,上海公检法系统刚住了。

警方及时介入,保全了证据,检方起诉毫不含糊(没有按强奸罪起诉,是因为没有发生性器官接触,在中国法律里只能算猥亵儿童罪),法院最后顶格判刑。

说公平,这即是公平。

没有和解,没有妥协,没有折衷。当然,情节这么恶劣,原本可以援引237第二条第三款,重判5年以上。

王振华可能会觉得不公平。明明还没对这个蝼蚁做什么呢,怎么就翻身咬死了一只大象?

喊冤叫屈是必须的。

他必须坚持并坚信自己无罪。

因为他背后还有家庭,还有上市公司。他还想要今后的体面。

我相信他的律师天团已经把该走的路走了,想自证无罪,我也预言,这不可能实现。不仅仅不可能实现,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我不相信,他二审能翻案。

搞不好,一审之后闹出这么大风波,简直就是和整个社会为敌,更可恶的是,公然将受害儿童的隐私展开来在媒体津津有味地品味鞭挞,二次伤害,斩首之后还要示众,这么恶劣,真有可能惊动上级检察院抗诉,参考237条第二条第三款,“情节恶劣的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审上诉固然不加刑,但中院可以发回再审,口口声声说无罪,那就是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办冤假错案咯?发回再审,好好审审,到底是冤假错案,还是有其他余罪未明。我们一起来见证王振华是否无罪。”

我不相信,上海公安在冤枉王振华。

我不相信,上海检察官无中生有暗度陈仓。

我不相信,上海法官判决之前没有仔细考量。

鲍毓明呢?

我也不相信,一个美国律师,用养雏为侣、睡14岁女童的行为,实证了他所写的论文:“东亚国家预防儿童性侵的司法漏洞”,我国正在兴建完善的儿童司法体系,会被他以一己之力,打成筛子?法网恢恢、万众瞩目,难道看着他从容逸去?

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在庇护着那些蝼蚁一样的人们,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受害人们可能不纯粹,他们绝对不是完美受害人,他们甚至可能有小算计,他们可能贪财而鄙吝,他们可能无知而盲动,他们是这个世界结构金字塔的最底层,那些无知、无识、贫穷、卑微、无力的人们,但法律依然保护他们的权益。

这是大宪章时代之后,律法精神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我等身为蚁民,必当举起螳臂,极尽全力,守卫这最后的结界。

有人说,不要挟裹民意,不要舆论绑架,您倒是说说看,我们又出不起千万铜佃,只好拿千万个硬脖子刚一刚啦。不然,王振华有钱,鲍毓明有法,两者一联手,于司法体系的千军万马中,取我们这些穷逼的首级,枭首完了还能再示众娱乐,那可真的跟玩儿一样啊。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2920.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