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父爱深沉 ​▌曾清元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感谢支持

父 爱 深 沉

作者:曾清元

今天,在课堂上教孩子们写《父亲的爱》的作文,讲到朱自清的《背影》,父亲替他买橘子时在月台上爬上攀下时的背景,那个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景努力地穿过铁道,用两手攀在上面,两脚向上缩,终于爬上了月台。讲到动情处,竟然发现自己两眼早已盈眶,透过窗外,我的思绪飘飞到了儿时,记忆中那样的场景竟是如此的相似,令我久久难以释怀。

八十年代的农村本就贫穷,而对于一个拥有四个孩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幸运的是,父亲率先在村子里开起了商店,百货、肉类、农药、饲料……整个村子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父亲手里,读书不多的父亲整日在柜台前把算盘打得啪啪响,年少无知的我们总是会凑上去,习惯性听着清脆的算盘声。闲暇之余,父亲会手把手教我们打算盘,看着我们几个轮流在算盘上拨弄着,他总是眯着眼睛望着我们,就算我们几个偶尔任性地疯、闹,他也从不发半点脾气。家里新进的货物总是优先我们几个先挑,有好吃的也由着我们先吃。所以我们身上背的书包总是最新款的,鞋子总是天天不重样,那段无忧无虑、衣食无忧的日子,在当时的农村不知艳羡了多少同龄人。

我们的童年不像现在整天吹着空调看着电视或玩着手机,放学后或假期里,我们必须帮着干农活,上半年插秧,暑假双枪,下半年扮禾。因此,童年的记忆里最多的就是劳动,尤其是漫长的暑假,整整四十多天都是在田间度过,和大人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稍有怠慢就会被指责、殴打。田间、地里,经常看到大人扯着嗓子骂自家孩子,有时还会拿一根很长的竹条抽几下,孩子绝不敢还嘴,其他人也绝不会帮忙。但这样的情况没有在我们家出现过,父亲无论什么情况从不指责半句,而且父亲不主张开早工,其他人家凌晨三四点就到田里了,而我们可以睡到太阳晒屁股,中午的午睡父亲也从不落下,因此其他孩子顶着烈日在田间劳作时,我们却可以呆在家里或树荫下。为此事,不少孩子总以我们家为借口,与他们的父母抗衡,还有的邻居直接找上门说风凉话,说就我们家养了几个小姐,这是资本主义作风。偶尔母亲也叨叨几句,父亲只是一边抽着烟,一边又眯着那对小眼睛微笑着,下次依旧宠着我们,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那样万般宠爱的日子我们都以为是永远的,但随着我们长大,负担日益加重,父母也不会开源节流,加之村子里的商店一家接着一家相继开起来,最终辉煌一时的生意变得入不敷出,不得不选择关闭。好长一段时间父亲都沉默不语,而面对一落千丈的家境,我们姐妹几个都无所适从,总觉得自己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儿时的那份自卑、迷茫不断放大,成绩也直线下滑。我们的细微变化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当我们放学回家时,听到了机器的轰鸣声,原来父亲借钱买了一台小型的搅拌机,与母亲正在地坪里担着沙子,和着水泥,办起了小型的家庭水泥砖厂。一直靠头脑赚钱的父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靠体力来糊口,那得经受多大的心里斗争啊,大概父亲是想用行动告诉我们他站起来了。此后的无数个日夜,他们两个都围着那台机器转,到晚上两人早已是一身泥浆,可父亲总要问问我们几个的学习情况,听到我们哪个表现好或得奖了,就眯着眼睛笑,如果是我们的成绩下降了,他也不加指责,只是把头埋得更深,频繁地抽着烟,而年少的我们却读不懂父亲的喜怒哀乐,恣意地在父亲的保护下任性着。

等到我上高中,姐姐也读高中,小妹读初中,弟弟上小学,光是开学那高昂的学费,就足以让靠体力赚取微薄收入的家庭透不过气来。因此一开学,我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父亲呢,就不断地游走在我们就读的几个学校,一再与老师保证学费一分都不会少,但能不能迟些。一辈子不会花言巧语的父亲,绞尽脑汁在老师面前说着好话,手心手背都是肉,父亲从不偏袒哪个,四姐弟的学费都意思一下,先让我们有书可读,之后的日子就是和母亲一起,更加没日没夜地担沙子、和水泥,做水泥砖。等到手里稍有零头,又赶往学校补交学费,而自己经常两手空空,连最便宜的纸烟都买不起。看着父亲日益花白的头发和深陷的颧骨,懂事的姐姐主动放弃学业,为此,父亲大发雷霆。第一次,我看到父亲的愤怒,但当时的姐姐执意如此,最终还是选择了外出打工。也因为此事,父亲好长时间一言不发,偶尔一个人蹲在工地上抽闷烟,现在想来更多的是无奈吧!

我的高中学业因为姐姐的放弃得以继续,父亲也因常年劳作,颈椎变形,腰也长期负重向下弯,俨然变成了个小老头。可这些父亲从不向我们吐露半点,偶尔看到我拿回来的成绩单或者喜报,他会眯着眼睛看上好一会,大多时候都是沉默不语。年少的我竟不知如何与父亲交流,大多时候都是相对无言,我读不懂他眼里的艰辛,而他亦理解不了我学业的困惑。直到高三那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后悔不已。因为自己一直热衷于英语学习,因此特别想考大学,学英语专业,而在当时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一台单放机便是我的全部希望所在。和我有着同样想法的同学都纷纷买了单放机,上课、下课只见他们带着耳塞听磁带,跟读录音,一旁的我心生羡慕,偶尔等他们听累了就赶紧凑上去听一会,好多次为这种偷学的快乐而激动不已,可终究按耐不住那份渴望之情。

一个周日下午,我鼓起勇气向老师请半天假,回去问家里要钱,车上想象的种种,在走进家门的那一刻瞬间破灭。母亲在厨房,父亲坐在门口抽着最劣质的纸烟,桌上摆着他们今日的伙食,半碗没有一滴油的干菜汤,这就是曾经盛极一时的父亲所面临的窘境。见到我的突然回家,父亲甚是诧异,继而看穿了我的所有心思,“是学校要订资料吧。”沉默了许久,父亲开口了,“不是,是我要学英语,想买台单放机。”差不多把嘴唇咬破的我,知道此时再不说就赶不上回学校的班车了。“多少钱?”“一百八。”父亲抽着烟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中,继而不停地颤抖起来,紧接着又是无边的沉默。良久,父亲起身往外走去,我知道父亲又不得不四处求人了,一边是自己热爱的学业,一边是一贫如洗的家庭,那份煎熬让我如坐针毡。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父亲终于回来了。那双布满老茧的黑手,在口袋里摸索了许久掏出了一大把皱巴巴的票子,五元、十元……一张一张在他手掌心反复抹平,叠放,一共只有一百二十元。父亲又瑟瑟缩缩地把所有的口袋掏了一遍,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三元也凑上了,可离一百八十元还有好长一段差距。我眼见着心心念念的梦想又要被击碎,十八岁的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外跑,嘴里还说着最伤人的话:“我不学了,明天就退学,我再也不愿回这个家。”我抽泣的身影渐行渐远,年少负气的我第一次有了耻辱感,为这个贫穷的家庭感到耻辱,为有这样木讷的父亲感到耻辱。其实更多的是为自己的虚荣心没有得到满足而愤怒。心情跌入谷底的我想着没有单放机,也考不上喜欢的专业,考大学就更无望了,于是索性放纵自己起来,上课也开始走神起来。

一个午后,阳光洒满整个窗台,窗前的白杨树又添几分新绿,在初夏的微风中摇荡,我的思绪也随风飘荡着,想象着自己是童话中的公主,在铺满鲜花的道路上漫游,眼里都是赏心悦目。正当自己心旌摇曳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对不苟言笑的小眼睛正好捕捉到了我游离的眼神。我的脸刷地红了,赶紧把目光移向黑板,我发誓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一节课。父亲来了,带了我爱吃的菜,还有几个余温尚存的鸡蛋,嘱咐我与其他同学一起吃,同时颤颤巍巍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大堆已经折平的钱,“不用担心钱,在学校吃好学好。”不善言辞的父亲留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留下一脸羞愧的我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几个月后,当我终于冲破黑色七月,如愿考上自己喜欢的专业时,父亲笑了,像孩子般咧开嘴开怀地笑了,可我分明看到了父亲眼里噙满了泪花,我相信,那是喜悦的泪!

多年以后,当我历经辗转终于走上教师行业,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当我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我才真正体味到为人父母的艰辛,也才更留恋父亲那深沉的爱,也想在父亲节,祝福天下的父母亲一生都平安!

作者简介

曾清元,宁乡白马桥街道凤形山小学教师。喜欢旅游、阅读、涂鸦。用一颗热情的心,把平淡的生活过成诗和远方。

关注我们长按二维码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048.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