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爸爸们的深漂传奇:从知名贫困户,到拥有一栋楼

作为元老级深漂,已为人父的“深一代”对一贫如洗的生活再熟悉不过。

哪怕落地深圳时,迎接他们的只是一片尘土和汪洋,他们依旧敢闯敢拼,赤手空拳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他们的深漂传奇是从无到有,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一处遮风避雨之所,从无依无靠到拥有一个家。

01

从知名贫困户到白手起“楼”

尽管如今生活已经顺遂,燕麦谈起自家爸爸稻子时,还是觉得很心疼。

稻子生于1964年,家里是村子里知名的贫困户,说是“知名”,就是穷得全村人尽皆知。每天上课前,他都会去很远的鱼塘抓鱼,在市场卖完后,再跑去上课。卖鱼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多多少少能补贴一点家用。初中毕业后,他就辍学去工地,顶着烈日搬砖。

稻子出生的时候,妈妈难产去世了;十八岁的时候,爸爸也去世了。还没开始适应成年的世界,就失去了父母的庇护,从此之后,生活的酸与苦都只能自己嚼碎往肚子里咽。无依无靠的他,只身一人到广州闯荡,与人合伙开了一家物流公司,生活渐渐起色。

亲戚们在深圳龙华建楼时,稻子也用积蓄和借的钱,在一旁建了一栋七层高的楼。那时是2004年,龙华尚未发展,大片的空地亟待开发。建楼之前,他也没想到以后深圳的房子会那么值钱,只是想跟亲人住在一块,相互有个照应。

现在的他不仅有依有靠,还有钱有房,只是这些看着很幸运的事,在过去其实难以预料。对于当时的稻子而言,决定建楼,就意味着要一边工作一边还债。建楼之后,六个孩子在深圳读书,他在广州工作,还得和燕麦妈妈两地奔波。

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好,公司的发展却越来越吃力。管理更加规范的竞争对手层出不穷,公司最大的客户流失后,稻子的公司资金难以周转。2013年,他终于还是结束了在广州的生意,回到深圳,回到家人身边。

在深圳,稻子也有想过东山再起,重操老本行,但深圳的商业氛围跟广州差异太大。在广州招人,在街头和广场挥一挥手,就有一大帮师傅愿意跟着干。深圳的高楼大厦里都是白领和精英,人力成本相对较高,他的生意经只能中断。

2011年到现在, 3元一笼的沙县蒸饺涨到8元,稻子家出租的两室一厅也从500元涨到1500元。几层楼的出租收入能抵一家八口的支出,稻子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长大成人后经历的所有委屈与苦难,在宁静安详的日子里,慢慢失去了色彩。

喝茶、搓麻将、逗燕麦妈妈,是稻子生活的新色彩。燕麦妈妈比较木讷内敛,为博她一笑,他可以一边唱着粤剧,一边扭扭屁股和做做鬼脸。即使是老夫老妻,两人还是会小吵小闹,吵完他都会主动示好,乐此不疲。看燕麦妈妈的脸色做人,也是稻子生活的乐趣。

02

工作二十年,跳槽十二次

张蛋蛋的爸爸张比尔是资深管理顾问,他的一张嘴,在外能说会道,是赚钱的利器;在内则“胡说八道”,是讨嫌的神器。明知要忍受张蛋蛋的白眼,他还总是一本正经地要求做亲子鉴定。

“我这么帅气,你真的是我的娃?”爸爸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张蛋蛋都能一比一还原。而关于爸爸的传奇,张蛋蛋尽管常常听得走神,但也能生动地复述,因为那些经历很难让人不印象深刻。

张比尔生于1968年,大学毕业那年,国家已改革毕业生分配制度,拿不到“铁饭碗”的毕业生,只能自己找工作。1993年,他从武汉来到深圳南山,是外地较早去深圳打工的一批人。

当时有暂住证才能租房住,有工作才能办暂住证。没工作没证没房,实在找不到地方,张比尔就和朋友两个人上山住。当时许多罐子放在地上,却没想到是骨灰,发现自己呆在坟场,俩人吓了个半死。

张比尔后来到一个灯具厂工作,那个年代厂里的设备不仅没有现在先进,连感温仪也没有。他工作一个月就看到很多人的手被砸烂,还有一个人因为工作时间太长过于疲惫,直接被机器砸碎了脑袋。那时候不赔工伤,只赔很少的钱。

工厂的工作环境太过恶劣,张比尔常常呆不久就离职,仗着自己是名校出身,不停跳槽当总管,工资和职位都越来越高。

但也有过识人不善的时候,张蛋蛋妈妈带同事回家,结果被卷走了所有证件。求职的时候,他只能拿着之前复印好的简历和资料反复复印,不被公司认可,也无计可施。有时候,遇到外国的面试官,还会被嫌弃英语说得太蹩脚。

年轻人的求职路,大抵是千磨百折的。穷得揭不开锅的时候,张蛋蛋妈妈上市场买菜都舍不得买肉,但张比尔还是坚持要给张蛋蛋买最贵的进口牛奶。饿着自己也不能饿着孩子,而且要将最好的留给孩子,这大概是为人父母不约而同的默契。

在经历了12次跳槽后,张比尔最后去了一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家财万贯的老板为了炒股,把房子和写字楼都卖了,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转而把公司卖给了他。老板的失利成了他的机遇,而机遇,有时就是这么可遇不可求。

公司的发展步入正轨后,他几番衡量决定回武汉创业。尽管深圳各方面都很好,但行业竞争比武汉激烈,而且内地的管理与沿海地区相比较为落后,武汉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经过三十多年的打拼,张比尔在深圳、武汉、惠州各拥有一套房,在很多人眼中,已经算是个成功人士。而在张比尔眼中,曾经经历的风风雨雨也都是一笔珍贵的财富。

“让人生经历更丰富,也是成长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在他的人生规划中,30岁之前,重心主要放在学习上。30岁之后,重心就放在赚钱上。有了孩子后,张蛋蛋的成长就是他的规划,现在他决定等张蛋蛋独立了,再退休。

03

17岁时人在漂,47岁时心在漂

粗面不仅跟爸爸大碗生肖相同,出生的地点也相同。不同的是,粗面在深圳长大,1973年生的大碗,在农村长大,而且是所有人都穷得叮当响的农村。

每天下几粒米加很多水煮成一大锅粥,配点咸菜、酱油,一顿就过去了。偶尔隔壁村的姨婆,挑着扁担走十几里路,送来两箩筐番薯,日子才好过点。

穷人家的孩子,过早地学会懂事,小学毕业,大碗就出来当学徒,赚钱补贴家用。杀过猪,也种过豆芽,他现在看到豆芽都没什么胃口。

照大碗的话来说,17岁时,他就“飘洋过海”到香港收购废品。同行的人看他年纪小,都会照顾他,让他负责煮饭。在海上飘荡了两年,听说深圳能赚钱,他就带着100块来了。

60块钱买车票,再买点食物办个边防证,最后就揣着30块到南山。那时候的深南大道尘土飞扬,令他吃惊的是,有些地方的房子比老家还破烂。

大碗跟着叔叔做海鲜生意,打了两年工,没拿一分工资。自己出来做生意后,他给一些酒楼和娱乐场所送海鲜,在24岁的年纪赚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万。本来顺风顺水,结果遇上市场改造,凉了。

回老家相亲时,大碗遇到粗面妈妈,两人一起回到深圳打拼,婚后开了一家唱片行。回想起这家唱片行,大碗总会想到个头小小的粗面拿着麦克风唱“爱拼才会赢”,逗笑了很多客人。

第四个孩子出生后,经济压力越来越大,他只好关了店铺,到宝安经营一家鱼塘。从屠夫到渔夫,中间已隔20年。本来顺风顺水,结果遇上填海造陆,又凉了。

在40岁的年纪,大碗和粗面妈妈决定安家。看着不多的积蓄,两人最终还是放弃在深圳买房,转而回老家建房子。40岁仿佛是一道槛,之前迫切地想要扎根,想要安定;之后,却不得不面临零积蓄的窘迫。粗面觉得,房子并没有带给爸爸想象中的安全感,反而像是一座山,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如今大碗还没退休,就处于半失业状态。工作越来越难找,没有再创业的资本,没有学历,只有不被人看上的年龄。大碗接的每份工作都不稳定,为维持生计,只能得过且过。

不知道何去何从的他,压力一大,烟就抽得越来越凶,背着家里人,在外头,一天一包地抽,仿佛不抽,内心的恐惧就无处宣泄。时间不仅偷走了他的睡眠,还偷走了他的眼泪,想哭的时候,眼睛还是干巴巴的。

粗面常常听爸爸说,他这一生没什么成就,最大的成就是能养大四个孩子并供他们读书,只要他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好。

其实这句话,大碗也常常跟别人说,听过的人都会冲他发出惊叹,能养大四个孩子,在教育成本越来越高的时代,确实不容易。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怎样过,但看着孩子长大,是他内心不多的慰藉。

04

爸爸的传奇,未完待续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爸爸们发家致富的唯一途径,就是到更广阔的空间去闯荡。他们踏出农村,走向城市,催促他们拼搏的不是对美好生活的想象,而是对饥饿和贫穷的恐惧。

那段跌宕起伏的岁月,那些苦不堪言的回忆,在“时间”这层厚重的滤镜之下,看着都像是不能复刻的传奇。

爸爸常说,我们这一代是幸福的,能在安静的校园里读书,能在干净的大道上行走,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不用再经历他们所吃过的苦头。而我们这一代的幸福,其实是他们赤手空拳拼搏出来的。我们能享有的快乐,实际上是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之上的。

感谢曾经那个早熟的少年,在每次受伤过后都足够坚强,向未来奔赴,成为了我们的爸爸。也感谢现在这个努力的爸爸,为我们创造了自由自在的成长空间,并教会我们什么是爱,什么是乐观,什么是勇敢。

爸爸的传奇,未完待续。

我们的人生刚刚开篇。

谨以此篇献给所有为爱发电的爸爸们

你们可以不坚强,但身体一定要硬朗!

父亲节快乐呀!

爸爸的传奇,你知多少?

欢迎在留言区分享受访对象 |感谢@燕麦@张蛋蛋@粗面和爸爸们作者 | 鱼丸审核|木木图片 |来源于网络

15626789753 微信/电话同号

点个【在看】送爸爸C位出道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148.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