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官宣:天赐操作系统首轮融资20亿元;28岁CEO王一鸣:重构基础软件

良机酒家有个规矩,每周五晚上都会让小翠出一个热门话题,写到门口的白板上,然后让所有来宾参与讨论。如果某个来宾的提问或者爆料能够让大家鼓掌或者安静下来,他的酒水就可以免单。上上周的话题是:“中为开源操作系统的版权和许可证声明丑闻”。这个事儿说的是上上周中为公司开源了它的河马操作系统源代码,用了我们国产的围场许可证。但很快有人发现其中含有一些常见的开源软件包,中为公司一不小心把这些开源软件包里边的许可证和版权声明给替换掉了。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还算热闹。28号桌上有一个戴着眼镜、光着头的小伙子,个子不高,但嗓门比较大。这小伙子站起来,用带着浓重湖南口音的普通话说道:“还不是全局替换工具搞的?领导定了时间要开源河马操作系统的源代码,但平时写代码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管这个事情,源文件里边没有任何围场许可证相关的版权声明。后来时间紧,就安排一个小伙子写了个脚本程序,全局处理所有源文件的许可证,结果不小心把另一个开源软件的版权声明整个儿给替换了。”这小伙子估计就是中为公司来的,说的显然是实情。但这哪儿算得上爆料啊,大家伙儿肯定不买账。一时间嘘声、口哨声都出来了。片刻之后,小翠示意大家安静。这时,17 号桌上有人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喉咙,说道:“我说吧,这事儿就像是请民工打磨芯片上的厂家标志要弄上去自己家的标志,结果干活儿的民工不小心,把自家标志的字母顺序给弄错了,本来应该是 Opq,结果整成了 Oqp——要怪只能怪后面两个字母长得太像了。”顿时,人群中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而上周的话题则是:“华静止公司抄袭国内开源操作系统源码风波”。这事儿说的是中国最赚钱的华静止公司最近发布了一个操作系统,叫 theOS。一听这名字,就让我想起了有一部科幻片叫《The One》,李连杰出演的,说的是末日救世主。theOS,这名字也太霸气了——唯我独尊,一统天下!光看这取名的水平,我就觉得比其他 XXX Things OS 之类的不知道强多少倍呢。可马上有人对比了 theOS 和另一个国产开源操作系统的源代码,发现 theOS 的核心源代码,基本上就是这个国产开源操作系统源代码的经过清洗的版本。代码清洗,是一种更加高级的软件打磨技术:不是修改个许可证就好,而是要修改源代码,比如把 AAA 这样的东西全改成 BBB。当然如“某某某版权所有,侵权必究”这样的字眼,一定会换成华静止公司的。起先,大家的争论焦点是华静止公司是不是要吃官司。但突然有人站起来爆料说,这两公司有商务合作!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小翠开始倒数 30 秒,还没数到 20 呢,有人站了起来说:“为啥华静止公司不干脆找个国外不太知名的开源操作系统抄一下算了?”这问题提的实在太好了。theOS 算是物联网操作系统,以前叫实时操作系统,简称 RTOS。有人统计过,这 RTOS 开源不开源的,全世界加起来有 2000 多个。为啥呢,就是因为几千行代码就可以写一个 RTOS 出来,再加上各类开源软件,一个“自主”的 RTOS 就成型了。这两年,自打有了物联网这个概念后,一向默默无闻的很多 RTOS 都纷纷打上了物联网标签。几乎所有中国比较大的公司都在搞自己的 RTOS,比如最大的游戏发行商特讯公司,就有自己的物联网操作系统,华静止自然也不会落后。但说实话,这个问题提的好,华静止公司完全可以拿一个国外不太出名的开源 RTOS,经过一番深入打磨,然后说是完全自主开发的岂不是更好?不得不说民间有高人。8号桌上一个个子高高的中年大叔站了起来,解释道:“抄国外的,一旦被发现就成了国际丑闻,抄国内的,那顶多算人民内部矛盾啊!”瞧瞧,所有深刻的道理,总是只需要十几个字儿就能说明白。那是一个周一的下午,亮爷找我谈天赐操作系统之后大概十天左右,店里没啥客人。我喝着北冰洋,迷迷糊糊看着吧台上一只走走停停的蚂蚁。那蚂蚁这儿探探,那儿闻闻,不慌不忙,甚是自在。我一拳砸了过去,嘴里念道:“这是你的命,得认!”小翠被我一拳砸下去的声音给吓醒了,回过头来问是啥情况。我正要跟她讲命运的道理,突然有个文质彬彬的年轻小伙子推门进来了。虽然因为年轻时写代码看屏幕过多,导致我现在眼睛老花严重,但这小伙子我还是认得的——一个月前是我们这儿的常客,但最近没怎么来。小翠见人来了,立刻认了出来,说道:“王总稀客呀,您快坐,我这就给您做柠檬水。”王总没有坐到他以前常做的 17 号卡台,而是径直走到了吧台上,坐到我的对面,说道:“谢谢小翠姐,还是柠檬水。我这次来,是趁人少专门来答谢七爷的。”还没等我说话,小翠先搭上话了:“哟,听王总这么说,您的天赐操作系统这是拿到投资了呀!得恭喜呢!”。“是的,多谢小翠姐。一个月前拿到十几个 TS(指投资意向书),这两天终于签了投资协议。我能拿到这笔投资,有七爷的功劳,所以这次特意来登门答谢。”听王总这话,我想起了刚才被我砸死的那只蚂蚁——世事无常,难道这小伙子是给我送干股来了?我知道他那天赐操作系统的设计思想来自我的操作系统方法论,但既然我写了公开发表的文章,就是希望有人可以重视方法论,从更高的维度上重视操作系统,而不是简单模仿。我知道理论和实际相差十万八千里,从没想到因为那几篇文章可以得到什么好处。我也知道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几乎没有,掉菜刀的事儿倒是挺多。于是我提高了警惕,说道:“恭喜王总,这么年轻轻的,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你答谢我干嘛,难道就因为那几篇文章吗?”“不仅仅是那几篇文章。您听我讲就知道了。”王总拿着小翠递给他的柠檬水,喝了一口,然后跟我讲起了他这几年的故事。虽然小翠早就告诉了我,但我从未听他讲过自己的版本——“我其实是一个富二代,在美国普顿大学读了本科和研究生回国的。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中国人如此聪明勤劳,为啥就不能做自己的操作系统出来?五年前我就注意到您的文章,非常认同您的观点:做自己的操作系统,集成、模仿是不行的,必须从更高的维度看操作系统,只有做了自己的编程语言、有了围绕自己的编程语言的编程接口以及配套的开发工具,才能把握操作系统,建立全新的生态。“所以我一直在苦苦思索,到底什么样的编程语言才能担此重任,构建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生态?经过两年的苦苦思索,我终于有了答案:一个符合最大众潮流的低代码甚至无代码编程语言才代表未来。于是有了天赐操作系统的 VajaScript 语言。这个语言,只要会英文的人就可以编程。“去年,我看到国内两个自主操作系统团队拿到了上亿的融资,我感觉我的机会来了。于是,我找我爸要了三千万做种子资金,找了十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给他们百万年薪和若干原始股,找浙江一处别墅,开始按照您的指导思想,我的思路打造天赐操作系统。说起来,天赐这个名字还跟您的良机酒家名字有关系:天赐良机嘛。“经过了大半年,系统有了雏形,还找了一两个项目做了试点。我开始拿着商业计划书找投资。“为了花小钱办大事,我在者也网上做了一个虚拟的讨论:《您对国产天赐操作系统有何期待?》,并表明内含虚拟内容。没想到,一堆人参与了进来,还上了者也网的热搜。也许人们真的已经讨厌了那些模仿、打磨已有操作系统的路子,真心希望天赐可以成功。这个虚拟的讨论,反倒为天赐加分不少,一下子就引来了诸多投资人的关注。“当然,很多人也被我整懵了,不知道这天赐到底是真项目还是假项目。但凡是我看得上眼的投资人都知道是真的,于是项目的估值水涨船高,一堆投资人给我 TS。我挑来挑去,选了一个国资背景的大基金做领投,三个知名民营背景的大基金做跟投,昨天晚上敲定了最终的投资协议,而且我要跟您讲的是:钱先到账那投资协议才生效的哦。”听到这里,我有点惊讶,也着实佩服眼前这年轻人。他头发浓密、干干净净、文质彬彬,穿一身休闲服装,背着一个双肩背包,一点儿不像那些整天加班、灰头土脸、头发稀少的西三旗码农大叔。“您知道我最后拿到多少?”年轻小伙子伸出两根手指超我们比划了一下。小翠说:“两亿?十二亿?”“投前估值200亿,融资到账20亿!”年轻小伙子静静地说道,眼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炫耀,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这次来,除了答谢七爷之外,还有个不情之请:我希望把良机酒家盘下来,因为良机酒家可以说是天赐的福地,没有良机酒家,就没有天赐啊!”说着就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了事先打印好的一式两份合同给了我,让我先看看,然后把杯中剩余的柠檬水一饮而尽,告辞了。我看了一眼那协议的标题:“天赐(中国)基础软件有限公司收购良机酒家的协议”。我是没有啥心思看这合同的,倒是小翠很感兴趣仔细看了起来,一边一惊一乍地唠叨着:——哎呀,七爷,出价不错啊:100万呢!——哎呀,这条不好,只给股份,不出现钱。“我不卖!”我对着小翠大喊道。到了晚上,良机酒家又慢慢热闹了起来。不知道啥时候亮爷摸了进来,坐在吧台我的对面,唉声叹气地对我说:“唉,我们的基金盘子太小,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啊!”“你没跟进,也许是好事呢。”我跟亮爷说道,“一念天使、一念魔鬼,结果就在一念之间。”因为我知道,王一鸣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本文人物情节纯粹虚构如有雷同,巧合使然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289.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