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是财色兼收,还是坚守爱情,一道让人崩溃的选择题

发送:遇见,可以看到《遇见之幸》的所有更新链接。往期链接:50.荒地没人耕,耕了有人抢51.被凤凰男抛弃的美厨娘,成了富二代们争抢的对象52.用心险恶,绿茶试图用一张照片拆散一对有情人53.前妻,现女友,红颜知己,谁才是最懂我的人54.嘴上说我不想做“软饭男”,身体却很诚实以后遇见之幸改在每天晚上9点58发文哈,星标“轻罗小扇的耳朵”可以第一时间收到推文哈55西餐厅的侍应生都长着一双极势利的眼睛,但他们又努力地掩饰着,用冷漠的客气来服务你,但你会感受到那双眼睛后面的看不起。当然,这个鹿笙不会有感觉,原大鹏被那些目光刺得心疼。就连鹿笙也察觉了,鹿笙不由分说拉原大鹏进去。她心里想的一句话是:钱是人的胆。如果没钱,自己跟原大鹏敢进这里来吗?不过,鹿笙从出生开始,家境就很好,从小到大,一直没尝到缺钱的滋味。直到跟原大鹏在一起,她总是问:“你说个数,多少钱才能让你不用送外卖!”原大鹏嘿嘿地笑,说:“那是我最后的自尊!”鹿笙并没征求原大鹏的同意就点了两份一样的套餐,还点了一瓶红酒。原大鹏说:“干什么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鹿笙也不说话,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到第三杯里,鹿笙开始说话,她说:“原大鹏,从今天起,我要挣很多很多钱。真的,你想象不到的那么多的钱。可是,我得先跟你分手。不过,分手这段日子,你不许找别的女的,你得给老娘守身如玉,知道吗?”原大鹏握鹿笙的手,“宝贝,你喝多了!”“没有,我才没喝多!”鹿笙的脸红扑扑的。终于还是多了,她和他走出那间西餐厅。她里倒歪斜地走在夜晚的街上,她大声唱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歌,他去拉她,抱她,她在他的怀里哭,她说:“原大鹏,你为什么不是有钱人?你要是有钱,我哪用跟我哥翻脸?我去抢回属于我的那一份,我要做战士,做英雄,我不会用雷炸死队友,我只是想让他觉得,我席鹿笙,他的妹妹,也是有用的人,我只是想证明这个,知道吗?”原大鹏泪如雨下,他只能紧紧地抱着他心爱的姑娘,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人生就是这么残酷,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是游戏的bug还是上帝的戏弄呢?西辞喜欢几米。一直喜欢了很多年。她最喜欢的一本是《你们我们他们》,里面有个片段是:当他忽然就将我抱起,满天碎花如落雨洒下,在周遭喧闹的祝福声中,我才赫然惊觉,这一切都是真的。一路迷糊犹豫,半推半就的个性,终于让我铸下大错。怎么办?已经来不及了,我根本一点不爱他。我泪流满面,他却以为我是喜极而泣……每次西辞都看得泪流满面。她想着能那样让人爱,是幸还是不幸呢?林赛翻到这一节时,说:“都怪这女的磨叽,这种大事,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怎么能有灰色地带呢!”林赛从来都是女侠,从来都是这么干脆。就连追帅哥,都直接带了礼物闯进人家公司,当着全公司的面向帅哥表白,结果帅哥转身就进了洗手间。林赛自己讲时,眉飞色舞,西辞推她说:“你啊,你啊!哪有你这么生扑的,要含蓄些,看,把人吓跑了吧?”林赛说:“现在的男人心理素质也太差了,他跑进洗手间那一瞬间,我就觉得索然不无味了。正确的姿势是他当众把我抱住,然后狂吻,周围都不存在了,世界只剩了我们俩个!哇……”西辞把心形抱枕扔了过去,“偶像剧看多了吧!”林赛哈哈大笑,“上辈子我一定是个爷们儿吧?”西辞跟着鹿筝从东京回来,手还没好,但也还是回了公司。再见到张伟,张伟略略有些尴尬,倒是西辞主动跟他讲话,她跟大家说:“机场都没出就赶了回来,没给大家带礼物,下次一起补上哈!”她跟从前一样大声问:“张师傅,这次咱们做什么好吃的啊?”张伟本来以为西辞会甩脸子给他看,看到西辞一副没事人儿的样子,他便也跟着放轻松了。倒是温让黑着一张脸,他跟MDD讲过要换厨师,但长得帅又口才好的厨师也并不多,况且荞麦一再坚持。西辞不上手做饭,她很认真地给张伟打着下手,认真地学习着。每天晚上,她都会认真地写菜谱,心得,发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公众号的粉丝们口口相传,渐渐多了起来。张伟大厨不光是人帅口才好,厨艺也真的是一流的。更为难得的是,张伟在法国呆了五年,做出来的东西中西融合,会让人特别惊喜。相比之下,西辞那简直就是太业余的水平,西辞好学,也是真心喜欢,所以偶尔也会有小创意。因为有之前那一点不愉快,张伟对西辞也保持了一份敬重,两个人倒真的能坦荡做起朋友来了。西辞知道了鹿呦呦的那场离职风潮,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对鹿呦呦的负面报导也一再上了热搜,很多人出来说在鹿呦呦吃出了头发,鱼不新鲜,汤里面有奇怪的东西,甚至有人说在鹿呦呦的灌汤包里吃出了避孕套。就连温让看了都说:“我根本就不是墙倒众人推,而是有预谋的买水军开黑!”西辞太知道被网络暴力的滋味。她打电话给鹿筝,他的嗓子哑着,西辞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半天,她说:“有好好吃饭吗?”最爱的人,不能并肩作战,她能做的也只是关心他有没有吃好饭而已,这让西辞觉得自己很无力,什么都帮不到他。西辞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写了篇文章,她说: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饭,好吃,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说饭不好。好些人来回复西辞,说不用担心鹿呦呦,只要开门,门口都还是排着大长队。胃不会骗人,人心不会骗自己。西辞截了图发张鹿筝,鹿筝没回。此刻,鹿筝正在接受股东们的质询,一位老先生说:“能者上,庸者下。鹿筝,虽然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但你一直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倒是汪副总,一直都在公司里,她有能力,也能把握大局,所以,为着我们鹿呦呦的前途着想,也为了你爸爸的心血不付之东流,我们希望你能让出位子……”话说得不无道理。鹿筝看了一眼低着头摆弄着手里一支笔的汪贞,她脸上一副淡然的模样,而她旁边的鹿鹿则是一副不自在的样子,一会看看鹿筝,一会看看老妈,表情极为复杂。鹿筝还没说话,门开了。进来的居然是马瑞明和马晓羽。后面还跟着一些手里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贾总急忙站起来:“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老贾,稍安勿燥,稍安勿燥哈!我也是股东,现在我手上拥有鹿呦呦百分之十七的股份,请问,我可不可以坐呢?还有,有看好鹿呦呦,我要给鹿呦呦投资八千万提高员工待遇福利,这笔款,也上就可以到帐,这也是履行之前我跟席总之间的协议!”后面这番话,是对着记者说的。鹿筝万没想到会有这样峰回路转,戏剧化的情节。他长长地松了口气。股东会结束,瑞宝集团注入大笔资金挽狂澜于既倒的消息立刻从一个点向四面八方传了出去。伍英也让鹿呦呦的法务出了律师涵,在官微上声明,凡是抹黑鹿呦呦的,鹿呦呦一个都不估息,一告到底。凡是真的侵犯了消费者权益的,只要有真凭实据,鹿呦呦百倍赔偿。各门店也传来消息,鹿筝那封致鹿呦呦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起了作用,很多员工都选择了留下来。可这并没让鹿筝松一口气,因为从股东会出来,马瑞明进了鹿筝的办公室,马小羽昂头挺胸地,还悄悄捅了捅鹿筝,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鹿筝不明白这对父女在搞什么鬼。他只是从会议室出来前,看到汪贞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倒是鹿笙手捂着半边脸趴在会议桌上。进了办公室,马瑞明拍了拍鹿筝的肩膀:“虎父无犬子,虽然你没经营过,但一出手,恩威并施,是块做大事的料。我看好你。这样,我出资五亿帮你收购你想收购的股份,还有,要开拓海外市场,民以食为天,中餐高端化经营,你们也要想想办法,还有,那个MDD想收购你们,让他们别得瑟,咱收购他们!我早看不惯他们本就是中国人,打着洋快餐的旗号在中国赚钱。”马瑞明很有一种挥斥方遒的企业家气慨。鹿筝倒是清醒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问:“马伯伯,条件呢?”鹿筝想到的是:如果鹿呦呦姓了马,也并不比姓了汪是更好的结果。他要守住老爸这么多年的心血。鹿筝万没想到的是马瑞明说出来的竟然是:“我的条件就是一个,你当我的女婿,娶晓羽,你也知道晓羽是独生女,以后,不光鹿呦呦,瑞宝集团都是女的。鹿呦呦的投资权当我给女儿送的嫁妆!”鹿筝当场石化。(未完待续)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320.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