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怎样让生活好看? 要活在此刻,而不是别处

2013年3月30日日本神户,人们聚集在河边赏樱,以庆祝春天的到来。(图/TrevorMogg/AlamyStockPhoto)生活自有安排,自有它已成体系的辽阔远方。好生活没有所谓定义与标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生活家”,不为外物羁绊,活得自得其乐。萌萌的人生,与《我的前半生》相似。35岁之前,她是一家火锅店老板,谈不上锦衣玉食,但生活宽裕,“去超市从来不看价格,直接买”。35岁的开端,她和千万人一同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业务停滞,员工陆续辞职。店长徐君也选择了离开。这个31岁的男人去年刚刚结婚,夫妇俩用父母的积蓄付了首付,买了房、买了二手车,简单装修后入住,本来今年的家庭计划是备孕生娃。最初,辞职后的徐君和萌萌一样,赋闲在家。4月中旬,他给萌萌发了一条微信:“姐,我把电动车改造了一下,开始送外卖了。”萌萌看到这行字,心里一紧,又担心问太多会伤害一个男人的自尊。两人心照不宣。萌萌说:“挺好的,骑车注意安全。”徐君骑着妻子的粉色电动车送了几天外卖,发现这辆车龄3年的小车负担他1.78米的身高、80公斤的体重有点力不从心——差不多半天,车就没电了。在萌萌、徐君生活的那个北方三线城市,一个外卖小哥,根据距离远近,每送一单平均收入4.5元。一个月做下来,徐君收入4000元。他决心找一份新工作。不是每个外卖小哥,都能月入过万。/图虫创意因为疫情,本地最大的私营药房开始进行门店扩张。徐君凭借过往的工作经历,找到了在新门店当助理店长的工作,月薪4500元,有五险一金,月休4天。虽然现在的收入与火锅店店长的时代没法比,但徐君还是挺开心:“从4500元干起,一年后有希望升职加薪。我和老婆的生娃计划也要提上日程。”或许这就是生活,永远没有所谓固定公式,快乐与否也没有唯一标准。就像萌萌,这个曾经穿着黑色工装忙忙碌碌,心里只有“业绩、营销、GMV”的小老板,而今虽然“没有固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却在某天忽然觉得“似乎还是当下比较开心”:“没有了过往的焦虑紧张,活得清透爽朗,就连空气都变得可爱。”变化还来自真实的数据。去年秋季萌萌体检时发现的小肿瘤,在今年5月复查时明显好转。有一天,在家里看综艺的萌萌,忽然感到心有戚戚焉。在明星生活观察类节目《让生活好看》里,她看到郑爽在家里用二十多麻袋沙子、一个木头躺椅、一把大伞打造了一个迷你马尔代夫网红沙滩。另外,这个女明星还在家里开玩具车。这些小事,给郑爽带来无限快乐。在经历过事业和爱情的滑铁卢后,多少人对郑爽说“你应该崛起”,但对她而言,她想要的生活反而很简单——“就是开心”。《让生活好看》剧照。演员郑爽在家里用二十多麻袋沙子、一个木头躺椅、一把大伞打造了一个迷你马尔代夫网红沙滩。再看伍嘉成——在巴厘岛冲浪,闲时做做蛋糕,热爱健身,四只肥猫轮流撸⋯⋯伍嘉成活得健康自律。但郑爽觉得他的生活“太完美”,也许有点“小瑕疵”会给生活增添更多乐趣。萌萌发现,这档展示都市生活不同样貌的节目,其实给了她观察他人、回观自身的机会。“生活是自己的。何为好生活?没有所谓定义与标准,更不存在对与错。”“主动消费降级,享受匮乏的快乐”作家闫红对此深有感触。前年,闫红在东京“富人区”——港区白金台生活了两个多月,近距离观察日本变为“低欲望社会”后中产阶级女性的生活:“她们就是自在地背个Coach的小包逛超市,很少人用所谓重奢包。对于所有经过从富有到贫穷这个下坠过程的日本人,包就是用来装东西的,不再是用来彰显身份的代表。买个包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只是被欲望牵制了。商业环境给现代人制造的缺失感,你要学会消解。对于东方人而言,隐忍和安全的生活,远比自由重要。”闫红在《我的便携式生活》中说:“我最近有个体会,主动实现消费降级,其实还挺治愈的——眼下是多事之秋,你不能像过去那样赚钱了,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花钱,与其郁闷于物质生活的下行,不如接受现实,学习主动消费降级,享受匮乏的快乐。”3月,萌萌绕着自己城市最大的人民广场走了一圈,发现沿街很多商铺,包括服装店、旅行社、咖啡馆,都在橱窗上贴着“出租”或“转让”字样。多少小店,没挺过这个春天。/图虫创意4月,萌萌决定,注销自己的火锅店。从一楼到四楼,她给所有桌椅设备、电脑、空调拍了照片,一共48件东西,统统发到闲鱼上,挥泪大甩卖。一台柜式空调,两年前8700元购入,如今以1300元售出。注销企业的同时,她开始做自由撰稿人,过上了在亲戚眼中“衣食堪忧”的“没有单位养活、没有基础保障”的生活。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季度,萌萌发现,自己因祸得福。“黎明即起,洒扫庭街,饮食约而精,园蔬胜珍馐。”清明前后,她在自家小院里种了桂花树、石榴树、茉莉、月季、草莓,并播种了南瓜、丝瓜、小白菜和小葱。如今的萌萌,每天清晨6点起床,到院子里翻土、浇水,摘草莓。女儿常常是7点醒来,共进早餐后,一家三口在院子里玩一会滑梯和蹦床。先生8点30分出门工作,公公婆婆像上班一样,每天9点来帮萌萌照顾孩子,萌萌从此时开始“自由工作”。下午5点,公婆回家,萌萌开始准备晚餐。饭后,一家人晚上的固定节目是去广场散步,看阿姨们跳广场舞。2020年5月,合肥,阿姨们戴着口罩跳广场舞。/图虫创意“在小说《包法利夫人》中,女主角完全被个人的物质欲望牵制,并且误会这种欲望是一种浪漫——她认为自己必须坐在地毯上,才可以谈恋爱。适当的欲望可能带来舒适,但是过度的欲望却可能将人摧毁。最终,负担不起沉重账单的包法利夫人以自杀谢世。” 闫红说,“人生总是负重累累,但我们还是有办法让它变得便携一点。”闫红总结了自己今年的生活经验:“保持低成本运行。花钱随性,但是欲望不多。不为外物所羁绊,更加专注于生活。”生活在二线城市合肥的闫红最近对“富有感”很警惕,对“强大感”也很警惕:“我知道这种感觉一旦被唤醒,贫穷感与弱小感也会被唤醒。没钱不可怕,但贫穷感会让人生变得局促,我愿意更加谦虚地活着。人生无常,我们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其实是一种偶然,并不是必然。每个人都应该自得其乐。”“即使不在春天里,也要活得在春天里一样”亦舒的小说《一点旧一点新》,书名来自一句英文谚语:“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 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lue.”意思是,新娘在结婚当日须穿戴一些旧东西、一些新东西,一点旧代表对过往生活的眷恋,一点新代表对崭新生活的向往。一点新一点旧,也许是一种暗示——生活自有安排,自有它已成体系的辽阔远方。去年年底,作家黄佟佟的生活进入一个瓶颈区。她身体不好,精神恍惚,每天睡在父母家的高低床上,内心总有一股强烈的失败感。疫情发生后的一个傍晚,黄佟佟在午休的混沌中从床上重重地摔了下来。“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我花了半小时思考我的人生,为什么大龄如我还在过这样爬高爬低的生活?我到底要做什么,才能改变现状?”她在公众号“蓝小姐和黄小姐”中如此感慨。她痛定思痛,开始反省,并试图改变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寄居者”的身份,改变自己不快乐的根源。“你可以拥有贵的东西,但也可以享受便宜的东西,在所有的维度里,你都能自洽,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舒适,这大概是一个人、一个家最好的状态。”曾经的“超女”黄雅莉也在最近装修了房子。暂时买不起她心目中的理想大宅,只能选择在郊区长租,她说:“我的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黄雅莉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生活。/微博黄雅莉亲自装修房子,在小院里种菜。网上买的马桶在运输过程中发生破损,无法使用,她就进行二次利用,把这个白色马桶放在菜园里作为小憩的椅子,竟然一点也不违和。黄雅莉特意找人写了“山田心”三个字,做成匾额挂在屋子里,并且用来命名这座租来的房子——“山”是泰山可倚,有朋友作为自己的靠山;“田”是衣食无忧;“心”是称心如意,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朋友们发现了这个宝藏女孩,不少人找她改造自己的旧物,这个过程被黄雅莉称为“借光计划”。艺人大张伟请黄雅莉改造的旧物是一个效果器,它是花儿乐队用的第一个效果器,是承载了他个人梦想的一个载体。黄雅莉的生活方式给大张伟带来的感悟是——“即使不在春天里,也要活得在春天里一样”。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能够对其做出规划和决定的,只有你自己。只要愿意,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生活家”最近,独居的小舟也对自己的生活进行了重新规划。26岁的她,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她试过与同学合租一年,发现合租虽然省钱,但影响了个人空间。“室友偶尔会在深夜带男友在主卧过夜”,住在次卧的小舟,不堪其扰。“这样的生活性价比不高”,所以小舟“必须换一种活法”。现在,她自己租住一个40平方米的一居室,卧室同时也是书房,朝南的阳台上种满花花草草;房子另配有小小的厨房、小小的洗手间。虽然这个空间的房租、水电煤、物业费要花掉小舟半个月的薪水,但是,每天早晨独自躺在大床上看到太阳升起,小舟觉得“值得”。“点外卖无论如何都凑不够免配送费的时候,会想到有人陪着一起吃饭该多好啊。”小舟说,换了一种生活的代价是偶尔孤独,所以每周末她会固定拿出一天时间与朋友聚会。“一个人生活会过得很自在,同时也会有被压力压得透不过气的时候,而此时,朋友就成了我最大的依靠。他们总会陪着我渡过艰难岁月,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就像独居19年的柳岩在《让生活好看》中说:“独居不是说我排斥和外界相处,而是我有我一个人的精彩,同时我也需要家人的陪伴和爱。”柳岩在综艺《让生活好看》中分享自己对独居的看法。从小舟、萌萌、徐君等人的身上,我们看到有趣的人生其实永远不止一种模式。闫红觉得,“此时此刻,你活高兴了,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不快乐的根源是——很多时候你并没有活在此刻,而是活在很多个别处”。5月底,黄佟佟长达半年的看房行动有了结果。她买下一套小公寓,进行了简单的装修:保留原来的木地板和旧浴缸等大部分硬装,在此基础上做了具有个人风格的软装。在装修的过程中,她得到了疗愈:“把一切都放在心里,一切都留有余地,一切都坦然接受,这才是充盈丰盛的人生吧。”而萌萌偶尔也会感慨,做小老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那些年真是烧包,每月从花店订包月的鲜花,花店小姑娘每周一到办公室换花、换水、给玻璃瓶子加上保鲜的药粉”。现在,萌萌每天傍晚从自家小院里折一枝土土的艳粉色月季花,插在陶罐子里。“与现在元气充沛的生活相比,过往那种虚弱无力的生活真的不值一提。”萌萌有时觉得,生活自有安排,自有它已成体系的辽阔远方。只要愿意,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生活家”,享受有质感的“好看生活”。(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萌萌、徐君、小舟均为化名)✎作者 | 苏枫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零食传”,现已上市点击封面即可获取本 期 看 点除了贵,网红零食没毛病迈克尔·莫斯:食品巨头如何操纵味觉小贩文化3.0:学习新加坡好榜样我们对北京的500种野鸟一无所知“破产三姐妹”出圈记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354.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