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专访《隐秘的角落》原作者紫金陈: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自己

采写 |张知依、侯卓君

版式设计|山伯语🐟

《隐秘的角落》伴着一路热搜收官,无数对于隐藏剧情的分析帖将故事重新推向了又一个高潮。这部改编自紫金陈的推理小说《坏小孩》的12集网剧,几乎已经提前锁定了今年的“年度神剧”。同时,对于这部剧集制作之精心、演员表演之真实、细节设计之完整,人们的讨论也仍在继续。小说原著也在豆瓣上引起关注,观众和读者对作者紫金陈也产生了好奇。6月22日,在该剧大结局上线之际,我们和《隐秘的角落》原著作者,推理作家紫金陈聊了聊。此前,紫金陈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剧集《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包括即将上线的《沉默的真相》,网剧业界有传言紫金陈是“IP锦鲤”,而他却谦说自己只是一个造毛坯房的,“我的任务是把毛坯房建好,至于能不能装修好,不是我能决定的,看运气的。”谈及原著小说的创作紫金陈透露,“除了犯罪的情节之外,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自己。”网剧改编超乎我的预期

上周二,《隐秘的角落》在爱奇艺上线,看完免费的头两集之后,紫金陈在付费点播开始的第一时间自己花钱下载了剧集,一口气看完了。“我觉得改编得太好了,远远超出我的预期。”紫金陈说,自己是完全抱着路人心态看的这部剧,他没快进,也没倍速播放。倒不是因为自己是原作者,才觉得好看,此前,另一个作品因为改编得过于文艺,他看起来挺费劲的。“我这个人艺术上的追求比较低,看一个剧觉得‘好看’最重要。故事要好看,讲故事的节奏要好看。”“好看”是他对剧集的要求,同样是他对自己赖以谋生的小说创作的严格要求:写小说首先必须好看,如果好看之后还能让人思考一些则更好。“因为如果抛开好看,就算写得再有深度,那都是很小众的曲高和寡,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表达。而且我写的是类型小说,如果商业上做不到有市场的话,再有思想都没有用。所以要先让大家看到,如果能让人有所思考就更好了。”这次的《隐秘的角落》他觉得好看,同样也是这个原因。他觉得《隐秘的角落》里演员都演的挺好。“这是真心话,从一个很质朴的观众的角度讲的。秦昊的表演我觉得很得当,不多不少正合适;张颂文老师的表演达到了我意想不到的地步,他的表演和我写的角色不一样的感觉,非常出色;普普这个小演员挑的好,演得也好,是让人一看就会很心疼的小孩。”说真的,《坏小孩》原著是一个挺晦暗的故事,《隐秘的角落》则采取了相对圆满的结局。很多人说是这一改编不过是是权衡之计,不过紫金陈觉得挺好的。“挺温暖的结局。我很尊重二次创作,而且对于原作者来说,其实我是一路躺赢的,因为我卖了版权又收到版权方给的钱,他们拍的剧红了,又带动书的销量,作家没有损失。”《坏小孩》的来历

2014年,写完《无证之罪》,紫金陈在给下一部小说找素材,当时正值他爱人怀孕,“我就想能不能写一个小孩的故事。”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带来创作灵感固然是没问题,但是,推理小说加上犯罪的情节也让整件事变得有些戏剧性。“因为我是职业写作者,一切事情都会往写作题材方向上想,小孩即将出生,可能别的作家会想到写个美好的童话故事,但是我本来就是写推理类的类型作家,所以……”所以故事就在几个小孩身上发生了。主人公朱朝阳自小父母离异,一直品学兼优,可父亲的新家庭却容不下他。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和他的小伙伴接连走入了一个个至暗的漩涡。朱朝阳有着十几岁小孩少有的定力和隐忍,一出场就不合群,明明被所有人孤立,却已经泰然自若。父母离异后他跟着性格偏执的妈妈生活,从小看着眼色长大,话很少,能藏事儿。于是他心思细密,戒备心也重,哪怕是对待同龄的孩子也不放松,获得他的信任很不容易。他也渴望父爱,渴望友情,但他有自己的世界。“其实除了犯罪的情节之外,朱朝阳的遭遇基本是按照我本人的情况写的。”紫金陈讲了他的人生经历:“离异的家庭,在中学成绩很好,经常被同学孤立。我有时候觉得,童年经历对人的影响是一生的。”他不讳言这段经历,“因为人强大之后,把所有过去的说出来是没关系的;如果人还没有强大,这些过去伤疤就会永远藏在心里,不会将这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写的。”人生经历是一回事,小说创作则能延伸出另一个世界。当几个少年出现在一个犯罪小说里,一连串的黑色遭遇指向了一些更为锋利的话题。“这本书叫《坏小孩》,但是我觉得三个小孩其实都不坏。有一些小说读者觉得书里面的朱朝阳是反社会人格,写的时候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的遭遇完全是因为家庭和外界导致。他原来是一个非常懂得隐忍,非常努力的小孩,就像他的课桌上会刻着‘吃的苦中苦,方做人上人’。但是家庭和社会一次次给他造成打击,才引起了他的反抗的过程。”紫金陈说,有时候成年人做事会瞻前顾后,但小孩往往很纯粹。这当中包括做坏事。于是,小孩子就变成了一面镜子,照见成年人的世界。“我觉得孩子有自己的世界,很多大人之间的事会印在小孩的成长里。比如说离异家庭,当然,现在城市里很多受过教育有文化的父母依然会维持一个在小孩看来是比较好的那种关系,但是还有很多离异的父母双方会处在一种针锋相对的战争中,对小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即使小孩子不说,但心里是知道的。成年的父母可能觉得小孩只是不懂,他已经学会把事情放在心里,而且很受影响。”

写作习惯:20万字小说,写90万删70万

紫金陈是一个很苛责自己的写作者。这种苛责表现在工作的周期上:他每天晚上写作,凌晨4点睡觉,中午11点起床,下午去工作室上班;更表现在创作时的反复折磨自己:二十万字的小说他想好大框架之后开始动笔,写到十万字发现逻辑哪怕有一点需要调整,都会推翻重新从头写,因为牵一发则动全身。而这样的事几乎发生在他的每一次写作中。“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我改不掉,有时候甚至连大框架都推翻了,一本20万字的小说,我可能前后会写90万字。明知道这个方法对创作是好的,但我每次都很厌倦,可是这好像是个魔咒,没法逃。”紫金陈没有把“吃得苦中苦”刻在自己桌子上,倒是刻在了自己职业作家的路上。从早期《少年股神》、《资本对决》,到后来“推理之王”系列的成功,有他吃苦之后成就的过程,更是他从业余写作到职业作家的过程。“学生阶段包括刚上班的时候都是业余写作,把写作当成爱好,也不是养家糊口的手段。”2012年,紫金陈选择当专职作家,“那就意味着只有做得很好才行,不然那连饭都吃不上。刚开始的几年经济压力非常大,我每个月消费控制在500块钱以内,一年消费不会超过6000块,那确实是非常艰难的两年,当时我曾经想过给餐馆送餐,把艰难的时刻熬过去,只不过那会儿没有外卖平台。是我运气很好,只熬过两年就开始赚钱了,本来以为五年之内能赚三十万就可以了,没想到2014年就到了百万的级别。”紫金陈总习惯把自己的顺利归功于“运气”, 遇到灵感是运气,成功赚到钱是运气,小说IP被改编、改编剧口碑爆炸更是运气。他说自己没有固定的技巧,每一次几乎都是全新的尝试,“其实这状态我想起来也是挺恐怖的。我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当作家写小说,所以经常活的很痛苦。”他偶尔要和抑郁的情绪做斗争,目前来看,他战胜的次数多一些。下一个故事

大概是因为他没有理所当然地躺在运气上,在每一个深夜的写作、推翻重来,一次次跟自己缠斗,反倒让影视改编的幸运频频降临在他的作品上。此前,紫金陈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剧集《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包括即将上线的《沉默的真相》。然而这一次,《隐秘的角落》的“运气”是真的不错。豆瓣目前9.0分的高分,是近年来少有国产剧得到高分。“《无证之罪》播出之后,也就是业内的朋友跟我说上几句,这几天,八百年不打招呼的朋友都来找我,跟我说我们全家都在看《隐秘的角落》”。现在,不仅经济状况变好了,毛坯房也屡屡被“装修队”看好,在外人看来果真是“躺赢”之后,紫金陈仍然经常感到困惑。“会有一些创作上的包袱,我觉得作品数量还不够,也算不上重磅。”他觉得自己必须在潮流之中观察更年轻一辈的动向与热点,又很担心浮躁的网络把自己卷走。“最流行的东西我不光得知道,我自己必须也得喜欢,如果只是知道但不喜欢,就没法感同身受。类型小说必须与时俱进,不然就会落伍,就会脱离时代。”“对我来说,写作的第一目的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但对社会的思考应该是每一个创作者的本能。”他觉得现在网络上的声音有时候挺让他困惑的,“为什么几年前大家都评论马云是个励志的代表,这几年多的是骂他是资本家?以前的政治课本上不是都说内因决定外因,为什么不努力的人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对成功的人充满戾气呢?”紫金陈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开始上网的2000年,“那时的互联网大家都是交流非常平和的,不管有钱没钱在上面,大家都是很平等的,为什么会现在会变成这样这样的发言生态?”会不会是那些让他归功于运气带来的成功,让他不自觉换了一套思考方式呢?如果放在几年前,他依然会这样问吗?“我不知道。其实当时我情况不好的时候,我好像也没有怨恨,我不觉得是有钱人在剥削我,我觉得只有自己的能力变强大,才能改变自己的生命。但是感觉现在不努力的佛系感却很流行。”他思考这背后的原因,或许是阶层固化和日益悬殊的收入差距。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当然,他没有停止思考。于是,再一次,他选定了下一本小说的主题。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488.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