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一个行政判决可以让企业少缴纳增容费4621万,谁说行政审判不重要?

今天写一写我熟悉的“民告官”(行政复议、行政审判)。

1

这是个普遍不看好的业务领域。

对当事人来说,大都是弱势群体,为了向政府讨个说法,这样的人自身经济能力一般不强,地主家自己都没有余粮,就不用说送礼了。

律师也不愿意代理行政案件,除了有“民不与官斗”的传统思维,收费不高也是重要原因。

而在法院系统,行政庭因主要审理“民告官”案件,法律关系相对单一,同刑事、民事审判、执行等部门相比,常常被认为是法院审判部门里的“清水衙门”。

但最近一个案件,让我们眼镜大跌。

这就是2020年6月17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一案(这个案件套用我常说的整体回避理论,确实应当指定到海南以外的法院审理,因为理论上讲“一审海南一中院是她的下级法院,二审海南高院就是她自家的法院”,当然,这不是我想说明的重点)。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指控:2006年以来,被告人张家慧利用担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副院长等职务上的便利,通过打招呼等方式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4375万元;2015至2016年,被告人张家慧身为司法工作人员,为使其丈夫刘远生实际控制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少缴或不缴增容费,在行政审判活动中指使、授意他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致使该公司少缴纳增容费4621万余元;2001年6月,张家慧夫妇虚构帮助他人疏通关系减轻刑事处罚,骗取相关人员价值人民币143万余元的财物。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张家慧的行为已分别构成受贿罪、行政枉法裁判罪、诈骗罪。

一次行政审判,就能使丈夫的公司少缴纳增容费4621万余元,谁再说行政审判不值钱我和谁急。

2

想起了10年前的一件旧事。某省某地某行政庭长(曾在刑庭、民庭任职)因贪腐被立案调查。法院内部进行了传达,因为当时案情没有明了,传达的也就有些模糊,只说他一个案件就收了上千万元贿赂。

会后,行政庭的同事都说,估计是在刑庭或者民庭时出的事,肯定不是在我们行政庭,我们行政庭都没有大案件,什么案件能够收上千万?就是1000块也没有人送啊。孰不知,案件就发生在行政庭,而且单次受贿1005万元,创了当年全省法院干警单笔受贿数额之最。

现在看,这个纪录被张家慧副院长给打破了。

3

1965年出生的张家慧,做学问,绝对是我们这些法律人难望其项背的。她是某政法名校的博士,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博士后。

学问做到博士、博士后,已经够我们这些人羡慕的了,关键人家张家慧官场也是平步青云。就说我们比较熟悉的从正科到正处,在法院工作的都知道这个难度,但对张家慧根本不是问题,1990年参加工作的她,1992年至1997年就成为副科级助理审判员、正科级审判员。再后,她成为法学博士,这样的学历再次让她腾飞。从2002年1月至2004年9月,2年8个月时间,她就从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正科级助理审判员、审判委员会委员到民事审判庭副庭长(副处)、庭长(正处)。

看看人家张家慧,相信许多法官想自杀的心都有。不用说别人,就是我,也感觉到不想混了,因为人比人气死人啊!

如果说人家张家慧做官成功也就罢了,关键是就在这2年中,不但从正科升职到正处,而且在差不多同时的2002年1月至2004年6月,张家慧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法学学科博士后研究。都说学而优则仕,人家张家慧明明是仕而优则学。

法学,我为你而羞耻!

后面的仕途更顺利,2012年7月,也就是张家慧47岁那年,她再次升职,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官拜副厅。

4

不但学问好,而且升职快,更重要的是张家慧为人正派,她曾经对媒体豪言:从来不吃不喝不拿别人东西。

这更让当过基层法官的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尽管我自认为还算个好法官,当年确实也吃过当事人的饭(那时出差当事人陪同),更重要的别人送点苹果桃子竟然也收下了。这是近30年前的事了,大家要知道,我不能代表大多数法官,否则我也不会逃离法官队伍。

事实证明张家慧确实从来不吃不喝不拿别人东西。因为人家家有钱。有人说他们夫妇二人被曝资产超200亿,现在官方认定的是19亿元。但就是19亿元,也比较惊人。初步计算,张家慧从1990年参加工作,到2019年也就30年,1万多天,加上他老公,夫妻两人每天平均收入19万元。

看来,博士副院长夫妻除了做学问、当官,赚钱能力也超强!这比那些扭扭屁股就来钱的歌星都强好多倍!

5

让张家慧想不到的,也是我们公众想不到的,她落马的导火索是欠了人家200万元不还!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

张家慧的丈夫刘远生(2017年3月,张家慧和刘远生办理了离婚手续),克扣了包工头易真武200万元劳务费,为了要回属于自己的工程款,万般无奈之下,易真武偷偷录制了一段刘远生发表不当言论的录音、还有他妻子张家慧打麻将赌钱的视频,易真武将录音和视频寄给了刘远生夫妇,害怕被举报的刘远生,承诺给予对方200万了事,可是答应之后,他却继续敷衍、继续搪塞,拒不支付!

易真武多次催讨后,才有了这精彩的一幕:2018年5月30日,刘远生分三次给易真武打款50万元,然后,他跑去报警说易对自己敲诈勒索!6月14日,当易真武再一次向刘远生要钱的时候,警方布控,易被逮捕。2019年4月30日,易真武敲诈勒索案开庭审理,媒体介入,刘远生和张家慧夫妇开始浮出水面,人们惊讶的发现,这个案子不平常!有网友评论称,“一个包工头敲诈两个法学博士,而且其中一人为厅官,耐人寻味。”

2019年5月11日,易真武在上海媒体上公开举报张家慧夫妇坐拥200亿元资产和贪污受贿的罪证,短短18天后,张家慧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接受海南省纪委监察委审查调查!后来的新闻我们都知道了——这对夫妻全进去了……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6

在易真武2017年录制的一段视频里,刘远生赞誉其妻为“全中国最清正廉洁的法官,很多人去最高检、中纪委告过她,告状信堆到一人高,也没有发现有问题”。

就是这样,包工头易真武帮助有关部门发现了一个“(张家慧)是一个从来不吃不喝不拿别人东西的人”(张家慧对记者语)的说谎人,最终是“严重背离党的宗旨,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善于伪装,品行低劣,私欲膨胀,以权谋私,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2019年11月30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

看来,不是没有问题,是没有认真查的问题,那问题来了,如果包工头易真武拿到了那200万元劳务费,还会举报吗?张家慧是不是还在既当学者又当高院副院长,然后畅谈“廉洁司法”?细思极恐。

更为搞笑的是,被举报后,张家慧曾与红星新闻多次对话。张家慧告诉红星新闻,她最大的罪过之一,是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最大的罪过之二,就是家庭的职业结构,分处体制内外,“这两个‘罪’已然成了原罪。”这些,在今天看来,脸打的啪啦响。

7

最近“底线”这个词是热词。我们看到,猥亵儿童的王振华也有底线,“王振华嫖娼的‘主观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岁以下的少女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而张家慧副院长也是有底线的人,“做人做事一定要有底线,只要突破了底线,我相信迟早会遭到正义的报应的。”

我原来总认为自己是有底线的人,但与王振华、张家慧这些有底线的人一比,我决定自己做个无底线的人,因为耻于与他们为伍。

8

在裁判文书网查询到:原审上诉人海口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海口市国土资源局)与原审被上诉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土地行政管理纠纷一案,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23日作出(2016)琼01行终139号行政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8月8日以海检民(行)监[2019]46010000114号再审检察建议书提出再审检察建议。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裁定本案由本院再审。

9

张家慧还曾对记者声称,“每个人都应对每个人的行为负责,这是不变的法则。做人做事一定要有底线,只要突破了底线,我相信迟早会遭到正义的报应的。”

张家慧博士、法院副院长真是一语成谶啊,她终于遭到了正义的报应。但这个报应来的迟了些,也很偶然,而且有点玄幻。

法治社会不能靠老天的报应啊!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642.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