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心狠手辣的贪婪婆婆,吓人

第二十集:痴心妄想的贪婪婆婆,疯了(21)第二十集:被嘲讽的极品渣女,怒了(20)第十九集:被套路的傲慢拆二代,吓蒙了(19)

第十八集:婚外情被嘲,拆二代怒了(18)

第十七集:被抓包的极品妈宝男,慌了(17)

第十六集:被荒唐离婚的妈宝男,吓傻了(16)

第十五集:拆迁分4套房的妈宝男,慌神了(15)

第十四集:被荒唐离婚的妈宝男,后悔了(14)

第十三集:拆迁分4套房,傲慢婆家彻底乱套了(13)

第十二集:被拆穿的极品妈宝男,慌了(12)

第十一集:拆迁分4套房,凤凰婆家好黑心(11)

第十集:拆迁分4套房,傲慢婆家彻底乱了(10)

第九集:5岁女儿被虐疯,凤凰女炸毛了(9)

第八集:5岁女儿被虐疯,凤凰女崩溃了(8)

第七集:5岁女儿被虐疯,凤凰女后悔死了(7)

第六集:被催二胎的绝望心酸,凤凰女懵了(6)

第五集:被催生二胎的凤凰女,崩溃了(5)

第四集:拆迁4套房,暴富婆家炸毛了(4)

第三集:拆迁分4套房,凤凰婆家炸毛了(3)

第二集:拆迁分4套房,凤凰婆家戏真多(2)

第一集:拆迁分4套房,凤凰婆家炸毛了(1)

此为连载《在人间》第二十二集

前情回顾:

“您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当日在游泳馆的客户名单给我一份,我保证,绝对不是为了索赔而来,是因为我的家务事,监控录像能否复制给我一份?我想看看我婆婆陪着的时候在做什么,我有些事情需要弄明白。”

“之前谈赔偿的时候,监控你们自己也确认过的。”胖女人不解。

韩静很为难,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当初所有事情都是赵元浩在处理,她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自己去追究,显然也是有责任的。

而且她现在怀疑怀疑孩子出事并非意外,明显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但她还是想知道真相,她恳求胖店长,并承诺自己绝对不是为了赔偿闹事。

胖店长犹豫了会儿,看了下圆圆:“你等我考虑考虑。”

毕竟涉及到客户隐私,胖店长也不能随便透露:“我先征求客户的意见,如果客户同意跟你交流,我再把客户联系方式给你。”胖店长做出了一个折中的决定。

“谢谢。”韩静赶紧道谢。

大抵是被韩静的恳求打动,胖店长虽然没让韩静拷贝,但是允许看监控的时候韩静自己录下,其实也算变相地提供给她监控视频。

【在人间】99

圆圆刚出事的时候,韩静也看过出事的监控,当时觉得就是一场意外,因为太过悲痛,所以也就没有深究,脑子里只想着挣更多的钱救孩子。

现在,当她和江梅再次把监控视频拿到手里研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点,就是在出事前几分钟,李湘萍站的位置刚好挡住了视线,看不清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当时李湘萍好像做了一个什么动作,之后就低头看手机,因为游泳场馆比较大,这个视角只有一个监控拍到,而且过了一会儿,李湘萍和圆圆都到了监控盲区,所以看不见孩子在出事前具体发生了什么,这也就是当初游泳馆也没办法撇清责任,尽管在有家长看护的情况下,游泳馆还是象征性地赔了一笔钱。

韩静反复地看那个李湘萍的动作,特别像是一个拖拽的动作,可是身体挡着,也看不出圆圆是什么情况,韩静迫切地想要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赵元浩出轨转移财产这些事情在韩静看来,已经不重要了,如果真的证实这场意外,是李湘萍一手导致的,而且赵元浩还是帮凶的话,她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他们。

韩静多希望,自己的猜想不是真的。

可是当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她不得不去相信,自己的千疮百孔的婚姻,真的是装了太多肮脏的秘密。在等胖店长联系客户的时间里,韩静把圆圆的药片交给骆景辉,让他帮忙查一下药有没有问题,因为圆圆所有疗程韩静都是知道的,服药也没有任何耽搁,除非一个可能,药物被换了。

有时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可怕,你越是担心什么,担心的事情就越可能发生。

骆景辉证实,那些药物里面,只有少数是配方药,大部分已经被替换掉,换成了模样相似的VC颗粒和其他药物。

【在人间】100

骆景辉的这个消息,彻底让韩静破除了所有的幻想,她多希望一切猜想都是假的,只是她过分敏感,也许是江梅弄错了,可是现实摆在眼前,连吞服的药物都换掉了,如此费尽心机地不想圆圆好,韩静再也找不出理由来安慰自己。

江梅知道这个消息也诧异:“我从来没想到,李湘萍还会在药上动手脚。”

“大嫂,为什么,我为了这个家这么拼命赚钱,我对赵元浩和李湘萍用了全部的真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们想要二胎多一个拆迁份额,他们告诉我啊,我给她们钱还不行吗?为什么要害我女儿?我不贪图他们的房子,可是为什么要对我女儿下手?”原来一直催生二胎,才是导致圆圆出事的罪魁祸首,李湘萍把对韩静流产和不肯生二胎的恨意,全都发泄在了圆圆身上。

人性到底有多贪婪?韩静不敢想象,拆迁房最多也就值一百多万,可活泼可爱的圆圆是一条生命啊!

韩静崩溃得想杀人,她真的想冲去找李湘萍和赵元浩对峙,为什么要对至亲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

但是江梅拦住了崩溃的她:“现在我们所有的事情只是猜测,你就算拿着这个药物的检测去说,赵元浩完全有理由说你栽赃嫁祸,甚至反过来诬陷你,我不是没有被他算计过,我们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能反击。”江梅虽然不太有文化,但是经历过死亡赔偿金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吃一堑长一智了,不能被冲动毁了可能反击的机会,不然真的功亏一篑,可能还被赵元浩事先察觉,做出更不利的事情来。

“难道这样了,我还要跟他们演戏?”韩静压根没有心情跟赵元浩斡旋了,他不想要女儿,不想要婚姻,他为什么还要扮演一个好老公的形象?

为什么要扮演?

太多不幸的婚姻里面,诞生了无数的影帝,虽然没有机会在大荧幕奉献精湛的演技,但是凭着这些演技,他们纵横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可能不同的圈子里面,有不同的画皮,婚姻,不过也是一张画皮罢了。

【在人间】101

韩静不是没有警觉性的人,无论是职场和生意场,她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她也不是傻白甜,但对于家人,她的那份无条件的信任,显然成了罪魁祸首,是她把自己推入的火坑,这场婚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也有责任。

那天她实在是崩溃得没办法工作,打电话给潇潇,让她帮忙处理一下,潇潇让她放心:“静姐,需要你过目的资料我已经发在你邮箱了,工作日程我也发给你了,所有工作安排我都已经事先弄好了,你别担心。”韩静顿了顿,说,“骆医生提了,圆圆的情况不是很好,所以你真的放心工作上的事,我能处理的我都会做,谢总那边我也会交待好的,绝对不出纰漏。”

“骆医生?跟你提了圆圆?”

“上次宴会结束,我们也吃了两顿饭,是我主动问的,没别的意思,就是担心圆圆。”

“看来我们潇潇要脱单了。”

“不是!我这不给你打探骆曼婷的敌情啊!不过说真的静姐,骆曼婷家境相当富裕,我就是觉得她看上你老公有点奇怪,她好像有商业联姻对象,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跟咱们都不是一个阶层,怎么会跟你老公有瓜葛?图你老公什么啊?”

“谁知道呢?”韩静想起贺朗生意味深长的一句话:看来骆曼婷又勾男人了。

如此看来,骆曼婷的情史应该是相当丰富。

【在人间】102

那天赵元浩回家,哼着小曲,高兴地喊着韩静的名字,韩静没有回应,他又高声喊了几下。

“嗓门这么大,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韩静调整好情绪,才从书房走出来,那一双哭红的眼眶依旧红通通的。

“老婆,你那个网贷的钱我拿回来了,我会给你填回去的,你不用为那事儿操心了,之前是我做事鲁莽,一再让你担心,真的抱歉。”今儿个的赵元浩,似乎情绪很不错,也发现了韩静的异常,“老婆,你的眼睛怎么了,红通通的,哭过了吗?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工作不顺利?还是谁欺负你了?”赵元浩试图用他的双手轻抚韩静。

韩静当即避开了,她当时真的很想脱口而出说:“谁欺负我?难道不是你吗?”她在心里嚎啕了好几遍,只是空气寂静,表现出来的画面只有韩静泪眼汪汪带着些恨意看着赵元浩,眼泪又流出来。

“老婆,到底怎么了?”赵元浩追问。

“今天我让骆医生帮忙看看,圆圆吃的这些药是不是有用,可是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赵元浩的眉头也蹙了起来,而且在听到圆圆吃药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医生说,真正的配方药根本没多少,大多数是VC颗粒和糖片……难怪圆圆的病情一点都没有好转,元浩,怎么回事啊?是你嫌弃圆圆,不想治好圆圆吗?还是妈做的啊,为什么要把配方药换掉呢?”韩静哭着问,那一字一顿断断续续的哭诉,哭得人心碎。

虽然韩静听了江梅的话,忍着,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毫无行动,她刚好趁着这次的事情,探探赵元浩在迫害女儿的路上,扮演着什么角色,是真凶?还是杀人凶手?

“医生?哪个医生?怎么能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药是他们开的,现在又说药被人换了?神是他们,鬼也是他们。”赵元浩情绪有些烦躁,“是哪个医生说的?”

“骆医生,刚从美国回来的专家。”

“读洋墨水也不见得有多厉害,肯定是他弄错了,韩静,你冷静点,我妈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也不可能啊!肯定是医生弄错了。”

“不会弄错,是正规检测。”韩静笃定地说。

【在人间】103

“那你先别哭,我们待会儿打电话问问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用待会儿了,你现在就打。”韩静催促,开免提,我想听妈怎么说。

只见赵元浩听到韩静这句话时,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又扶了下额头,这动作意味着赵元浩正处于相对紧张的思考状态,果然,打电话给李湘萍,还是让赵元浩紧张了。

但是都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赵元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了电话,李湘萍高兴地接起电话:“儿子诶,怎么这个点打电话,想妈了是吗?”

“妈,那个圆圆吃的药,医生检查说不是配方药,说被换了,妈,您知道这事儿吗?”

“啊!”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感叹后,沉寂了好几秒,也不知道此时李湘萍是什么表情,后来赵元浩又催促问了句,“妈,您怎么了?不说话?”

“嘶……儿子诶,媳妇在身边吗?”果然,老狐狸李湘萍说话还要看场合,看来韩静是否在身边,这决定了她后面要说什么话。

“妈,这跟韩静在不在身边有什么关系?”赵元浩的鼻尖在冒汗。

“圆圆之前吃药特别难受,而且也容易困,我觉着吧,是药三分毒,既然圆圆吃着这么难受,我就自己琢磨着换了药,怎么了?药不能停吗?”

韩静没想到,李湘萍会承认地如此干脆,只是她的理由竟然是为了孩子好,这荒唐的理由。

“妈,药怎么能说停就停,要遵医嘱的啊,您做这种事怎么不跟我商量呢?静在这儿哭半天,说我嫌弃孩子,我多大的委屈啊。”赵元浩仿佛仿佛松了一口气,之前说话还挺虚,这会儿就大声了。

“静啊,没多大的事儿,是妈错,妈换了药没跟你们说,妈也没读过书,你要怪就怪妈吧,元浩不知道这事儿。”李湘萍这服软的态度,让韩静根本抓不到破绽,明明是想责怪他们不顾孩子死活,却反过来被他们说成照顾孩子的身体。

韩静觉着赵元浩说的那句话挺适合他们母子的:神也是你,鬼也是你,跟赵元浩母子的这场仗,比韩静想得还要难打。

❤《在人间》第22集完❤

太多不幸的婚姻里面,诞生了无数的影帝,虽然没有机会在大荧幕奉献精湛的演技,但是凭着这些演技,他们纵横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可能不同的圈子里面,有不同的画皮,婚姻,不过也是一张画皮罢了。

等《吸血鬼》的宝宝们,苏苏要说一句抱歉了,苏苏在周一又加了一集《在人间》,有抱怨的小朋友苏苏理解,但是别来说苏苏,苏苏日更小说很不容易,决定更那个还是让苏苏自己决定吧~苏苏淘到一件很好穿的乳胶内衣,哈哈哈哈哈,今天穿着,过几天推出来给大家,看看有木有需要,现在开始卖货以后,感觉每天都在选品,希望选到合适的品,我开心,大家也开心~苏苏每次跟供货商聊,我都说,要优惠又好用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吸血鬼明天来,决不食言!!!!往期推荐:追求离婚女人

推荐阅读往期热文

孕期16周被老公拉黑,她慌了

被骂上热搜的凤凰男,后悔了

拆迁分4套房,凤凰婆家好黑心

12岁,吞50颗避孕药,妈妈冷眼旁观

苏尘惜,就是个写字滴小奇葩,资深杂志撰稿人,有点执拗,最大愿望是写尽世间百态,有笔就能生花。

公众号:苏尘惜(hisuchenxi)

【江湖有朵小奇葩在等你】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3688.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