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怀里的三儿笑着说,不娶我就死给你看

拣句子: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宫崎骏《千与千寻》

裳姐说:

亲们,端午节快乐!

大家吃咸粽还是甜粽呢?我是北方人,从小到大,喝甜豆浆,吃甜粽子,以为大家都是这样啊。

及至长大,才知道原本爱吃甜的南方人,小笼包都有点甜的,吃的粽子却是咸的,喝的豆浆也是咸的。

人总是要慢慢开阔眼界,接受更多。

当你给这个世界更多的包容,更多的接受时,你真的长大了,你的世界也变大了。

喜欢裳姐,请设“置顶”哦。

点击上方“风为裳”——点击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就行啦!

往期连载(按顺序阅读,不会错过好故事)

037:现妻的绝地反击,斗三护娃我是认真的

038:跟小师妹上床还暗藏小金库,真当我是弱鸡

039:老娘离过两次婚,怕跟你去开||房吗

040:渣老公暴毙,恶婆婆纠集人马来抢房

041:女儿奴老公为情惹火,情儿为上位要害死他女儿

042:完美妻子发现老公竟然约会猛男

发送“她城”,可以看已发链接!

接上章

43

艾大莉听过最让人悲伤的关于婚姻的忠告是:你可以图他车图他房图他有本事能赚钱,千万别图他对你好。

因为“好”这回事,可以对你,也可以对别人。哪一天他对你不好了,你真就什么都没有了。

从本质上说,艾大莉和白雪都不是对婚姻抱有童话般想象的女人。也都没有把身家性命寄托到一个男人身上,幸好,幸好。

比如初乔,遇到张晓鹏,觉得那个男人就是老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结果天使把她拉进更深的地狱。

艾大莉看着面前曾经以为自己掌握了幸福密码锁钥匙的白雪,她问:“既然你都看清这个男人了,离就完了!”

白雪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她说:“都怪我太好面子。我以为我忍了,大不了就当自己没老公,现在女人,不用男人,也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艾大莉想那个高高在上的白雪,骨子里竟然还活在清朝。

但很显然,不是白雪忍了,生活就可以风平浪静继续下去的。你想着守城,城外的小三可以拿着箭炮来攻城呢。

当然,她以为这是座锦锈繁华的洛阳城。

那个妙妙开始对在网上晒娃的男人是鄙视的。

她在秦潮的每条晒娃微博下评论,她说:无所作为的男人,以为生个孩子就是最大的功勋。

她说:晒娃是男人自恋的另一种表达。

那阵妙妙刚刚失恋,心情很DOWN,看什么都不顺眼。不知怎么就跟晒娃的秦潮较上了劲。

秦潮开始也不理她,她倒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也不管楼主理不理她,坚持不懈地评论。

甚至攻击秦潮给女儿打扮得土里土气,秦潮就很生气了,骂妙妙这种丑八怪,只配做键盘侠,要么就是生不出孩子来,嫉妒自己有女儿。

妙妙也不知道动了哪根筋,说:“生不生得出来,你来试试嘛!你不是键盘侠,你还敢奔现不成?”

按照秦潮那种精英人设,肯定很懒得理这种网上的无聊人。

但人生总是不会按照编好的程序进行。

秦潮的婚姻生活像精致的翻糖蛋糕,好看的意义大于日常的刺激。

午休时间,秦潮在公司附近shoppingmall见到了穿着破烂牛仔短裤和吊带背心的妙妙。

妙妙并不是那种纤细的女孩,略丰满,但刚刚好。她的指甲涂得五颜六色,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与网上那么有攻击性的语言不同,见了面,妙妙甚至有些沉默。秦潮说:“小姑娘,你也是被老爸当成是宝贝长大的吧?干嘛就盯上我女儿不依不饶地骂我们!”

“现在,我只想当你的宝贝,可以吗?”

妙妙化着青绿色眼影的大眼睛盯着秦潮,眼里竟然有了一汪泪。

秦潮不知所措。

妙妙突然就扑上来,吻住秦潮,泪水糊了秦潮一脸。

秦潮说:“别哭,怎么啦?”

“敢跟我去开房吗?”她在他耳边说。妙妙也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但她喜欢这个男人。她从小就没有爸,她是嫉妒那个叫珍妮的漂亮小女孩。

秦潮也不知道怎么就下半身指挥了上半身。

那是他这种男人从来没有过的经验。

在床上,他和白雪像是制定好的程序,前戏,戏中,后戏,一切精致准确得如同瑞士表,如果没有对比,也说不上有什么不好。

但遇到妙妙这种野路子,秦潮所有文明社会积累起来的教养礼仪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和她变成了蛮荒世界里的两只发情的动物,回归了最原始的动物本性。

妙妙会咬秦潮,会像小动物一样用五颜六色指甲的手指拉住秦潮的手,欲迎还羞,又会变成女妖……

秦潮没玩过密室逃脱,但他和她在一起,就如同一起在密室里的大冒险,明明知道危险,两个人都欲罢不能。

妙妙没想到自己跟青涩的男友分手后还能这样把自己的身体交付给第一次见面的男人。

秦潮没想到自己身体里居然住着这样狂野的小兽。

是惊喜。

那个下午,公司里很重要的会议,但谁都联系不上秦潮。这于行程表精确到分钟的秦潮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他喜欢。

他和那个叫妙妙的海妖在离公司不足千米的酒店里昏天黑地。

事后,他睡了绵长一觉。

醒来,发现天黑了,想到要接珍妮,看到一旁的妙妙,他抓住了手机,给白雪打电话。白雪当然不会有任何怀疑。

她用媚惑的声音说:“叫个餐吧,我饿了!”

酒店送的餐并没有什么好吃的,他兴致很高:“我带你去吃好的!”

“我不!”妙妙慵懒得像一只他养久了的猫。

他的心痒了一下。

餐送来时,他去取的。他穿着浴袍,他以为妙妙也会把浴袍穿上。白雪几乎从不把身体祼露在他面前。珍妮都六岁了,白雪换衣服还要秦潮出去。

而此时,妙妙就那样像个白瓷器一样坐在地毯上,大口大口吃着并不可口的饭菜。

他看她一眼,再看她一眼,他说:“你这样,让我怎么吃饭?”

她笑,眼睛眯成一条缝,越发像只猫。她说:“那就饿着,一会我喂饱你!”

他真的没心思吃饭了,过来抱起她,扔到床上。

那样的火热足足燃烧了三个月。

好几次秦潮都以为自己发疯了,快燃成灰烬了。白雪也差点就发现。秦潮也差点就自己交待了。

可是,一切竟然平缓地滑过去了。

他给妙妙租了上好的公寓,买了辆十几万的小车,带她去买名牌包,给她女孩子都想要的满足。

但她更像是小兽,开始能被这些物质的东西喂得眉开眼笑,慢慢地,开始变得不知足起来。

她叫他小爸爸,她掉着泪讲她自己从没见过自己的爸爸,她在某个最销魂的时刻说:“娶我吧,不娶我,我就死给你看!”

他的心惊了一下,但很快释然。甚至有些开心,他是凭自己魅力而不是那些化妆品车啊包啊的征服她的,她是真的爱自己的。

男人总是不知道,一份过于执著的爱会毁掉很多东西。

秦潮亲吻着他怀里的小野猫,他说:“我离不开你是真的,但我也同样不能抛弃珍妮。你从小就没父亲,你不也不希望珍妮像你一样这么小就没父亲吧?”

“离婚而已,她怎么会没爸爸?再说了,你可以把她要过来,我保证是世界上最好的后妈!”

秦潮笑了,蛋糕是好吃,但人不能靠吃蛋糕活着,不是吗?他说:“白雪不会让我把珍妮带到你身边的!”

“为什么?”

“因为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秦潮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把女儿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妙妙顺藤摸瓜在微博上找到白雪的微博,微博里的白雪标准的名媛样子,从脸到身材都是贤妻良母的样板。衣服都是简单设计的大牌,颜色多是莫兰迪色,不嚣张,温婉又很贵的样子。

妙妙心里的嫉妒又拔出了支毒箭。她想,秦潮并不爱白雪,他离不开她,不过就是为了珍妮。

那就简单了,珍妮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秦潮还会跟这装得厉害的女人在一起吗?

妙妙平常除了购物打游戏之外的一个爱好就是看悬疑小说。看多了,总学到些三脚猫的功夫。

她蹲秦潮和白雪的微博,总有些细支末节入了她的眼,她的心。珍妮是过敏体质,于是她试探着问过秦潮,三转五转,秦潮便说出了珍妮芒果过敏。

妙妙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芒果过敏严重的可致命。

这应该也不难。找个机会让珍妮吃下有芒果的东西,得不到救治……

艾大莉听到珍妮芒果过敏差点死掉的事,尤其是听到抱着珍妮冲进医院的人是桑晓洁时,还真有点惊到了。

瞧这世界,就是这么小。

珍妮的幼儿园老师居然就是桑晓洁。

(明天精彩继续,不见不散!)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4148.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