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厂花与皇后惊心动魄的“车”啊!

大家好,这是古风连载《千秋雪》

没看过前情的戳下面蓝色标题即可

或者点本文标题下面的“专辑”,提取目录

第一集:为了当皇后,我杀了亲妹妹

第二集:妖狐现世,京都变天

第三集:狐妖与大肚子妃嫔

第四集:皇上的挚爱,竟是西厂厂花

第五集:刘嫔的胎,是谁害的?

第六集:梦族女子,嫁给太监当皇后

第七集:你不封我做皇后,我便让你成为“先帝”

第八集:狐妖作祟,害死龙胎?第九集:皇后与厂公的秘密

第十集:厂花救美,皇后滋生情愫

第11集:太后的疑心

第12集:太后的杀意

第13集:男友恩赐的大礼,是让我入狱!

第14集:将大肚子妃嫔推入井里的真凶是…

第15集:太后的手段

第16集:太后的脏事第17集:皇后的特异功能第18集:太后屹立不倒的秘密

第19集:帝后的新婚夜

第20集:背叛太后的下场

第21集:太后赐婚,阴险!

第22集:太后是个妖妇第23集:我的女人,谁敢娶?以血溅之第24集:皇后的血,红!第25集:你后妃三千,嫁给你我好委屈第26集:锦衣卫不敢娶的皇后,我西厂来娶。第27集:天下第一绝色美人第28集:皇后与西厂厂花,在草地上羞第29集:太后梦里的鬼影第30集:脏了的神女第31集:永谐鱼水之欢,共盟鸳鸯之誓

上集回顾:王杞失声尖叫:“慕纲,不要!”孙宇拍了拍他的后背,指着慕纲身后士气如虹的两支队伍道:“王将军请放心,孙某至今还未见过哪个前去送死的会拖上一帮兄弟。”“那这是?”“慕家兵法,天下第一,王将军稍安勿躁,等着看好戏吧。”轰……惊雷炸裂了。

矮倭子被炸得人仰马翻。血浪飚得三尺高,残肢断臂四处乱飞。慕纲以及他身后的兵在爆炸声响前就摁着马卧倒,那些马儿与士/兵长期作战,配合默契,一匹匹侧着身子斜躺,脑袋使劲地往土里拱。女墙后的王杞松了一口气。硝烟弥漫,地上的沙粒石子齐齐震动着。慕纲的脸被石子划破,裂出一道道血痕,风刮在他的脸上,粉尘不停地往伤口里钻。他毫不在意,纵起身来扶好马,马儿仰起脖子撒开腿,背上的将军英姿勃发。王杞站在高处看得清楚,慕纲带出去的士/兵分成了两列,如乌云压山一般迫近矮倭子薄弱的双翼,狠狠地与他们厮打在一起。这是抗倭军的精锐,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武器都是jun中最强。刀刃划过矮倭子的脖子,只有他们的鲜血才能祭奠脚下的土地与惨死的同胞。一颗惊雷炸掉了敌军的锐气,活着的矮倭子眼里流露出恐惧。对他们来说,失去必胜的信心是一场劫难。更大的劫难还在后头——慕纲的马儿偷偷绕过这震天的厮杀声,冲向了矮倭子的大后方。血汗糊了满脸,他用手背一擦继续前行。前方是矮倭子的粮草库,慕纲眼里爆射出灼热的光。他拽紧了缰绳,像风一样刮向敌营。粮草队一看到他,顿生警觉,当看清只有一个人后,又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们挥起了武器,刺向慕纲的马。慕纲的半张脸隐在头盔里,黑夜里看不清真容。粮草队若认出这是大名鼎鼎的天朝车骑将军,必不会如此掉以轻心。但是来不及了,慕纲的刀划出了一排光影。光影之下,死伤无数。他没有沉溺于这短暂的快感,前方有更要紧的事等着他去做。那高高的粮草垛子整齐地排列着,是对沈氏王朝巨大的讽刺。沿海四城乃天下粮仓,却被矮倭子抢了个干净。他们吃着天朝的粮,用着天朝的银,杀天朝的百姓,占天朝的土地。他们卑劣、无耻,无所不用其极。慕纲几乎要咬碎了牙。他抢不回本该属于己方的粮食,只能亲手毁掉。他的心在泣血。勒马、站定,右手拿惊雷,左手扣着火线。惊雷开始冒烟,呈好看的弧度飞向了敌方的粮草垛子。慕纲掉头拍马,将爆炸声甩在了身后。熊熊大火冲向天际,血一般红。矮倭子死伤无数,幸存者在凛凛烈风里慌张地哀嚎。这一战,他们不仅元气大伤,更失去了打持久战的物资储备。矮倭子大将武田忠义见大势已去,喊了声“撤退”。玉城保住了。将军没有府,只有几间破屋。破屋里举办着庆功宴。王杞和慕纲要好好答谢来自香城的恩人。菜很简单,肉末小辣椒、清炒土豆丝、一叠拍黄瓜,再加几粒花生米。米饭很糙、半干。两位将军以身作则,和士/兵们啃着一样的干粮,也只有今天这么盛大的日子,才叫厨子做了几道爽口小菜。两位将军早已忘了肉是何味,更别提喝酒了。然而今天,王将军抱出了一坛好酒。酒坛子上沾了些泥,上覆大红的纱布,纱布上系着蝴蝶结,是女儿红的模样。这是沿海四城的风俗,家家户户都会在女儿出生后埋下一坛好酒,等到女儿嫁人的时候取出来,作为陪嫁的贺礼。今天王杞能够取出来待客,说明他女儿已经不在了。他拿了块抹布抹干净坛子上的泥,解下那蝴蝶结缓缓道:“这坛酒我已经藏了十九年啦,一直不舍得喝,来,今儿高兴,大伙儿一块儿干了。”他的眼角隐有泪花。慕纲很自然地给大家摆好碗筷,等着王杞倒酒。王杞在酒水里看见自己的影子,因倒酒的动作跌成一块块碎片。他已经尽量试着不要去想女儿,试着去忘记双城沦陷时那痛不欲生的一幕。可记忆的黑潮又一次袭来,他卷在其中快要窒息。那是他唯一的女儿,而且还是老来得女,格外宝贝,恨不得宠到天上。他生于沿海,长于沿海,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又承蒙朝廷厚重,担任了抗倭的将领。女儿跟着他学武,从小就很有志气。老伴病死之后,女儿就女扮男装混在军中。女儿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王鸢。鸢尾花的鸢。当时矮倭子来势汹汹,用撞车撞开了城门,王鸢为了帮助百姓逃离,厮杀得格外凶猛。她终究是个女孩子,在喊杀中被劈掉了头盔,如瀑的长发散下来,美得像一位仙女。武田忠义的副将渡边原野一看到她眼睛就亮了,嘴里喊着花姑娘。王鸢武艺不凡,原本是有机会逃脱的,但她为了救一个在战火中哭泣的小女孩,被渡边刺中了手臂。她的手发出剧烈的疼痛,五指已握不住刀,矮倭子们一拥而上,之后又残忍地将她杀害。王杞亲眼目睹了这惨绝人寰的全过程,但将领的职责让他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他是百姓的希望,是抗倭军心中的刀锋。他必须厮杀在最前方,不能有一丁点退缩。他是决定士气的关键。他退一步,抗倭军就别想活。他年迈的身体像一堵墙,在马背上挺得笔直,乌云笼罩着城池,头顶光线昏暝。他看着黑压压的敌军,眼里流出了浑浊的泪水。到最后,城池还是失守了。血光冲天,与乌云扯出天与地的距离。阴阳线交错,生死永别。慕容氏该死啊。王鸢走了,王杞离叛变也就不远了。他没有金玉命,他的女儿也没有,可他誓死效忠的朝廷却歌舞升平,肉肥酒厚。他不说,有关女儿的一切都不说,默默地埋在心底,等着爆发的那一天。沈言向他伸出了手。他接过。酒过三巡,孙宇告诉他:“王将军既然跟我们合作了,督主自不会亏待沿海的将士。督主待人以诚,物资已在船上。”王杞惊愕道:“长江水路不是朝廷管制的吗?”孙宇笑笑:“督主疏通了淮河,淮河已正式通商。”“内阁的商线遍布各座城池。”“督主手上有准确的名单,那些商线该断了。”王杞不再发问,他在孙宇平静的语气里感受到了沈言的可怕。这个没见过面的男人带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心思深沉。慕纲道:“雪儿好吗?”汪有嚼着小青椒答:“好得很哩,督主见到慕姑娘会脸红撒。”孙宇在桌下踩了他一脚。汪有喝多了,一脸不服气。往后都是自家人了,有啥不能说的。他扯着嗓子道:“慕将军呐,那婚书上你签字画押了没哩?郎才女貌,我看般配得很撒!想当初慕姑娘刚入西厂,可是我专门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的撒。”喝得舌头都大了。慕千雪打了个喷嚏。有人在念叨她,想必是爹爹。她挂念玉城的消息,站在沈言的书房外扣了扣门。沈言掀了帘子出来迎她。慕千雪焦灼道:“玉城有消息了吗?”沈言拉着她往里走,走到一半折回去关了门,然后才说:“嗯。”“怎么样?”沈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邪邪地笑了:“你打算怎么谢我?”慕千雪松了口气,她知道父亲打赢了。沈言趁她怔神,一手揽住了她的腰:“我已向岳父大人递交婚书,想必他一定会答应。”这出乎慕千雪的预料:“为什么?”她问的不是慕纲为什么会答应,而是沈言为什么会急不可耐地要娶她。沈言狐狸般的眼尾上翘,这说明他肚子里的坏水又要淌出来。只见他用手摸了摸嘴唇,颇为惋惜地说:“这几日茶喝得有点多,把上面的味道冲淡了。”话说得很是直白,慕千雪却无动于衷,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沈言的下巴吸走了,那上面铺满细密的绒毛。沈言长胡子了。他的眼里起了雾,所有的情意都在这一瞬间化开。胡茬抵住了慕千雪的脑门,他强势地抱住了她。他迫切地想要拥有她,自打药物停服后这感觉回潮得愈发强烈。这些年他为了维持太监的模样吃了很多有损身子的药,叛出紫禁城后终于可以做回自己。慕千雪慌乱地去推,不小心摸到沈言脖子上的凸起。她想:沈言长喉结了。真是要命啊。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曾有过亲密接触,婚书也已经聘下,吃了她似乎势在必得。慕千雪不想被他看轻,运起摧花掌格挡。沈言抓住她的手,微一用力就将她摁在了书桌上。他的眼睛里盛了一汪清水,水面上铺满了星光。所有的星光只为慕千雪一个人闪烁,他捏住了慕千雪的指尖。他像是中了她的毒,与她脸贴着脸,在耳鬓厮磨中,他感到别样的安定。他喘着粗气,说:“慕千雪,我想/咬/你。”慕千雪想要挣扎。“别反抗。”沈言哑着嗓子说,“我不但/咬/你,我还要将你咽下去。”书桌被带着向后滑动了几步,沈言终于攫住了慕千雪的唇。他动作并不熟练,有种笨拙的可爱。慕千雪睁大眼睛往下看,看到沈言好看的锁骨。像珠玉一样的锁骨。慕千雪脑海里“嗡”的一声,理智渐渐溃散,不知不觉抬起双手,紧紧地揽住了沈言的腰。沈言受到鼓励,吻得更凶。正酣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沈言听觉灵敏,从脚步声中判断出来人的身份。那人拍了拍门,着急地喊了声:“沈大哥。”“什么事?”沈言站起来,颀长俊朗的轮廓映在门格子上,语声冰寒,疏离而不客气,“陆姑娘只不过区区一个外人,还是叫我沈大人比较好。”陆玉婷脸色未改,仿佛听不出沈言话里的嫌弃,自顾自说着:“船只沉了,里面的货全没了。”

第32集完。

蛇蛇说:古代女人进入后宫,便不能有自己的喜好。皇帝爱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便是她生活的全部。她的整个家族都要仰仗皇帝,她是只悲哀的笼中雀。我不愿做笼中雀,我是自由飞翔的鹰。因为我不是妃子,没有家族需要皇帝提携。我打的每一个字都是输出,呕心沥血只有自己知道。有一次瞎bb时,我说我写不出来时,会抓头发,像个逗比。抓头发是什么样的体验,经历过的才知道。短短一章就能把人逼疯,恨不得敲爆自己的头。我在网上看到很多著名作家写作的痛苦,有一个甚至把腿打断了绑在书桌上。也许有人说:大不了不写好了,没人逼你。如果每个作者都放弃,现在哪来这么多文化瑰宝?扯远了,回归正题。这几句话不同人看了会有不同的感受。有人觉得就是正常的陈述,有人觉得是卖惨。卖惨能得到什么?多几个在看、留言、打赏?这世上有一个词叫性价比,有这闲工夫不如去做钟点工。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原创不易,我需要尊重。我说过大号再也不提某人名字,给他个代号吧,眼神开车第一人。就《千秋雪》的数据,我是灰心丧气到没边了。眼神开车第一人靠他的颜值演技支撑着我,给我许多动力。没有他,就没有千秋雪的创作。我没想到一条留言能引出那么多人的共情,对我不满的人越来越多。不好意思,我不放出来了。我不但不放,我还给你删了。我就一句话,这是我家,我做了一桌子菜开门欢迎,又不收钱。喜欢哪个菜,多吃点,不喜欢哪个,不吃就行。吃饱饭后把嘴一抹,说你炒的某个菜太难吃了,以后都别做了,还说我是为你好,我没有恶意。这恐怕是对“没有恶意”四个字有什么误解。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无条件迁就,这一次我不想迁就。为什么我又要呕心沥血地提供小说,又要摆出各种姿势来满足有些人。我就是喜欢眼神开车第一人,我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别人喜不喜欢,与我无关。总之,我在自己家爱做啥菜是我的自由,也没逼着人一定要吃哪个菜。有人若不满意,自己兜着围裙、洒着汗水到自己家厨房自己做去。可能是大姨妈要来了,脾气比较爆,手也犯贱,动不动拉黑。但是我不打算反省,我要把精力放在创作上。ps.公号改版,没有亲密度就收不到推送,为防失联,欢迎宝宝们将我星标/置顶,方法如下: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4205.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