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赚钱方法

田园男权的篱笆里 圈着这样一群女人 | 檀谈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音频:叶檀\作者:叶檀 \ 内容:谷月轩、阿阅制图:银角\ 制作:钟灵点击上方收听本期檀谈音频6月7日,中国舞蹈家杨丽萍在抖音上分享了一段视频,62岁的她伴着鲜花吃火锅,状态年轻、优雅。万万没想到,这个视频引起了舆论风暴。一位网友@龙宝宝女装评论这段视频:“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当天20时,这条评论获赞超过1.5万。很快,有网友反击:“母猪哪知道孔雀仙子的美,就知道下崽”。一句话,得到数十万“点赞”。可见,关于有没有孩子,观点对立到了什么程度。对立不断发酵,戚薇、李若彤等明星先后发文,表明女性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根据网易财经报道,6月2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在文章《中国人如何更快乐》中聊及男女比例严重失衡问题,并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实行“一妻多夫”制度。此言一出,一片哗然!男性激愤,女性打趣。两件事情连起来看,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社会风潮:国内女性地位与社会角色,正在引发狂热关注。中国工作的女性占比世界第一

2020年,从罗志祥、蒋凡出轨,到Papi酱产子随父姓引发质疑,到杨丽萍、黄友光事件,与“男女关系“、”女权“有关的话题一阵“血雨腥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呢?因为,女性独立意识正在飞速觉醒,而该现象是建立在经济实力提升的基础上。近期,美国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一组“世界各国劳动参与率“数据,中国位列世界第一,劳动总量世界第一,劳动参与率世界第一。

中国人的劳动参与率达到76%,美国只有65%,日本58%,印度55%。再来看一组细分数据:中国男性劳动参与率一路领先,达到90%;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近70%(比法国男人还高8%),世界第一!

中国、巴西、菲律宾、印度男性劳动参与率都是大约90%,我们就和亚洲发展中国家印度比,男性劳动参与率几乎一致。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印度女人劳动参与率才28%,也就是说,是中国女人让中国总体劳动参与率碾压印度21%!据上海妇联统计,支援武汉抗疫一线的上海医生中,超过50%为女性;山东省妇联公布的数据则显示,支援抗疫一线的山东医护人员中,女性占比达到60%。在全国各地抗疫一线,女性比例巨大。各种现象昭示出,中国女性自己掌握财政大权,对中国社会贡献度越来越大。女人为什么又要工作又要养娃

可是,女性仍然在遭受歧视。与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中国男女人口性别比。根据数据媒体报导,在中国第六次普查中,我国男女人口性别比率是118.06,到了2015年,比率还是在113.51,联合国将1.03-1.07作为人口出生性别比的正常值,我国远高于这个数值。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男性人口71527万,女性人口68478万。男女比例为1.04,看似在联合国定义的正常范围内,但是看绝对数字——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000万,非常不合理。两组数据的巨大差异表明了国内女性的尴尬处境,一方面,需要她们的劳动力推进国家进步,另一方面,又歧视女姓性别。不同有群体,对女性社会地位与角色,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职场歧视女性

从企业主的视角,生理差异造成女性社会劳动贡献贬值。不追求政治正确,实事求是,客观的说,女性要爬到与男性同等的地位,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精力和勇气。这个社会,正在持续在向男性进行资源倾斜。女性具有生育功能,从科技领域来看,暂时是大自然不可逆的设定,生育所需的时间成本,势必会损耗女性的劳动精力。为了生育,每个月还有生理周期,也是不可改变的。

企业逐利,尤其中国民营企业竞争激烈,用人偏好取决于成本与收入,也就是每个员工创造多少价值,如果有员工损耗挺大,企业自然会对这种损耗持谨慎态度。艺术行业另当别论,这个行业比较特殊,它创造的价值主要来源于艺术价值,或者是娱乐性与赏玩性。女性外形上的优势造成了两个极端——一部分声音认为女性吃了外形的红利,但是另一部分声音认为这种赏玩性物化了女性,是“女权”的路障。最近两档大火的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和《青春有你2》都是女团选秀节目,口碑却很极端化——《创造营2020》被女性观众骂得很惨 ,因为量腰围、大腿绑带等设定充满了物化意味,而《青春有你2》却宣扬了一种中性、颜值不高的女人都可以当明星的前卫价值观。很多时候 骨子里歧视女性的反而是女性

抨击杨丽萍价值观的网友@龙宝宝女装已经录视频致歉,这个网友本身也是女性。2018年,杨丽萍价值3500万元的豪宅“月亮宫”被曝光,这栋豪宅曾被誉为“沧洱风景第一镇”,犹如人间仙境,让人心神向往。名利双手、面容姣好、有自己的事业,杨丽萍什么都有了。在网上抨击杨丽萍价值观的网友,从录制的视频来看,多数居住环境比较简陋,创造的价值远远不如杨丽萍。同性之间相互比较,每个人都需要突显自己的存在感,当物质、精神方面无法追及,就只能攻击别人的其他方面,来获取平衡感。你杨丽萍不婚不育,作为女人人生就没有价值;在生育这一点上,我是超越你的。

不仅仅是外部,女性还会受到来自家庭内部的压力,比如婆媳关系。老一辈女性认为自己曾受到压迫,理所应当把传统的束缚施加于儿媳。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还有一些田园女权、伪女权,败坏了女性的声誉。很多伪女权,左手伸手向丈夫要房要钱,右手高举平权旗帜。左手向父母要钱,右手要求人格独立。要的只是钱,只是随心所欲,没有真正的人格独立和财富独立。这些人不仅不利于男女平权,甚至会加重真正女权的负担,让人们对“女权“产生反感与误解。男性甘愿赚钱养家 妻子必须顾家养娃

很多女性自动放弃了社会身份,只有妈妈和老婆这两种家庭身份,她们从小被灌输这样的理念,女人不用读书好,女人不用有事业,千好万好不如嫁得好。她们没有想过,嫁得好也是有成本的,钻石王老五可以选择的人很多,结婚后还有很多人往上凑,这什么偏偏选择你?还有的女性看多了田园女权鸡汤文,相信,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相信男人对你好不好,就看他给你花了多少钱,他请你吃饭去什么饭店。这些女人智商低到了一定程度,不上当才怪。当然,有些人是传统观念,认为既然被自然赋予了生育权,男主外养家,女主内,分工浑然天成。让人惊讶的是,自动放弃女性独立权益的,大多数是年轻人!根据《2019年度中国家庭孕育方式白皮书》统计:中国年轻父母全职在家的占比58.6%,其中95后全职妈妈占比达到82%,主要集中在三线以下城市。这类全职妈妈不必面对职场压力和要求,但她们的压力一点也不低,要面对丈夫的要求。在古代,男性娶妻除了要求三从四德、面容姣好,大户人家对进门的女性还有精通“琴、棋、书、画“等要求。男性对于妻子的要求,到今天仍然存在。最常见的便是:我可以负责养家,但是你必须操持家务,养娃所有事都交给老婆,还得生两个。要摊上一个恶婆婆、坏老公,还必须生出男娃。中国家庭主妇的工作时长,没有权威的官方统计数据。参考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中的数据:日本家庭主妇每年要无偿劳动2199个小时,平均下来每天就是6个小时,而且全年无休。中国的全职太太,绝大多数好不到哪里去。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尴尬的是,家庭主妇创造的这种价值并非面向外部社会,其认可度是建立在伴侣的主观想法上,没有衡量指标,没有劳动合同,不受法律保护。付出了同等劳动的强度,甚至更辛苦,家庭主妇的价值并没有受到社会的公认,更悲催的是,可能得不到家庭的认可。对比蒋凡的妻子董花花与龙湖地产吴亚军,我们知道,在婚姻关系中,决定女性姿态的是社会价值与财政实力——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女性,没有好的头脑,一旦在婚姻中失势,就会变得比较被动。其实,突破现有性别劣势,用实力证明男女能力平等的女性也大有人在。目前除了政界,在商业赛道上,头部领袖男女比例和能力差距并不大。根据网易财经报导:截至2013年末,中国千万富豪男女比例为6:4。以大家比较熟悉的女性企业家为例,2019年,同为家电行业佼佼者九阳股份董事长王旭宁年薪为328万元,格力电器董明珠薪资则为960万元,是前者近3倍。可以看出,头部工作女性在薪酬上已有超越男性之势。– END –农夫山泉为何突然上市?

“大自然的印钞机”赚钱能力有多强?本期女侠来了,叶檀带你解读农夫山泉的前世今生扫描二维码先睹为快

戳“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由智慧晶官网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作者:小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daizhi.com/995.html

(并附锚文本链接) 更多网上赚钱方法请添加微信:a168168wl